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各地新闻
这篇长文刷爆朋友圈:流感下的28天 阴阳两隔的经历
稿源: 都市快报   2018-02-13 12:16:00 报料热线:81850000

  叁 住院

  感冒了10天后岳父住进了ICU

  1月5日(星期五)中午

  纯电动车已经快没电了,叫了网约车前往丁医院。到院后,前一位病人已经办完出院手续,但没有要走的意思,还在和病友聊天。也没办法,继续等待。岳父趴在朋友办公室休息,勉强喝了点粥。

  下午1点,在朋友帮助下如期躺在了病床上,觉得放心了。呼吸内科心电监护仪全部占满了,朋友帮忙从别的科室借了一台仪器用于监测岳父。我心里还想:“有问题喊一声护士不就行了?”

  手续办完,护士开始抽血,刚准备抽动脉时,岳父情绪激动:“早上刚抽完,化验结果你们都有,怎么又抽动脉血?”把小护士吓傻了,赶忙道歉,说:“我去问问大夫,看是否可以不抽动脉血。”

  看来,抽动脉血应该是极疼的。

  都住进三甲医院了,我也安心了,开始继续筹划4天后前往拉斯维加斯参观CES消费电子展。

  1月5日(星期五)17点

  大夫给了我一张处方,让我去别的医院买“达菲”。

  我奇怪了:“三甲医院没有达菲?”

  大夫说:“我这里没有。周围几个三甲你可以试试,朝阳医院肯定有。你运气还算不错的,北京紧急调了一批货源。前段时间,要是不够级别,全北京你都找不到一盒。”

  于是,先到周边的A医院,急诊药房帅哥一听达菲,说可能开完了。帮我查了急诊药房没有,还电话问了门诊药房,也没有了。最后还给我个电话,说下次可以先打电话问。态度真是好!

  出来看到一个药房。小哥回答我说:“没这药。我们一直没卖过,不知销量如何。”转头和另一个人说:“最近问这个药的人不少啊,我们进点试试?”

  下一站直奔朝阳医院。开药先要挂号,但我没发烧,护士不让我挂号。只能又冲进去找大夫,说早上才从朝阳医院转出的,求开一盒。

  大夫问:“为啥转出?”

  我答:“朋友联系了个床位。”

  大夫说:“哟,这么快有个床位。去挂号吧。”

  于是,挂号,排队,开药,缴费,取药。220元一盒达菲,70元挂号费。想多开些,朝阳医院不同意,自己的病人都不够用。

  晚9点离开丁医院回家,到通州已近11点。从前一日6点出门,已忙乱了28小时。

  家里岳母眼睛通红,夫人自己担心不提,又安慰了会岳母。

  我只问了一个问题:“小孩有没有发烧?”

  1月7日(星期日)

  5点,岳父下床洗脸,我们拔了监护仪器,很快大夫就冲了进来,说是系统报警没心跳了。

  7点,各种外卖都没上班。在医院旁边买了粥和包子,岳父胃口明显好转,体温稳定在37℃左右。我们松了一口气。

  9点,夫人过来换班。岳父和孩子微信视频了会,告诫孩子要听话,多穿衣服不要感冒。孩子问:“姥爷打完吊针就能回家吗?”老家的亲戚也已从东北起飞。我到旁边酒店开了个房,睡了2个小时。

  11点,回到病房。夫人说:“隔壁病房的刚才心脏骤停,送ICU了。”

  心头一惊,问出事前病人是否高声喊疼?

