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科教·卫生
博物网红“大山雀”:不要让下一代成为林间最后的小孩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12-12 09:15:00 报料热线:81850000

“大山雀”在讲座现场。记者崔引摄

  第一次见到金灿灿的稻谷,念小学的男孩问妈妈,村里为何要晒“沙子”?被儿子“不可思议”的提问惊到,胡女士再一次挤出时间,带孩子参加和自然有关的活动。

  昨天上午,宁波民进名师团推出了公益课堂之七——让大自然激发“文艺细胞”,讲座在宁波书城四楼报告厅举行。与博物网红“大山雀”的对话,让在座的家长们更为坚定:一定要让孩子多多接触自然。

  跨界“大山雀”是名纯文科生

  军绿毛衣,速干裤,一大包摄影器材,似乎随时都要到野外“开拍”。这是博物网红“大山雀”的标配。此次公益讲堂的主讲人为张海华,网名“大山雀”,痴爱自然摄影,是宁波乃至全国小有名气的“鸟人”(拍鸟爱好者的圈内称谓)。事实上,他的“主业”是报社的记者。

  “大山雀”拥有十多年野外摄影经历,拍摄题材涉及鸟类、两栖爬行动物、野花、昆虫等。近年来,他又致力于自然文学创作,在《宁波晚报》副刊上开设了专栏,名为“大山雀的博物旅行”。迄今,已发表文章约70篇,深受广大读者喜爱。在昨日的讲座上,不少听众随身携带了“大山雀”的科普新作《云中的风铃:宁波野鸟传奇》,这是宁波历史上第一本关于本地鸟类的科普书。

  博物、摄影、创作,“大山雀”算得上“跨界高手”。不过,令听众感到意外的是,“大山雀”在大学期间念的是哲学专业,后又攻读文学硕士,除了创作,其他两项“技能”似乎与其专业的关联度很低。

  “不知名”生物频现学生作文

  有意思的学历背景,“反转”的现状,有故事的“大山雀”一下就抓住了听众的注意力。

  不过这样的经历,对孩子们而言,有借鉴意义么?“大山雀”的一个“冷笑话”,将大家带回了最残酷的“现实”:为了写一篇作文,挠破头皮,凡是分不出类的生物皆归为“不知名”。“大山雀”开玩笑说,学生作文中最常见的鸟,恐怕就是一种叫“不知名”的小鸟了。用词干枯机械,可能是“自然缺失症”惹的祸。

  “没有观察和体验,感触、细节和故事哪里来?”“大山雀”举了个例子说明。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小家伙,一直很讨厌写作文,常称“没东西可写”。去年暑期,小家伙参加了“夜探日湖公园”的活动,全程非常兴奋。没过多久,便写了一篇关于夜探的作文,竟然洋洋洒洒有600字。因为文字带上了发自内心的感情,整篇文章也是绘声绘色,非常有感染力。

  抽象知识无法替代真实体验

  讲座开始前,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来听讲的小朋友。大部分孩子接触最多的“大自然”,就是自家小区的绿化带,其次是城市中零星分布的公园,真正走到山野田间,一年可能就一两次。

  男孩小西说,跟着爸妈回老家是特别有趣的经历,能看到大米“年幼”时的模样,还有用肉能钓到一大盆的龙虾。

  “大山雀”认为,抽象的知识还是无法代替真实的体验。随着教育环境的不断变化,“大山雀”觉得孩子们距离大自然越来越远。就像很多教育专家忧虑的那样,很多孩子正在成为林间最后的小孩。

  家长李女士在我市一高校工作,她一针见血地点出,让孩子真正回归自然、接触自然,并不是家长为了消除内心的焦虑,给孩子买一大堆关于自然科学书,这只是“培训”与“灌输”。

  宁波晚报记者徐叶

  实习生姚梦露姚青云

原标题:真的不会写作? 可能是“自然缺失症”惹的祸

编辑: 杜寅纠错:171964650@qq.com

博物网红“大山雀”:不要让下一代成为林间最后的小孩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12-12 09:15:00

