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正文
健康男婴出生三小时后死亡 出生时评分接近满分
稿源: 法制日报   2016-01-27 09:56:21 报料热线:81850000

调查动机

近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微信朋友圈里大量转发一则网帖:“黑龙江省医院请还我仅见面3小时的儿子一个公道”。这一网帖迅速引起网友关注。

喜得单传男婴本是全家之福,没成想出生时被医院评定满分的孩子却在3个小时后突然出现异常,被紧急送往急救室抢救,最终还是没能挽回这个幼小的生命。近日,一则题为“黑龙江省医院请还我仅见面3小时的儿子一个公道”的网帖在哈尔滨市的微信朋友圈里大量转发,《法制日报》记者几经周折与实名发帖人韩旭取得了联系。这名男婴在医院出生后的3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记者随即展开了调查。

男婴出生时评分接近满分

“喜得贵子和丧子之痛就相隔了3个小时,我们全家人就在短短的半天时间里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心情。”实名发帖人韩旭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不幸遭遇。

2015年12月25日10时50分,韩旭的爱人在黑龙江省医院顺产一男婴,体重6斤半。医生第一次对新生儿评分为9分,第二次评分为10分。省医院医护人员于11时20分将男婴推出产房。11时40分左右,产妇也被推出产房。

黑龙江省医院提供的韩旭妻子产后记录表上记载着:患者张园园21岁,入院后产程顺利,于2015年12月25日10时50分正常分娩一男婴,新生儿皮肤红润,心率124次/分,哭声响亮,四肢活动有力,反应好,出生第一分钟评分9分,五分钟后评分为10分。

根据韩旭在发布的网帖中描述:在走廊里,我把孩子推到媳妇床边喂奶时,我们家属问助产士,孩子怎么不哭,脸色和嘴唇都发紫呢?助产士把孩子抱起来拍了两下脚丫,孩子哭了几声又停止了。助产士说孩子脸色发紫是产道挤压造成的,嘴唇的颜色也正常,便转身离去。

随后,孩子和母亲都被推回了病房。不一会儿来了一名实习护士,指着病房墙上的画板,指导母亲如何喂奶。此时,男婴的家属问这名护士,孩子手脚冰凉是怎么回事,护士说盖点被子就行了。当天13时50分左右,韩旭发现躺在媳妇身边的儿子好像没有了呼吸,用手去摸孩子的脸蛋,小脸冰冰凉,怎么动他都没了反应。

死因为循环衰竭呼吸衰竭

韩旭和其他亲属迅速跑到护士站,大声喊“孩子不对劲,快来给我们看看”。韩旭说,当时护士站有4个人,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手机。一名护士指着产房喊,上里面找去,谁接生的找谁去。紧接着,男婴的姑奶奶也跑了过来,说孩子不行了。

韩旭说,这时才有两名医护人员跑到病房,当护士抱起孩子的时候,只见鲜血从孩子鼻子里流出,一直流到耳后。这名医护人员给孩子做了心肺复苏,随后告诉实习护士通知儿科抢救室准备抢救。

韩旭从一叠病历中翻找到儿科一病区出具的《24小时入院死亡记录》,上面记载着“姓名:张园园之子,年龄:1天”的字样。

这份“记录”显示:产科医护人员抱起患儿时发现鼻腔流出血液,13时55分由产科抱入我科。此时查体:体温不出脉搏0次/分,主动呼吸0次每分,血压测不出,胸廓无起伏,听诊未闻及呼吸声。

经过抢救室医护人员一段时间的努力,14时30分许,患儿曾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微弱生命迹象,但此后患儿循环持续衰竭药物反应极差,医院最终于21时37分宣布临床死亡。

“当时听到这样的消息,全家人的情绪都非常激动,我想进去再看看孩子,遭到医生的拒绝,我叔叔说能不能抽孩子一管血留着将来检验,也被医生拒绝。”韩旭说,我没有办法接受一个出生时还健康完好的婴儿几个小时后就这么死了,究竟是什么夺去了他的生命?

