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
我乐于做个“新锐作家”
稿源: 中国宁波网-宁波晚报   2017-11-07 07:50:27 报料热线:81850000

  李敬泽在颁奖会上演讲。通讯员林筱琴摄

  日前,被授予首届“十月散文双年奖·杰出成就奖”的李敬泽,应邀来参加在慈溪举行的《十月》杂志双年奖暨袁可嘉诗歌颁奖会,并作了《谈谈散文》的讲演。值得一提的是,这位资深的“青年作家教父”这次是以“新锐作家”的身份出现的。

  儒雅、冷峻,外表高冷的范儿,却特别接地气。刚下飞机的他,面对记者采访,率真地说:“肚子饿了,这个时候你应该和我谈谈美食才对啊。”

  关于慈溪:这儿构建了良好的文学生态

  李敬泽,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曾任《人民文学》杂志主编,著有《颜色的名字》《纸现场》等多部文集。他和慈溪很有缘分,并对慈溪的深厚历史文化和当下的文学生态有着高度的肯定,在颁奖仪式上,他风趣地通过美食来表达:“我爱慈溪,尤其一到夏天就会想到慈溪绿油油的杨梅山上的红紫色杨梅。古人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而对我来说,日啖杨梅三百颗,不辞长作慈溪人。”

  2008年,刚担任《人民文学》主编的李敬泽与慈溪合作了第一个活动——在坎墩举行的诗歌论坛。后来《人民文学》长篇小说的双年奖长久落户慈溪,第一届,他就带来了莫言、刘震云、苏童、严歌苓等十几位著名的作家,真正是文学的盛宴。

  在李敬泽看来,慈溪城市不大,但是文化的氛围很浓,这儿有许多很诚挚的文人,虽然他们很多人有自己的职业,但他们有着江南文人的风致和对文学的坚持;这儿有很多热情的读者,这种爱好很纯粹。“放眼全国也没有一个中小城市,10年来,来过这么多有名的作家和诗人,并一直保持着活跃的文学氛围。如今这儿涌现了不少优秀的作家和诗人,建立了良好的文学生态,当然,这和当地深厚的文化底蕴分不开,与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也分不开。”

  他还特别惦念上林湖:“盛产越窑的上林湖像个野湖,带着历史的沧桑和神秘感。”

  关于《青鸟故事集》:乐于做个“新锐作家”

  李敬泽“新锐作家”的身份来源于新出版的《青鸟故事集》。有人说这是一本有关历史的随笔集,也有人说是一本伪装成随笔的“微历史”,总之在文坛引起极大的关注。

  李敬泽其实对历史一直有兴趣,他有家学的底子,父母都毕业于北大考古专业,童年时他常在文物库房里疯跑,一部《二十四史》研究了很多年,如今读史书甚至比读文学多。

  《青鸟故事集》其实是他30岁那年写的一本小书《看来看去或秘密交流》的修订再版。在这本新书里,李敬泽打破散文、随笔和小说的界限,把想象、虚构、历史、事实混杂在一起,表现一种彰显历史想象的“混搭写作”。2016年底,他增补了《抹香》《印在水上、灰上、石头上》《巨大的鸟和鱼》三篇,修订成《青鸟故事集》,由译林出版社推出,与法文版一起面世。

  批评做了二十多年,有些意兴阑珊,他觉得自己还有力气寻找新的热情。对于“新锐作家”的称呼,李敬泽对记者表示很乐于接受:“这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没有任何负担的书写状态里,保持着热烈、新鲜,充满探索的热情。写作就怕变得倦怠,变得老气横秋。”

  《青鸟故事集》出版后,很多人分不清它的体裁界定。李敬泽说:“我写这书就是为了让你们糊涂的,中国文学有‘文’的传统,《庄子》《战国策》《史记》是什么文体?你没法定义。”

  原来,他追求的,是一种回归传统的“元写作”,“几千年来,中国文学每每山重水复的时候,就要回到那强健充沛、元气淋漓的源头上去。至于我,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记者陈晓旻