“大山雀”在讲座现场。记者崔引摄

  第一次见到金灿灿的稻谷,念小学的男孩问妈妈,村里为何要晒“沙子”?被儿子“不可思议”的提问惊到,胡女士再一次挤出时间,带孩子参加和自然有关的活动。

  昨天上午,宁波民进名师团推出了公益课堂之七——让大自然激发“文艺细胞”,讲座在宁波书城四楼报告厅举行。与博物网红“大山雀”的对话,让在座的家长们更为坚定:一定要让孩子多多接触自然。

  跨界“大山雀”是名纯文科生

  军绿毛衣,速干裤,一大包摄影器材,似乎随时都要到野外“开拍”。这是博物网红“大山雀”的标配。此次公益讲堂的主讲人为张海华,网名“大山雀”,痴爱自然摄影,是宁波乃至全国小有名气的“鸟人”(拍鸟爱好者的圈内称谓)。事实上,他的“主业”是报社的记者。

  “大山雀”拥有十多年野外摄影经历,拍摄题材涉及鸟类、两栖爬行动物、野花、昆虫等。近年来,他又致力于自然文学创作,在《宁波晚报》副刊上开设了专栏,名为“大山雀的博物旅行”。迄今,已发表文章约70篇,深受广大读者喜爱。在昨日的讲座上,不少听众随身携带了“大山雀”的科普新作《云中的风铃:宁波野鸟传奇》,这是宁波历史上第一本关于本地鸟类的科普书。

  博物、摄影、创作,“大山雀”算得上“跨界高手”。不过,令听众感到意外的是,“大山雀”在大学期间念的是哲学专业,后又攻读文学硕士,除了创作,其他两项“技能”似乎与其专业的关联度很低。

  “不知名”生物频现学生作文

  有意思的学历背景,“反转”的现状,有故事的“大山雀”一下就抓住了听众的注意力。

  不过这样的经历,对孩子们而言,有借鉴意义么?“大山雀”的一个“冷笑话”,将大家带回了最残酷的“现实”:为了写一篇作文,挠破头皮,凡是分不出类的生物皆归为“不知名”。“大山雀”开玩笑说,学生作文中最常见的鸟,恐怕就是一种叫“不知名”的小鸟了。用词干枯机械,可能是“自然缺失症”惹的祸。

  “没有观察和体验,感触、细节和故事哪里来?”“大山雀”举了个例子说明。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小家伙,一直很讨厌写作文,常称“没东西可写”。去年暑期,小家伙参加了“夜探日湖公园”的活动,全程非常兴奋。没过多久,便写了一篇关于夜探的作文,竟然洋洋洒洒有600字。因为文字带上了发自内心的感情,整篇文章也是绘声绘色,非常有感染力。

  抽象知识无法替代真实体验

  讲座开始前,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来听讲的小朋友。大部分孩子接触最多的“大自然”,就是自家小区的绿化带,其次是城市中零星分布的公园,真正走到山野田间,一年可能就一两次。

  男孩小西说,跟着爸妈回老家是特别有趣的经历,能看到大米“年幼”时的模样,还有用肉能钓到一大盆的龙虾。

  “大山雀”认为,抽象的知识还是无法代替真实的体验。随着教育环境的不断变化,“大山雀”觉得孩子们距离大自然越来越远。就像很多教育专家忧虑的那样,很多孩子正在成为林间最后的小孩。

  家长李女士在我市一高校工作,她一针见血地点出,让孩子真正回归自然、接触自然,并不是家长为了消除内心的焦虑,给孩子买一大堆关于自然科学书,这只是“培训”与“灌输”。

  宁波晚报记者徐叶

  实习生姚梦露姚青云

原标题:真的不会写作? 可能是“自然缺失症”惹的祸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杜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