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
在日本人统治区“宁波小开”演出“革命戏”
稿源: 中国宁波网-东南商报   2017-11-07 07:52:05 报料热线:81850000

  邵洛羊、邵幼青、金诺三人合影

  上周,邵洛羊艺术馆从灵桥路768号搬迁到了宁波书城内的书香文化园。邵洛羊先生作为当代著名美术评论家、书画家为人所熟知,其实,他还是一位革命者,参加过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甚至还在汪伪政权“潜伏”过。

  昨天,党史专家、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泰栋向记者讲述了他搜集和了解到的有关邵洛羊先生的革命轶事。

  加入上海学生界抗日救国会

  邵洛羊是庄桥东邵人,父亲邵宝兴在上海南市十六铺小东门开设了一家大型批发商行“长德兴”,还是宁波旅沪同乡会的常务理事。邵洛羊青少年时代就在上海读书,热爱书法、绘画,中学毕业进入上海新华艺专,得黄宾虹指点,技艺大进。

  1937年“八·一三”事变日军侵入上海后,邵洛羊携妻子桂真一回到庄桥东邵老家。当时东邵、西邵、上邵三个村子有不少在沪学生都因战事回乡,如他的妻兄桂崇龄(即金诺,西邵人),还有上邵一个叫邵幼青(施英)的女学生。

  有一次,他看到邵幼青在上邵与庄桥之间的瘦谷庙露天戏台上进行抗日救亡宣传,高唱《打回老家去》。邵洛羊回忆说:“我和崇龄见到这位姑娘,很大方又活跃,身穿阳丹大旗袍、红袜、白跑鞋,英姿飒爽,是上海怀久女中高三学生。”

  为此,邵洛羊就对邵幼青说:“我也要加入抗日救亡宣传队。”邵幼青问:“你会干什么?”邵洛羊答:“我会画画、写字、写标语。”说着拿过纸笔,写了“打倒日本”四个字。邵幼青说:“应该写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邵洛羊又写了一条:“赶走日本帝国主义,抗战到底!”邵幼青又纠正说:“不明确,应该写上‘抗战到底,打到鸭绿江边’!”

  邵洛羊觉得邵幼青虽然比自己还小了三岁,但政治上很成熟。第二次他带上桂真一和桂崇龄一起去邵幼青家,邵幼青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相互有了些了解后,邵幼青说:“开春回上海后,我介绍你们参加上海学生界抗日救国会。”

  1938年3月,邵幼青、邵洛羊、桂崇龄、桂真一回到上海,由邵幼青介绍,邵洛羊、桂崇龄先后参加了共产党,属江苏省委系统。

  秘密发展了一批中共党员

  邵洛羊回到上海后,还是一个学生,但是他利用家境优渥的条件,以“宁波小开”画家的身份干起了秘密工作。组织上先派他到光华大学开展学生活动,在校内秘密建立中共党组织,并在上海市中共私立大学区委大学分委、职业青年区委担任领导任务。

  后来,党组织又给他布置了一项秘密任务,利用他父亲邵宝兴的地位与影响,打入汪伪青少年团。这位“宁波小开”摇身一变,带领150多名汪伪青少年团在马路上游行,路人侧目,连他父亲也疑惑不解。

  有一次,江苏省上海市学委张本指示,建立“一青”青年俱乐部。为了筹划俱乐部,邵洛羊作画百余幅,变卖后收入十余两黄金,作为经费,请电影演员梅熹编写了《党人魂》剧本,内容是反清志士徐锡麟、秋瑾从日本回国,刺杀安徽巡抚恩铭。1945年5月4日,在竖后(今和平)大戏院彩排,还请来了伪志闸分局局长、日本人满岛审查,并在大光明电影院公演。

  在“一青俱乐部”和伪青少年团,邵洛羊秘密发展了一批中共党员,掌握了一支500多人的青年服务队,原计划成为秘密武装,配合新四军解放上海。后来,中央决定停止武装起义。

  “这位‘宁波小开’、画家,还有这样一段传奇经历恐怕少有人知道。”王泰栋这样说道。同时,王泰栋还搜集到了一张邵洛羊、邵幼青、金诺三人在一起的珍贵合照。

  记者林伟

原标题:在日本人统治区“宁波小开”演出“革命戏”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在日本人统治区“宁波小开”演出“革命戏”