  “没有,又不是拍电影。病人的几个家属一起出去吃饭了。隔壁床忽然发现监护仪上心跳没了,以为是仪器坏了,想和病人说,却发现病人双目紧闭。隔壁床大喊,大夫也从监控中发现了,瞬时一群人冲进病房。昨晚负责岳父病房的大夫,本来9点就可以走,刚准备下班,又进ICU看病人了。”

  当时就感叹:

  1.有朋友还是好,能从别的科室借个心电监护仪。没有监护仪,即使有空床医生都不敢收岳父这样的重病人。

  2.不能让孩子学医。

  二姑二姑父来到达医院,我们万般感谢,交待了相关事宜。特别强调他们自己要24小时戴口罩,遮住口鼻,注意轮换休息,吃我们准备的水果和预防性药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亲戚回答:“不当害。”

  作为黑龙江女婿,我现在真是怕了东北人说“不当害”。这句话可以翻译为:“没事,看大爷我的。”

  于是,发挥脸皮厚的特长,又说了两遍。

  岳父和二姑父很熟,被照顾时很自然。我在照顾时,小便他都挣扎着要站起来。二姑父照顾时,他愿意躺在床上小便。

  把亲戚拉进了微信“情况检测群”,请他记录尿量、体温等信息,发到群里,例如“22:30,尿20”。我们容易看,医生问情况也能够完备地提供。

  回到家,根据医生的要求,人洗澡、所有衣服全洗、包等物品全部用消毒液擦一遍。毕竟是呼吸科重症患者,传染上孩子可麻烦了。

  晚上头晕无力,吃下一片白加黑,心想现在可不能倒下。

  1月8日(星期一)上午丁医院

  睡了一觉,爬起来联系了几个客户。亲戚反馈的消息还不错,一整天没发烧,早上胃口也很好。

  11点夫人来电话,告知早上彩超的结果很不好。一线抗生素都用了,但病毒没有控制住,继续扩散,整个肺都已经被病毒占据。普通的鼻导管供3升氧量已经不能支撑,开始用面罩吸氧,开到10升的氧量,勉强将血氧量维持在90。丁医院大夫集体讨论后,考虑到昨天隔壁病房心脏骤停的案例,正式建议我们转院,而且要求直接进ICU。

  丁医院呼吸科主任很尽责,亲自帮忙问了朝阳医院等多个机构,但ICU全满。最后,联系上全国知名的戊医院,正好下午能空出2个ICU床位。主任在联系时特别强调了“家属配合”,看来我们在医院的表现还可以。

  千言万语道不尽谢!

  ICU确定后联系120,说明要带氧气。120来了4位员工,负责人和开车的小哥都是北京人,特别幽默,一路上气氛不那么压抑。6公里,车费、维护费、器材费等共计800元。

  岳父的情绪开始不稳定。早上,他可能自认为没几天就出院了,现在听到要转院,大夫都把家属叫出病房去说情况,预感不好。他拒绝戴氧气面罩,要重新换成鼻导管吸氧,好说歹说又给戴回去了。

  医学视角

  达菲是一种什么样的药?

  达菲(通用名:奥司他韦),一种神经氨酸酶抑制剂(NAI),被多国卫生部门列为抗流感首选药物之一。今年初,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18年版)》中达菲被作为有效的抗病毒药物推荐,且对甲流、乙流均有效。

  “去年夏天,广东地区发生过一波流感,流感(尤其是甲流)每三四年都会出现一次大流行(之前是2009年、2013年),因此,我们在去年九十月份的时候就开始储备抗病毒的药物,如达菲、帕拉米韦、扎那米韦。”浙大一院感染病科主任盛吉芳主任医师说,“去年入冬后,随着流感的盛行,我们立即对达菲等抗病毒药物进行了管理,因此,基本上能保证那些确诊为甲流或乙流的患者能够在第一时间用上抗病毒的药物。”

  盛主任还表示,虽然达菲已被证实是对抗甲流、乙流的有效药物,但用药的时机很关键。一般来说,48小时内使用效果最好,如果来不及5天以内也可以。超过5天,甚至7天以上的,效果就很难说了。

  陪护人员如何自我防护?