原标题:我乐于做个“新锐作家”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我乐于做个“新锐作家”

稿源: 中国宁波网-宁波晚报 2017-11-07 07:50:27

  李敬泽在颁奖会上演讲。通讯员林筱琴摄

  日前,被授予首届“十月散文双年奖·杰出成就奖”的李敬泽,应邀来参加在慈溪举行的《十月》杂志双年奖暨袁可嘉诗歌颁奖会,并作了《谈谈散文》的讲演。值得一提的是,这位资深的“青年作家教父”这次是以“新锐作家”的身份出现的。

  儒雅、冷峻,外表高冷的范儿,却特别接地气。刚下飞机的他,面对记者采访,率真地说:“肚子饿了,这个时候你应该和我谈谈美食才对啊。”

  关于慈溪:这儿构建了良好的文学生态

  李敬泽,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曾任《人民文学》杂志主编,著有《颜色的名字》《纸现场》等多部文集。他和慈溪很有缘分,并对慈溪的深厚历史文化和当下的文学生态有着高度的肯定,在颁奖仪式上,他风趣地通过美食来表达:“我爱慈溪,尤其一到夏天就会想到慈溪绿油油的杨梅山上的红紫色杨梅。古人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而对我来说,日啖杨梅三百颗,不辞长作慈溪人。”

  2008年,刚担任《人民文学》主编的李敬泽与慈溪合作了第一个活动——在坎墩举行的诗歌论坛。后来《人民文学》长篇小说的双年奖长久落户慈溪,第一届,他就带来了莫言、刘震云、苏童、严歌苓等十几位著名的作家,真正是文学的盛宴。

  在李敬泽看来,慈溪城市不大,但是文化的氛围很浓,这儿有许多很诚挚的文人,虽然他们很多人有自己的职业,但他们有着江南文人的风致和对文学的坚持;这儿有很多热情的读者,这种爱好很纯粹。“放眼全国也没有一个中小城市,10年来,来过这么多有名的作家和诗人,并一直保持着活跃的文学氛围。如今这儿涌现了不少优秀的作家和诗人,建立了良好的文学生态,当然,这和当地深厚的文化底蕴分不开,与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也分不开。”

  他还特别惦念上林湖:“盛产越窑的上林湖像个野湖,带着历史的沧桑和神秘感。”

  关于《青鸟故事集》:乐于做个“新锐作家”

  李敬泽“新锐作家”的身份来源于新出版的《青鸟故事集》。有人说这是一本有关历史的随笔集,也有人说是一本伪装成随笔的“微历史”,总之在文坛引起极大的关注。

  李敬泽其实对历史一直有兴趣,他有家学的底子,父母都毕业于北大考古专业,童年时他常在文物库房里疯跑,一部《二十四史》研究了很多年,如今读史书甚至比读文学多。

  《青鸟故事集》其实是他30岁那年写的一本小书《看来看去或秘密交流》的修订再版。在这本新书里,李敬泽打破散文、随笔和小说的界限,把想象、虚构、历史、事实混杂在一起,表现一种彰显历史想象的“混搭写作”。2016年底,他增补了《抹香》《印在水上、灰上、石头上》《巨大的鸟和鱼》三篇,修订成《青鸟故事集》,由译林出版社推出,与法文版一起面世。

  批评做了二十多年,有些意兴阑珊,他觉得自己还有力气寻找新的热情。对于“新锐作家”的称呼,李敬泽对记者表示很乐于接受:“这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没有任何负担的书写状态里,保持着热烈、新鲜,充满探索的热情。写作就怕变得倦怠,变得老气横秋。”

  《青鸟故事集》出版后,很多人分不清它的体裁界定。李敬泽说:“我写这书就是为了让你们糊涂的,中国文学有‘文’的传统,《庄子》《战国策》《史记》是什么文体?你没法定义。”

  原来,他追求的,是一种回归传统的“元写作”,“几千年来,中国文学每每山重水复的时候,就要回到那强健充沛、元气淋漓的源头上去。至于我,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记者陈晓旻

原标题:我乐于做个“新锐作家”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