医院出具的诊断死亡原因是“循环衰竭,呼吸衰竭”。

当地医调委已正式介入

事发3天后,韩旭将自己的遭遇投诉到黑龙江省卫计委。在黑龙江省卫计委的协调下,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正式介入。

2016年1月19日,黑龙江省医院向记者出具的文字情况说明中表示,事发后医院建议患方进行尸检确定死亡原因,患儿家属提出必须去北京进行尸检。2015年12月30日下午,医患双方共同在医调委申请调解,经过多次与北京法大法庭司法鉴定中心联系,该鉴定机构同意为患儿在北京尸检。2016年1月4日上午,尸检顺利进行,尸检结果需要60个工作日才能出具。

院方的情况说明中还提到,“2015年12月25日抢救期间,家属在抢救室外情绪失控,打砸抢救室屋门,医生向家属交待病情时,家属要求进入抢救室看望孩子,并与医务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家属行为极其恶劣、令人发指”。

韩旭的叔叔韩涛对此并不认同,他称,男婴的死亡是因为医务人员玩忽职守,没有对新生儿进行有效监护,并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而酿成的惨剧。殴打医生更是子虚乌有的事,只需调取事发当天监控录像便可一目了然。

然而事有凑巧,事发当天9楼儿科和8楼妇产科两个楼层的监控摄像都坏了,医患双方的相互指责均无法考证。

2016年1月20日下午,黑龙江省医院院长王兆宏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也坦言,医院里并不是所有的监控都坏了,只是个别楼层的监控坏了,当中就包括8楼和9楼,也正是无法提供监控录像的原因让医院目前显得很被动。

哈尔滨市消费维权监督团负责人王积英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韩旭的网帖后向记者表示,由于医疗服务具有专业性强、技术性高的特点,在通常情况下,患者及其亲属不可能具备医疗方面的知识,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医护人员在诊疗护理中有过失行为。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医疗过错,应该实行举证责任倒置,也就是由医院主动举证。

“一个那么健康的新生儿怎么会在3个小时后就离奇死亡了呢?这是我们医院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事发后医院组织专家进行研讨,得出的结论医院内部留档,暂时并不适宜对外公开,目前医院的态度就是等待最终的司法鉴定结论。”王兆宏表示,医调委的介入可以让医患纠纷趋于好方向发展,尸检结果将是最为权威、全面的,如果医护人员存在问题,医院绝不推卸责任。□记者 张冲

编辑: 陈晓怡

健康男婴出生三小时后死亡 出生时评分接近满分

稿源: 法制日报 2016-01-27 09:56:21

调查动机

近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微信朋友圈里大量转发一则网帖:“黑龙江省医院请还我仅见面3小时的儿子一个公道”。这一网帖迅速引起网友关注。

喜得单传男婴本是全家之福,没成想出生时被医院评定满分的孩子却在3个小时后突然出现异常,被紧急送往急救室抢救,最终还是没能挽回这个幼小的生命。近日,一则题为“黑龙江省医院请还我仅见面3小时的儿子一个公道”的网帖在哈尔滨市的微信朋友圈里大量转发,《法制日报》记者几经周折与实名发帖人韩旭取得了联系。这名男婴在医院出生后的3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记者随即展开了调查。

男婴出生时评分接近满分

“喜得贵子和丧子之痛就相隔了3个小时,我们全家人就在短短的半天时间里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心情。”实名发帖人韩旭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不幸遭遇。

2015年12月25日10时50分,韩旭的爱人在黑龙江省医院顺产一男婴,体重6斤半。医生第一次对新生儿评分为9分,第二次评分为10分。省医院医护人员于11时20分将男婴推出产房。11时40分左右,产妇也被推出产房。

黑龙江省医院提供的韩旭妻子产后记录表上记载着:患者张园园21岁,入院后产程顺利,于2015年12月25日10时50分正常分娩一男婴,新生儿皮肤红润,心率124次/分,哭声响亮,四肢活动有力,反应好,出生第一分钟评分9分,五分钟后评分为10分。

根据韩旭在发布的网帖中描述:在走廊里,我把孩子推到媳妇床边喂奶时,我们家属问助产士,孩子怎么不哭,脸色和嘴唇都发紫呢?助产士把孩子抱起来拍了两下脚丫,孩子哭了几声又停止了。助产士说孩子脸色发紫是产道挤压造成的,嘴唇的颜色也正常,便转身离去。

