免费邮箱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新闻 > 民生·城事 正文

散步无处下脚 周先生30米绿地捡了5斤多狗粪

http://www.cnnb.com.cn  中国宁波网   2011年04月09日 08:23   【 】 【打印

漫画 任山葳

  中国宁波网讯 人们用“踩到狗屎运”来形容一个人遇到了好运气,而70多岁的周永孚老先生这一段时间到公园,却常踩到狗屎。老人实在看不过去,拿着铲子与袋子开始清理,在中塘河沿岸绿化带30米的距离里,他半小时就捡了一大袋,到社区门口称了一下:5斤1两!

  回到家后,老人奋笔疾书写了2篇评论,大力呼吁治“狗患”。老人说,社区绿地、公园、滨江绿化带是附近居民休闲聚会的好地方,但遛狗的人多了,到处都是狗粪,严重影响大伙的心情。有市民甚至对此调侃说,“现在许多公园里,都是‘风吹草低见狗粪’了。”

  狗粪之多已“泛滥成灾”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周永孚老人所说的几个公园查看。儿童公园入口处竖着入园须知,其中有“禁止带狗入园”,但记者在公园内依然能看到有人在牵着狗散步,而在公园的墙角处,总能寻见不少风干了的狗粪。在附近的公共绿地上,仔细寻找,几乎每十几米就能看到一两处有狗粪的地方。保洁人员也苦不堪言:“每天都清扫的,还有这么多。”

  记者随后走访了江滨公园绿化带、江厦公园、槐树社区,都发现有众多市民在遛狗,而主动清理狗粪便的市民一位也没寻见。

  记者在江厦公园看到一名姓陈的环卫工人蹲在地上,左手捏住鼻子,右手用铲子轻刮地面:“又是一堆狗粪。有时,狗在前边排便,我们在后边扫,狗主人几乎无视狗粪的存在。”

  “槐树公园只有5万多平方米,我们的工人每天要清理狗粪近100堆。”槐树公园绿地养护班班长毛利明告诉记者,“狗粪出现的高峰期,一般都是在清晨和晚上。因为,这是遛狗的高峰期。”

  他说,素质高的狗主人,一般都会随身携带塑料袋或工具,把狗排出的粪便处理掉,但“这种高素质人,一年也见不到几位,而更多的情况是,狗粪还没清理,狗主人就带着狗离开了。”

  采访中,记者广泛地调查了市内多家环卫管理处和绿地管理处,得出了几乎相同的答案:“每名环卫工人每天都能扫出不少狗粪,狗粪之多,已经‘泛滥成灾’。”

  我市狗粪“年产”超万吨

  那么,在宁波全市范围内,每天有多少狗粪排泄到公共场所呢?记者调查了市内几家大型宠物医院,医生们告诉记者,每条成年犬日均排便至少1次,每天排便量约在0.13公斤。根据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数据,全市现有各种犬类20万条,也就是说,全市每年产生的狗粪超过万吨。

  “据我了解,其中大部分狗粪都排在公共场所,狗粪如果得不到及时清理,会对环境造成污染。”佳雯宠物医院院长谢作缎说,“狗粪里含有大量的致病细菌,以及各种寄生虫的虫卵。”狗粪除了会散发出令人不悦的气味之外,如果不能及时清理,很容易成为传染源:狗粪风干破碎后,容易形成飘在空气中的粉末,一些生存能力强的致病细菌会附在粉末上,顺着呼吸道进入人体内;下雨天,狗粪会随着雨水流入地下,如果自来水管道发生破损,可能会引发饮用水污染。

  规定为何成一纸空文?

  根据《宁波市限制养犬规定》,小型观赏犬出户时间限为20点至次日6点。小型观赏犬出户时必须束犬链,并由成年人牵领;不得纵犬在楼道、公共阳台、公共绿地排泄粪便;犬只在户外排泄粪便,携犬人应当立即予以清除;不准携犬进入市场、商店、饭店、学校、医院、车站、码头、机场、体育场(馆)、公园、文化娱乐场所及其他公共场所等。

  对犬只管理负有责任的有公安、工商、城管、农业、卫生等执法部门。但是,现在市民在社区、公园各处空地遛狗,若不及时清理狗粪便,各执法部门也无法进行监督,更无法对市民的行为进行有效处罚。

  采访中,有许多社区表示,曾张贴过公告,请养宠物狗的居民注意公德,遛狗时带上清洁工具及时处理宠物狗的便溺问题,但是收效甚微。宠物狗在社区公共绿地大小便的事,基本找不到相关部门处理。(东南商报记者 卢科霞 通讯员 童建华)

  附:周永孚的建议书

  从美国前总统布什捡狗粪所想到的

  近日阅报,看到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卸任后,在家里养着一条宠物狗“巴尼”,但他从来不在社区遛狗。一次“巴尼”在一位邻居的草坪“方便”,这位前总统就自觉地手持塑料袋,拾起狗粪。

  据我了解,在美国养宠物狗是很普遍的,但必须依法养狗。如美国密歇根州地方立法规定,宠物狗外出溜达,一是狗主人必须用狗链套住、牵引,以免伤人;二是主人必须随身携带一把狗屎耙和一只狗屎袋,一旦狗在公共场地“方便”,立即处理,以维护公共卫生。否则就要罚款。

  现在宁波的小区、公园或大街小巷内,随处可看到犬类乱串乱跑,很少有狗主人牵着犬链的。最让人厌恶的是,狗主人让自己的爱犬在人行道、草坪上、树旁随地大小便,甚至有些狗主人袖手旁观。对这些污染公共环境的行为,这些人竟然不以为耻,事后竟扬长而去。一次我遇到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牵着爱犬,让它在马路中央拉屎,路人提醒她“狗拉屎了!”她却恶狠狠地回应:“狗拉屎了,跟你有啥搭界!”她一脸凶相,蛮不讲理。最让人可恨的是,在公园、人行道上一不小心会踩到狗屎,惹得一身臭气,让你一筹莫展。既不能丢鞋赤脚行走,又不能将沾有污秽物的鞋带回家,心中的怨恨向谁诉说。

  近年来,我们周围养狗的人越来越多,政府也制定了“限制养犬规定”,详细规定了养狗应该登记、上牌、注射疫苗、不准带入公园等公共场所,但有些养狗者置若罔闻、若无其事,根本拿法律、法规不当一回事,以致在一些地方狗患无穷,“狗官司”时有发生。而对犬只管理负有责任的公安、工商、城管、农业、卫生等执法部门则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对养犬管理的法规十有八九的条文均未执行。如,对犬在楼道、公共阳台、公共绿地等户外排泄大小便,携犬人当立即予以清除。可是这由谁去管理督促,对不清除者将采取什么惩罚?在现实中找不到答案。

  既然允许国人效仿西方人在城市养犬,那么也可以学习西方人是如何规范养狗的。法国对宠物狗在公共场所排泄不进行清除的,将被处以183欧元的罚款。在新加坡,如果狗在大街上小便一次,狗主人会被罚5000美元。

  春秋时,政治家管仲曾提出,“令已布而罚不及,则是教民不听。”

稿源: 东南商报   编辑: 胡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