  戴口罩,这是最简单又有效的预防流感的方式,口罩不仅能阻挡病毒从空气中传播,也能有效防止病毒通过飞沫传播。勤洗手。照顾完流感病人后,一定要勤洗手,且要用流动的自来水,用六步洗手法洗手。同时,要避免用脏手触摸眼睛和鼻子,不用污浊的毛巾擦手。此外,要注意劳逸结合,保证充足的睡眠;多喝水,适当吃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饮食可适当清淡一些,少吃辛辣、刺激、油炸的食物;做好保暖工作,及时增减衣物,避免温差过大着凉。

  氧气面罩和鼻导管吸氧的区别和针对人群

  吸氧是临床治疗危重病患者最基本的治疗手段。无论是门诊急诊,还是病房,碰到危重病人,首要的就是吸氧,导管、面罩。给患者吸氧的目的主要有:1.纠正低氧血症或可疑的组织缺氧;2.降低呼吸功;3.缓解慢性缺氧的临床症状;4.预防或减轻心肺负荷。常见的适应证有:1.低氧血症(PaO2 < 60 mmHg,SaO2 < 90%);2.低血压(SBP < 100 mmHg);3.低心输出量及代谢性酸中毒(HCO3 < 18 mEq/L);4.呼吸窘迫(RR > 24 bpm)。

  鼻导管或鼻塞给氧是临床最为常用的给氧方法,因为它的确简单、方便而且便宜,患者也容易接受,因为不影响进食、咳痰、说话,甚至唱歌。不过,使用鼻导管时一定要清理患者鼻腔使之通畅。要是患者鼻腔里充满了鼻涕和其他分泌物,这样就毫无用处。

  缺点是,每分钟通气量大的患者很难达到较高的吸入氧浓度(< 0.40),且不能用于鼻道完全梗阻的患者,同时也可能引起患者头痛或黏膜干燥。简单面罩(普通面罩),既简单又普通,很多基层医院的吸氧设备,其特点是密闭性差,面罩上有些小孔,呼出气可从小孔排出,空气也能从小孔进来,相对来说不需要担心氧中毒的问题,缺点是影响患者说话、咳痰、进食,更不能唱歌。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原标题:

编辑: 赖小惠纠错:171964650@qq.com

这篇长文刷爆朋友圈:流感下的28天 阴阳两隔的经历

稿源: 都市快报 2018-02-13 12:16:00

  叁 住院

  感冒了10天后岳父住进了ICU

  1月5日(星期五)中午

  纯电动车已经快没电了,叫了网约车前往丁医院。到院后,前一位病人已经办完出院手续,但没有要走的意思,还在和病友聊天。也没办法,继续等待。岳父趴在朋友办公室休息,勉强喝了点粥。

  下午1点,在朋友帮助下如期躺在了病床上,觉得放心了。呼吸内科心电监护仪全部占满了,朋友帮忙从别的科室借了一台仪器用于监测岳父。我心里还想:“有问题喊一声护士不就行了?”

  手续办完,护士开始抽血,刚准备抽动脉时,岳父情绪激动:“早上刚抽完,化验结果你们都有,怎么又抽动脉血?”把小护士吓傻了,赶忙道歉,说:“我去问问大夫,看是否可以不抽动脉血。”

  看来,抽动脉血应该是极疼的。

  都住进三甲医院了,我也安心了,开始继续筹划4天后前往拉斯维加斯参观CES消费电子展。

  1月5日(星期五)17点

  大夫给了我一张处方,让我去别的医院买“达菲”。

  我奇怪了:“三甲医院没有达菲?”

  大夫说:“我这里没有。周围几个三甲你可以试试,朝阳医院肯定有。你运气还算不错的,北京紧急调了一批货源。前段时间,要是不够级别,全北京你都找不到一盒。”

  于是,先到周边的A医院,急诊药房帅哥一听达菲,说可能开完了。帮我查了急诊药房没有,还电话问了门诊药房,也没有了。最后还给我个电话,说下次可以先打电话问。态度真是好!

  出来看到一个药房。小哥回答我说:“没这药。我们一直没卖过,不知销量如何。”转头和另一个人说:“最近问这个药的人不少啊,我们进点试试?”

