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男女双方因12万元彩礼钱对簿公堂 法官会怎么判
稿源: 现代金报   2017-07-14 06:47:00 报料热线:81850000

  年初刚订完婚,却在正式准备婚礼期间,因为拍摄婚纱照的费用而翻了脸。

  女方一句“这婚没法结了”,让男友心灰意冷,决定解除婚约,而双方之前的多次金钱往来,让这一分手分得很麻烦。

  撇开其他的一些支出,男方对于下聘的12万元彩礼,坚决要求拿回,而女方却辩称,“我们没有收到过彩礼”……

  事起婚纱照的费用成分手导火索

  这起案子发生在慈溪。

  2015年秋,小伙文华(化名)经人介绍,认识了年龄相仿的亭亭(化名)。今年2月份,两人完成了订婚仪式。

  之后,两人就甜蜜地去拍摄婚纱照,为正式婚礼做准备。然而,就在拍摄的前一晚,由谁来承担婚纱照的费用这一问题,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这婚没法结了!”当这句气话从亭亭口中说出,事情往着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了,文华记得很清楚,当时亭亭说完,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说,一定要悔婚。之后两人不欢而散。

  事情过去后,最后悔的是亭亭,她还向文华和他父母道歉了。

  但这事在文华心里有了疙瘩,每当回想亭亭的口不择言和之前两人多次因琐事争吵,他就对未来的婚姻生活没了信心。事后亭亭虽低头认错,但文华没有顺势给个台阶下,坚持要求解除婚约。

  事情发展到了这般田地,文华认为亭亭及其父母理应退还已收下的12万元彩礼,但未能私下解决。

  于是,昔日的恋人反目闹上了慈溪法院。

  庭审女方坚称并未收过12万彩礼钱

  日前,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原告席上的文华一脸凝重。他说,在准备婚事的过程中已花了不少钱,支付宝转账4万元给亭亭用于购买订婚发聘所需的首饰,订婚当天又给了她烟礼品款及见面钱等2万余元。

  “既然婚没结成,其他的也不去计较了,但订婚当天女方收下的12万元礼金应该归还。”文华认为。

  文华的介绍人也出庭作证了,称她在订婚当日将装有50万元存单、18万元现金和其他一些首饰的箱子交给了亭亭母亲,亭亭母亲收下了12万元现金和首饰,余下部分由她和女方介绍人带回了文华家。

  不过,被告席上始终空无一人,亭亭及父母未申请自己这方的介绍人出庭,只向法院提供了一份书面答辩状,归纳如下:

  4万元是文华返还的亭亭先行垫付的他那份韩国旅行开销;在交往和订婚期间,亭亭一家也为此支出了不少费用;未收到男方所说的彩礼,且证人是文华亲属,存在利害关系,所以不能证明自己收到彩礼的事实;订婚后,男方多次找茬吵架,是亭亭多次忍让,拍婚纱照吵架那次亭亭是有不理智,但事后道歉,是文华一直揪着不放要悔婚。

  一方说,现金彩礼一定要退,另一方又说,从没收到过,不还。

  案件陷入了僵局。

  判决女方说辞与风俗不符,应退还彩礼

  记者了解到,婚约财产关系是指订婚双方因维持婚约而产生的财产关系,双方因故未能缔结婚姻关系,当事人可请求依习俗返还已给付的彩礼。

  法院认为,根据慈溪当地的风俗习惯,订婚日由男方将彩礼及香烟、糖、鞭炮等财物发聘至女方家,女方收到彩礼等财物后再举办订婚仪式。

  亭亭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未收到彩礼,且说辞与当地风俗习惯不符。

  对于双方亲属在订婚前相互赠予婚约双方的压岁钱、见面钱等系一般礼节性赠予,不属于彩礼范畴。双方为订婚购置的烟、酒、糖、服饰及举办的酒宴,已用于订婚消费,无需返还。亭亭虽质疑男方证人的身份并说解除婚约的过错在于男方,但未举证证实。

  最终,法院依法判决亭亭返还文华12万元彩礼,双方通过支付宝相互转账的款项与本案无关,双方可另案处理。

  ●有案说法出现纠纷,返还彩礼该如何判定

  此外,记者也采访了相关办案法官,得知随着彩礼数额的增加,这类男女双方因解除婚约后,要求一方返还彩礼的纠纷已不少见。

  既然彩礼要返还,那么是全部返还,还是部分返还,按照怎样的比例返还?

