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西安初一男生蹲厕时遭头顶浇下开水 手臂烫层皮
稿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   2016-12-16 08:08:00报料热线:81850000

  小元(化名)正在厕所蹲着解手,突然上方浇下了开水,他被烫得哇哇直叫,待脱下衣服,右手臂下一层皮已经不见了。

  男生正在如厕

  隔挡外泼进开水

  小元今年12岁,是西安高级中学初一学生。12月8日下午1时52分许,小元上厕所时手臂遭遇意外烫伤。

  “老师通知说孩子被烫伤了,已经被送往医院。我们赶紧往医院赶,孩子右手臂上一片皮肤都被烫没了,下面露出粉嫩发白的肉,孩子疼得直打哆嗦。”小元的妈妈说,儿子告诉她,当时自己正在教学楼三楼的男洗手间蹲着上厕所,头顶侧方突然冒下一股热气,落到右手臂上,滚烫的水渗进两层衣服,衣服贴到了皮肤上,疼痛不已。报告老师后,脱下衣服查看时手臂下的一片皮已经掉了。小元说,当时也不知道这水是从哪里泼来的,只是外面毫无声响,就只一杯水飞进了他蹲的隔挡内。

  同班同学所为

  两孩子间无矛盾

  “孩子当时里面套着保暖衣,外面还有抓绒外套,隔着这些衣服皮都能烫掉,这得要多烫的水啊……”小元妈妈心疼地说。

  小元的姑姑说,孩子班主任何老师当时带孩子去的医院,当天晚上,孩子班上一个家长带着她家孩子到家里来道歉了,“我们这才知道是孩子同班同学所为。”

  小元的妈妈说,“我们问原因,老师调查后说两个孩子之间没有任何矛盾,就是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情,对方家长当天晚上给了1000元,说让给孩子买点营养品补补,医药费等所有费用都愿意承担……

  小元告诉华商报记者,泼水的同学跟他关系还不错,平日里对方较为调皮,但他们之间不曾有过矛盾,他也不知道对方为何会向厕所隔挡里泼水。

  伤者家长质疑学校管理有疏漏

  小元的家人给华商报记者提供了一份班主任老师写的事情经过。华商报记者看到,这份有泼水学生张某某本人签字表示情况属实的报告中写道:小元在西教学楼三楼男洗手间第三隔挡上厕所,张某某从饮水机处接了一杯热水,在第二隔挡间,手臂越过二、三之间的隔板,倒向第三隔挡,烫伤正在第三隔挡间上厕所的小元……

  让小元妈妈最终投诉的原因是学校的态度。小元妈妈说,事情发生8天了,“学校都没给我们一个说法,孩子中午是在学校用餐的,然后在学校里歇一会儿就到上课时间了,在学校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学校没责任吗?”

  医院门诊病例显示:“右上肢可见成片二度烫伤创面,总面积约1%,表皮脱落,渗出不多,基底红白相间……”小元的妈妈说,医生说了,即使烫伤痊愈,也长不成原来的样子了。

  泼水孩子的妈妈韩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她的孩子虽然好动,但心地善良,她问孩子为什么要泼水,孩子说当时为了烫水杯,接了一杯开水后本想倒进厕所坑内,但自己进入厕所隔挡间后发觉自己站在里边,倒的话会溅到自己脚上,孩子说他向隔壁喊有没有人,喊了几遍不见回音,这才抬手倒向隔壁隔挡间……“对于给小元造成的伤害,实在是我们孩子的错,我们愿意全力配合。”韩女士说,因为这事,她的孩子最近也没上学,被学校要求回家反省。

  昨晚,华商报记者打通小元班主任何老师的电话,她建议次日向校领导了解。

编辑: 陈燕

西安初一男生蹲厕时遭头顶浇下开水 手臂烫层皮

稿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 2016-12-16 08:08:00

  小元(化名)正在厕所蹲着解手,突然上方浇下了开水,他被烫得哇哇直叫,待脱下衣服,右手臂下一层皮已经不见了。

  男生正在如厕

  隔挡外泼进开水

  小元今年12岁,是西安高级中学初一学生。12月8日下午1时52分许,小元上厕所时手臂遭遇意外烫伤。

  “老师通知说孩子被烫伤了,已经被送往医院。我们赶紧往医院赶,孩子右手臂上一片皮肤都被烫没了,下面露出粉嫩发白的肉,孩子疼得直打哆嗦。”小元的妈妈说,儿子告诉她,当时自己正在教学楼三楼的男洗手间蹲着上厕所,头顶侧方突然冒下一股热气,落到右手臂上,滚烫的水渗进两层衣服,衣服贴到了皮肤上,疼痛不已。报告老师后,脱下衣服查看时手臂下的一片皮已经掉了。小元说,当时也不知道这水是从哪里泼来的,只是外面毫无声响,就只一杯水飞进了他蹲的隔挡内。

  同班同学所为

  两孩子间无矛盾

  “孩子当时里面套着保暖衣,外面还有抓绒外套,隔着这些衣服皮都能烫掉,这得要多烫的水啊……”小元妈妈心疼地说。

  小元的姑姑说,孩子班主任何老师当时带孩子去的医院,当天晚上,孩子班上一个家长带着她家孩子到家里来道歉了,“我们这才知道是孩子同班同学所为。”

  小元的妈妈说,“我们问原因,老师调查后说两个孩子之间没有任何矛盾,就是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情,对方家长当天晚上给了1000元,说让给孩子买点营养品补补,医药费等所有费用都愿意承担……

  小元告诉华商报记者,泼水的同学跟他关系还不错,平日里对方较为调皮,但他们之间不曾有过矛盾,他也不知道对方为何会向厕所隔挡里泼水。

  伤者家长质疑学校管理有疏漏

  小元的家人给华商报记者提供了一份班主任老师写的事情经过。华商报记者看到,这份有泼水学生张某某本人签字表示情况属实的报告中写道:小元在西教学楼三楼男洗手间第三隔挡上厕所,张某某从饮水机处接了一杯热水,在第二隔挡间,手臂越过二、三之间的隔板,倒向第三隔挡,烫伤正在第三隔挡间上厕所的小元……

  让小元妈妈最终投诉的原因是学校的态度。小元妈妈说,事情发生8天了,“学校都没给我们一个说法,孩子中午是在学校用餐的,然后在学校里歇一会儿就到上课时间了,在学校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学校没责任吗?”

  医院门诊病例显示:“右上肢可见成片二度烫伤创面,总面积约1%,表皮脱落,渗出不多,基底红白相间……”小元的妈妈说,医生说了,即使烫伤痊愈,也长不成原来的样子了。

  泼水孩子的妈妈韩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她的孩子虽然好动,但心地善良,她问孩子为什么要泼水,孩子说当时为了烫水杯,接了一杯开水后本想倒进厕所坑内,但自己进入厕所隔挡间后发觉自己站在里边,倒的话会溅到自己脚上,孩子说他向隔壁喊有没有人,喊了几遍不见回音,这才抬手倒向隔壁隔挡间……“对于给小元造成的伤害,实在是我们孩子的错,我们愿意全力配合。”韩女士说,因为这事,她的孩子最近也没上学,被学校要求回家反省。

  昨晚,华商报记者打通小元班主任何老师的电话,她建议次日向校领导了解。

编辑: 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