  下一站直奔朝阳医院。开药先要挂号,但我没发烧,护士不让我挂号。只能又冲进去找大夫,说早上才从朝阳医院转出的,求开一盒。

  大夫问:“为啥转出?”

  我答:“朋友联系了个床位。”

  大夫说:“哟,这么快有个床位。去挂号吧。”

  于是,挂号,排队,开药,缴费,取药。220元一盒达菲,70元挂号费。想多开些,朝阳医院不同意,自己的病人都不够用。

  晚9点离开丁医院回家,到通州已近11点。从前一日6点出门,已忙乱了28小时。

  家里岳母眼睛通红,夫人自己担心不提,又安慰了会岳母。

  我只问了一个问题:“小孩有没有发烧?”

  1月7日(星期日)

  5点,岳父下床洗脸,我们拔了监护仪器,很快大夫就冲了进来,说是系统报警没心跳了。

  7点,各种外卖都没上班。在医院旁边买了粥和包子,岳父胃口明显好转,体温稳定在37℃左右。我们松了一口气。

  9点,夫人过来换班。岳父和孩子微信视频了会,告诫孩子要听话,多穿衣服不要感冒。孩子问:“姥爷打完吊针就能回家吗?”老家的亲戚也已从东北起飞。我到旁边酒店开了个房,睡了2个小时。

  11点,回到病房。夫人说:“隔壁病房的刚才心脏骤停,送ICU了。”

  心头一惊,问出事前病人是否高声喊疼?

  “没有,又不是拍电影。病人的几个家属一起出去吃饭了。隔壁床忽然发现监护仪上心跳没了,以为是仪器坏了,想和病人说,却发现病人双目紧闭。隔壁床大喊,大夫也从监控中发现了,瞬时一群人冲进病房。昨晚负责岳父病房的大夫,本来9点就可以走,刚准备下班,又进ICU看病人了。”

  当时就感叹:

  1.有朋友还是好,能从别的科室借个心电监护仪。没有监护仪,即使有空床医生都不敢收岳父这样的重病人。

  2.不能让孩子学医。

  二姑二姑父来到达医院,我们万般感谢,交待了相关事宜。特别强调他们自己要24小时戴口罩,遮住口鼻,注意轮换休息,吃我们准备的水果和预防性药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亲戚回答:“不当害。”

  作为黑龙江女婿,我现在真是怕了东北人说“不当害”。这句话可以翻译为:“没事,看大爷我的。”

  于是,发挥脸皮厚的特长,又说了两遍。

  岳父和二姑父很熟,被照顾时很自然。我在照顾时,小便他都挣扎着要站起来。二姑父照顾时,他愿意躺在床上小便。

  把亲戚拉进了微信“情况检测群”,请他记录尿量、体温等信息,发到群里,例如“22:30,尿20”。我们容易看,医生问情况也能够完备地提供。

  回到家,根据医生的要求,人洗澡、所有衣服全洗、包等物品全部用消毒液擦一遍。毕竟是呼吸科重症患者,传染上孩子可麻烦了。

  晚上头晕无力,吃下一片白加黑,心想现在可不能倒下。

  1月8日(星期一)上午丁医院

  睡了一觉,爬起来联系了几个客户。亲戚反馈的消息还不错,一整天没发烧,早上胃口也很好。

  11点夫人来电话,告知早上彩超的结果很不好。一线抗生素都用了,但病毒没有控制住,继续扩散,整个肺都已经被病毒占据。普通的鼻导管供3升氧量已经不能支撑,开始用面罩吸氧,开到10升的氧量,勉强将血氧量维持在90。丁医院大夫集体讨论后,考虑到昨天隔壁病房心脏骤停的案例,正式建议我们转院,而且要求直接进ICU。

  丁医院呼吸科主任很尽责,亲自帮忙问了朝阳医院等多个机构,但ICU全满。最后,联系上全国知名的戊医院,正好下午能空出2个ICU床位。主任在联系时特别强调了“家属配合”,看来我们在医院的表现还可以。

  千言万语道不尽谢!