稿源: 中国宁波网-东南商报 2017-11-07 07:52:05

  邵洛羊、邵幼青、金诺三人合影

  上周,邵洛羊艺术馆从灵桥路768号搬迁到了宁波书城内的书香文化园。邵洛羊先生作为当代著名美术评论家、书画家为人所熟知,其实,他还是一位革命者,参加过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甚至还在汪伪政权“潜伏”过。

  昨天,党史专家、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泰栋向记者讲述了他搜集和了解到的有关邵洛羊先生的革命轶事。

  加入上海学生界抗日救国会

  邵洛羊是庄桥东邵人,父亲邵宝兴在上海南市十六铺小东门开设了一家大型批发商行“长德兴”,还是宁波旅沪同乡会的常务理事。邵洛羊青少年时代就在上海读书,热爱书法、绘画,中学毕业进入上海新华艺专,得黄宾虹指点,技艺大进。

  1937年“八·一三”事变日军侵入上海后,邵洛羊携妻子桂真一回到庄桥东邵老家。当时东邵、西邵、上邵三个村子有不少在沪学生都因战事回乡,如他的妻兄桂崇龄(即金诺,西邵人),还有上邵一个叫邵幼青(施英)的女学生。

  有一次,他看到邵幼青在上邵与庄桥之间的瘦谷庙露天戏台上进行抗日救亡宣传,高唱《打回老家去》。邵洛羊回忆说:“我和崇龄见到这位姑娘,很大方又活跃,身穿阳丹大旗袍、红袜、白跑鞋,英姿飒爽,是上海怀久女中高三学生。”

  为此,邵洛羊就对邵幼青说:“我也要加入抗日救亡宣传队。”邵幼青问:“你会干什么?”邵洛羊答:“我会画画、写字、写标语。”说着拿过纸笔,写了“打倒日本”四个字。邵幼青说:“应该写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邵洛羊又写了一条:“赶走日本帝国主义,抗战到底!”邵幼青又纠正说:“不明确,应该写上‘抗战到底,打到鸭绿江边’!”

  邵洛羊觉得邵幼青虽然比自己还小了三岁,但政治上很成熟。第二次他带上桂真一和桂崇龄一起去邵幼青家,邵幼青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相互有了些了解后,邵幼青说:“开春回上海后,我介绍你们参加上海学生界抗日救国会。”

  1938年3月,邵幼青、邵洛羊、桂崇龄、桂真一回到上海,由邵幼青介绍,邵洛羊、桂崇龄先后参加了共产党,属江苏省委系统。

  秘密发展了一批中共党员

  邵洛羊回到上海后,还是一个学生,但是他利用家境优渥的条件,以“宁波小开”画家的身份干起了秘密工作。组织上先派他到光华大学开展学生活动,在校内秘密建立中共党组织,并在上海市中共私立大学区委大学分委、职业青年区委担任领导任务。

  后来,党组织又给他布置了一项秘密任务,利用他父亲邵宝兴的地位与影响,打入汪伪青少年团。这位“宁波小开”摇身一变,带领150多名汪伪青少年团在马路上游行,路人侧目,连他父亲也疑惑不解。

  有一次,江苏省上海市学委张本指示,建立“一青”青年俱乐部。为了筹划俱乐部,邵洛羊作画百余幅,变卖后收入十余两黄金,作为经费,请电影演员梅熹编写了《党人魂》剧本,内容是反清志士徐锡麟、秋瑾从日本回国,刺杀安徽巡抚恩铭。1945年5月4日,在竖后(今和平)大戏院彩排,还请来了伪志闸分局局长、日本人满岛审查,并在大光明电影院公演。

  在“一青俱乐部”和伪青少年团,邵洛羊秘密发展了一批中共党员,掌握了一支500多人的青年服务队,原计划成为秘密武装,配合新四军解放上海。后来,中央决定停止武装起义。

  “这位‘宁波小开’、画家,还有这样一段传奇经历恐怕少有人知道。”王泰栋这样说道。同时,王泰栋还搜集到了一张邵洛羊、邵幼青、金诺三人在一起的珍贵合照。

  记者林伟

原标题:在日本人统治区“宁波小开”演出“革命戏”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