随后,孩子和母亲都被推回了病房。不一会儿来了一名实习护士,指着病房墙上的画板,指导母亲如何喂奶。此时,男婴的家属问这名护士,孩子手脚冰凉是怎么回事,护士说盖点被子就行了。当天13时50分左右,韩旭发现躺在媳妇身边的儿子好像没有了呼吸,用手去摸孩子的脸蛋,小脸冰冰凉,怎么动他都没了反应。

死因为循环衰竭呼吸衰竭

韩旭和其他亲属迅速跑到护士站,大声喊“孩子不对劲,快来给我们看看”。韩旭说,当时护士站有4个人,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手机。一名护士指着产房喊,上里面找去,谁接生的找谁去。紧接着,男婴的姑奶奶也跑了过来,说孩子不行了。

韩旭说,这时才有两名医护人员跑到病房,当护士抱起孩子的时候,只见鲜血从孩子鼻子里流出,一直流到耳后。这名医护人员给孩子做了心肺复苏,随后告诉实习护士通知儿科抢救室准备抢救。

韩旭从一叠病历中翻找到儿科一病区出具的《24小时入院死亡记录》,上面记载着“姓名:张园园之子,年龄:1天”的字样。

这份“记录”显示:产科医护人员抱起患儿时发现鼻腔流出血液,13时55分由产科抱入我科。此时查体:体温不出脉搏0次/分,主动呼吸0次每分,血压测不出,胸廓无起伏,听诊未闻及呼吸声。

经过抢救室医护人员一段时间的努力,14时30分许,患儿曾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微弱生命迹象,但此后患儿循环持续衰竭药物反应极差,医院最终于21时37分宣布临床死亡。

“当时听到这样的消息,全家人的情绪都非常激动,我想进去再看看孩子,遭到医生的拒绝,我叔叔说能不能抽孩子一管血留着将来检验,也被医生拒绝。”韩旭说,我没有办法接受一个出生时还健康完好的婴儿几个小时后就这么死了,究竟是什么夺去了他的生命?

医院出具的诊断死亡原因是“循环衰竭,呼吸衰竭”。

当地医调委已正式介入

事发3天后,韩旭将自己的遭遇投诉到黑龙江省卫计委。在黑龙江省卫计委的协调下,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正式介入。

2016年1月19日,黑龙江省医院向记者出具的文字情况说明中表示,事发后医院建议患方进行尸检确定死亡原因,患儿家属提出必须去北京进行尸检。2015年12月30日下午,医患双方共同在医调委申请调解,经过多次与北京法大法庭司法鉴定中心联系,该鉴定机构同意为患儿在北京尸检。2016年1月4日上午,尸检顺利进行,尸检结果需要60个工作日才能出具。

院方的情况说明中还提到,“2015年12月25日抢救期间,家属在抢救室外情绪失控,打砸抢救室屋门,医生向家属交待病情时,家属要求进入抢救室看望孩子,并与医务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家属行为极其恶劣、令人发指”。

韩旭的叔叔韩涛对此并不认同,他称,男婴的死亡是因为医务人员玩忽职守,没有对新生儿进行有效监护,并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而酿成的惨剧。殴打医生更是子虚乌有的事,只需调取事发当天监控录像便可一目了然。

然而事有凑巧,事发当天9楼儿科和8楼妇产科两个楼层的监控摄像都坏了,医患双方的相互指责均无法考证。

2016年1月20日下午,黑龙江省医院院长王兆宏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也坦言,医院里并不是所有的监控都坏了,只是个别楼层的监控坏了,当中就包括8楼和9楼,也正是无法提供监控录像的原因让医院目前显得很被动。

哈尔滨市消费维权监督团负责人王积英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韩旭的网帖后向记者表示,由于医疗服务具有专业性强、技术性高的特点,在通常情况下,患者及其亲属不可能具备医疗方面的知识,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医护人员在诊疗护理中有过失行为。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医疗过错,应该实行举证责任倒置,也就是由医院主动举证。

“一个那么健康的新生儿怎么会在3个小时后就离奇死亡了呢?这是我们医院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事发后医院组织专家进行研讨,得出的结论医院内部留档,暂时并不适宜对外公开,目前医院的态度就是等待最终的司法鉴定结论。”王兆宏表示,医调委的介入可以让医患纠纷趋于好方向发展,尸检结果将是最为权威、全面的,如果医护人员存在问题,医院绝不推卸责任。□记者 张冲

编辑: 陈晓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