  对此,法官表示,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虽存在各地风俗迥异、个案的差异等因素,但对返还的数额、种类、幅度等,一般根据法院查明的、一般民众认可的来确认彩礼范畴,另考虑双方过错程度,遵循当地风俗习惯确定返还比例。 □通讯员路余行者记者朱琳实习生张海宁

原标题:

编辑: 郭静

男女双方因12万元彩礼钱对簿公堂 法官会怎么判

稿源: 现代金报 2017-07-14 06:47:00

  年初刚订完婚,却在正式准备婚礼期间,因为拍摄婚纱照的费用而翻了脸。

  女方一句“这婚没法结了”,让男友心灰意冷,决定解除婚约,而双方之前的多次金钱往来,让这一分手分得很麻烦。

  撇开其他的一些支出,男方对于下聘的12万元彩礼,坚决要求拿回,而女方却辩称,“我们没有收到过彩礼”……

  事起婚纱照的费用成分手导火索

  这起案子发生在慈溪。

  2015年秋,小伙文华(化名)经人介绍,认识了年龄相仿的亭亭(化名)。今年2月份,两人完成了订婚仪式。

  之后,两人就甜蜜地去拍摄婚纱照,为正式婚礼做准备。然而,就在拍摄的前一晚,由谁来承担婚纱照的费用这一问题,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这婚没法结了!”当这句气话从亭亭口中说出,事情往着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了,文华记得很清楚,当时亭亭说完,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说,一定要悔婚。之后两人不欢而散。

  事情过去后,最后悔的是亭亭,她还向文华和他父母道歉了。

  但这事在文华心里有了疙瘩,每当回想亭亭的口不择言和之前两人多次因琐事争吵,他就对未来的婚姻生活没了信心。事后亭亭虽低头认错,但文华没有顺势给个台阶下,坚持要求解除婚约。

  事情发展到了这般田地,文华认为亭亭及其父母理应退还已收下的12万元彩礼,但未能私下解决。

  于是,昔日的恋人反目闹上了慈溪法院。

  庭审女方坚称并未收过12万彩礼钱

  日前,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原告席上的文华一脸凝重。他说,在准备婚事的过程中已花了不少钱,支付宝转账4万元给亭亭用于购买订婚发聘所需的首饰,订婚当天又给了她烟礼品款及见面钱等2万余元。

  “既然婚没结成,其他的也不去计较了,但订婚当天女方收下的12万元礼金应该归还。”文华认为。

  文华的介绍人也出庭作证了,称她在订婚当日将装有50万元存单、18万元现金和其他一些首饰的箱子交给了亭亭母亲,亭亭母亲收下了12万元现金和首饰,余下部分由她和女方介绍人带回了文华家。

  不过,被告席上始终空无一人,亭亭及父母未申请自己这方的介绍人出庭,只向法院提供了一份书面答辩状,归纳如下:

  4万元是文华返还的亭亭先行垫付的他那份韩国旅行开销;在交往和订婚期间,亭亭一家也为此支出了不少费用;未收到男方所说的彩礼,且证人是文华亲属,存在利害关系,所以不能证明自己收到彩礼的事实;订婚后,男方多次找茬吵架,是亭亭多次忍让,拍婚纱照吵架那次亭亭是有不理智,但事后道歉,是文华一直揪着不放要悔婚。

  一方说,现金彩礼一定要退,另一方又说,从没收到过,不还。

  案件陷入了僵局。

  判决女方说辞与风俗不符,应退还彩礼

  记者了解到,婚约财产关系是指订婚双方因维持婚约而产生的财产关系,双方因故未能缔结婚姻关系,当事人可请求依习俗返还已给付的彩礼。

  法院认为,根据慈溪当地的风俗习惯,订婚日由男方将彩礼及香烟、糖、鞭炮等财物发聘至女方家,女方收到彩礼等财物后再举办订婚仪式。

  亭亭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未收到彩礼,且说辞与当地风俗习惯不符。

  对于双方亲属在订婚前相互赠予婚约双方的压岁钱、见面钱等系一般礼节性赠予,不属于彩礼范畴。双方为订婚购置的烟、酒、糖、服饰及举办的酒宴,已用于订婚消费,无需返还。亭亭虽质疑男方证人的身份并说解除婚约的过错在于男方,但未举证证实。

  最终,法院依法判决亭亭返还文华12万元彩礼,双方通过支付宝相互转账的款项与本案无关,双方可另案处理。

  ●有案说法出现纠纷,返还彩礼该如何判定

  此外,记者也采访了相关办案法官,得知随着彩礼数额的增加,这类男女双方因解除婚约后,要求一方返还彩礼的纠纷已不少见。

  既然彩礼要返还,那么是全部返还,还是部分返还,按照怎样的比例返还?

  对此,法官表示,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虽存在各地风俗迥异、个案的差异等因素,但对返还的数额、种类、幅度等,一般根据法院查明的、一般民众认可的来确认彩礼范畴,另考虑双方过错程度,遵循当地风俗习惯确定返还比例。 □通讯员路余行者记者朱琳实习生张海宁

原标题:

编辑: 郭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