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科教·卫生
宁大赵教授惊呆了 离校5年学生托女友千里迢迢送来锦旗
稿源: 甬派客户端   2018-03-12 19:53:00 报料热线:81850000

  从教36年了,今天下午,宁波大学科技学院法学院院长赵杰破天荒般收到离校五年的学生送来的锦旗。

  当时,赵老师正在办公室工作,突然走进来一位姑娘,手里拿着锦旗,笑着说,是替男友送来的。

  “真的很吃惊。”赵老师说。

  再看锦旗,红底黄字,上书:德才兼备,爱生如子,良师益友,园艺辛勤。落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勤务学院马桂凯”。

  原来是他。

(微信截图)

  “人生第一面锦旗,来自离开学院五年的学生,让我过了一把江湖老军医的瘾……”赵老师发了一条朋友圈,引来不少人围观和点赞。

  送锦旗这事,医患关系中出现得多,师生之间,真的是难得一见。

  赵老师说,这面锦旗是学生马桂凯从武汉辗转重庆,又从重庆军校带到苏州女友家中,“最后因为时间不够,动员女友送来的。”

  “让我眼珠子连同眼镜都跌了三丈远。”在朋友圈,赵老师这样开玩笑。

(马桂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勤务学院的照片)

  马桂凯和女友都是宁大科院2011级会计专业学生,不过,马桂凯大二就离校当兵去了。在校期间,赵老师曾带过他一门管理方面的课。

  去年,马桂凯考上了位于重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勤务学院。这是2017年刚刚组建的军校,专门培养全军后勤通用专业军事人才。

  实际上,送锦旗这事,马桂凯几天前就和赵老师说过。

  不过,这个想法被赵老师严词拒绝了。赵老师回复说:千万别送。我们距离有那么远吗?师生犹如父子……

  让赵杰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面锦旗还是辗转千里,来到了宁波。

  到底做了什么事,让马桂凯这样念念不忘,要这样正式地致谢?

  “想来想去,我觉得都不值一提。”赵老师接到记者电话后表示。

(马桂凯)

  赵老师说,可能是他刚进军校时,有一次因为作业问题在QQ上咨询我,我就辅导了一下。另一次是他在部队要做信用卡,要注销在宁大期间办的信用卡,但是当时是路边摊头办的,因为名字有误而无法注销。“无奈之下联系我,我问了校财务,财务部想办法帮助他成功注销了,仅此而已。”

  其实,很多事对老师来说,虽然是“仅此而已”,但是对学生,可能铭记一生。

  “老师您可能自己不当回事情,但是我们却是满满的感动。”送锦旗时,马桂凯的女友如是解释。

  按说,赵杰是学院的院长,并非班主任,又只带过他一次课,平时交流并不多,这样的琐事,为何找他?

  记者试图联系马桂凯,一探究竟,但是赵老师没他号码,只有QQ。

  “估计是我会把它当成自己事情来做吧。”赵老师说。

  记者成良田

原标题:

编辑: 孙研纠错:171964650@qq.com

宁大赵教授惊呆了 离校5年学生托女友千里迢迢送来锦旗

稿源: 甬派客户端 2018-03-12 19:53:00

  从教36年了,今天下午,宁波大学科技学院法学院院长赵杰破天荒般收到离校五年的学生送来的锦旗。

  当时,赵老师正在办公室工作,突然走进来一位姑娘,手里拿着锦旗,笑着说,是替男友送来的。

  “真的很吃惊。”赵老师说。

  再看锦旗,红底黄字,上书:德才兼备,爱生如子,良师益友,园艺辛勤。落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勤务学院马桂凯”。

  原来是他。

(微信截图)

  “人生第一面锦旗,来自离开学院五年的学生,让我过了一把江湖老军医的瘾……”赵老师发了一条朋友圈,引来不少人围观和点赞。

  送锦旗这事,医患关系中出现得多,师生之间,真的是难得一见。

  赵老师说,这面锦旗是学生马桂凯从武汉辗转重庆,又从重庆军校带到苏州女友家中,“最后因为时间不够,动员女友送来的。”

  “让我眼珠子连同眼镜都跌了三丈远。”在朋友圈,赵老师这样开玩笑。

(马桂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勤务学院的照片)

  马桂凯和女友都是宁大科院2011级会计专业学生,不过,马桂凯大二就离校当兵去了。在校期间,赵老师曾带过他一门管理方面的课。

  去年,马桂凯考上了位于重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勤务学院。这是2017年刚刚组建的军校,专门培养全军后勤通用专业军事人才。

  实际上,送锦旗这事,马桂凯几天前就和赵老师说过。

  不过,这个想法被赵老师严词拒绝了。赵老师回复说:千万别送。我们距离有那么远吗?师生犹如父子……

  让赵杰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面锦旗还是辗转千里,来到了宁波。

  到底做了什么事,让马桂凯这样念念不忘,要这样正式地致谢?

  “想来想去,我觉得都不值一提。”赵老师接到记者电话后表示。

(马桂凯)

  赵老师说,可能是他刚进军校时,有一次因为作业问题在QQ上咨询我,我就辅导了一下。另一次是他在部队要做信用卡,要注销在宁大期间办的信用卡,但是当时是路边摊头办的,因为名字有误而无法注销。“无奈之下联系我,我问了校财务,财务部想办法帮助他成功注销了,仅此而已。”

  其实,很多事对老师来说,虽然是“仅此而已”,但是对学生,可能铭记一生。

  “老师您可能自己不当回事情,但是我们却是满满的感动。”送锦旗时,马桂凯的女友如是解释。

  按说,赵杰是学院的院长,并非班主任,又只带过他一次课,平时交流并不多,这样的琐事,为何找他?

  记者试图联系马桂凯,一探究竟,但是赵老师没他号码,只有QQ。

  “估计是我会把它当成自己事情来做吧。”赵老师说。

  记者成良田

原标题: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孙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