  ICU确定后联系120,说明要带氧气。120来了4位员工,负责人和开车的小哥都是北京人,特别幽默,一路上气氛不那么压抑。6公里,车费、维护费、器材费等共计800元。

  岳父的情绪开始不稳定。早上,他可能自认为没几天就出院了,现在听到要转院,大夫都把家属叫出病房去说情况,预感不好。他拒绝戴氧气面罩,要重新换成鼻导管吸氧,好说歹说又给戴回去了。

  医学视角

  达菲是一种什么样的药?

  达菲(通用名:奥司他韦),一种神经氨酸酶抑制剂(NAI),被多国卫生部门列为抗流感首选药物之一。今年初,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18年版)》中达菲被作为有效的抗病毒药物推荐,且对甲流、乙流均有效。

  “去年夏天,广东地区发生过一波流感,流感(尤其是甲流)每三四年都会出现一次大流行(之前是2009年、2013年),因此,我们在去年九十月份的时候就开始储备抗病毒的药物,如达菲、帕拉米韦、扎那米韦。”浙大一院感染病科主任盛吉芳主任医师说,“去年入冬后,随着流感的盛行,我们立即对达菲等抗病毒药物进行了管理,因此,基本上能保证那些确诊为甲流或乙流的患者能够在第一时间用上抗病毒的药物。”

  盛主任还表示,虽然达菲已被证实是对抗甲流、乙流的有效药物,但用药的时机很关键。一般来说,48小时内使用效果最好,如果来不及5天以内也可以。超过5天,甚至7天以上的,效果就很难说了。

  陪护人员如何自我防护?

  戴口罩,这是最简单又有效的预防流感的方式,口罩不仅能阻挡病毒从空气中传播,也能有效防止病毒通过飞沫传播。勤洗手。照顾完流感病人后,一定要勤洗手,且要用流动的自来水,用六步洗手法洗手。同时,要避免用脏手触摸眼睛和鼻子,不用污浊的毛巾擦手。此外,要注意劳逸结合,保证充足的睡眠;多喝水,适当吃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饮食可适当清淡一些,少吃辛辣、刺激、油炸的食物;做好保暖工作,及时增减衣物,避免温差过大着凉。

  氧气面罩和鼻导管吸氧的区别和针对人群

  吸氧是临床治疗危重病患者最基本的治疗手段。无论是门诊急诊,还是病房,碰到危重病人,首要的就是吸氧,导管、面罩。给患者吸氧的目的主要有:1.纠正低氧血症或可疑的组织缺氧;2.降低呼吸功;3.缓解慢性缺氧的临床症状;4.预防或减轻心肺负荷。常见的适应证有:1.低氧血症(PaO2 < 60 mmHg,SaO2 < 90%);2.低血压(SBP < 100 mmHg);3.低心输出量及代谢性酸中毒(HCO3 < 18 mEq/L);4.呼吸窘迫(RR > 24 bpm)。

  鼻导管或鼻塞给氧是临床最为常用的给氧方法,因为它的确简单、方便而且便宜,患者也容易接受,因为不影响进食、咳痰、说话,甚至唱歌。不过,使用鼻导管时一定要清理患者鼻腔使之通畅。要是患者鼻腔里充满了鼻涕和其他分泌物,这样就毫无用处。

  缺点是,每分钟通气量大的患者很难达到较高的吸入氧浓度(< 0.40),且不能用于鼻道完全梗阻的患者,同时也可能引起患者头痛或黏膜干燥。简单面罩(普通面罩),既简单又普通,很多基层医院的吸氧设备,其特点是密闭性差,面罩上有些小孔,呼出气可从小孔排出,空气也能从小孔进来,相对来说不需要担心氧中毒的问题,缺点是影响患者说话、咳痰、进食,更不能唱歌。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原标题: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赖小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