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各地新闻
杭州一家5口去普吉岛4人不幸遇难 全家只留爷爷一人
稿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   2018-07-07 16:56:00 报料热线:81850000

  7月7日凌晨1点,记者从杭州乘飞机前往泰国普吉。航班在曼谷中转后抵达普吉,此时已是当地时间上午7点左右。

  记者随后赶往普吉中心的瓦其拉医院。游船倾覆事件的伤者和遇难者遗体目前都被送到这家医院,这里也是当地最大最好的医院。

  记者在医院看到,门口有当地有关部门和志愿者在接待从各地赶来的家属。有些家属情绪比较激动。

  在医院,记者遇到了遇难的杭州阿里员工的家属。他们一家5口到泰国旅游,遇到这次事故,现在已有4人遇难,老人的夫人、儿子儿媳和孩子,都没了,只剩下老人一个。老人坐在那里,手一直按着自己的胸口,心痛到无法言语。

  在医院,记者还遇到来自上海的一位女士,她手上还缠着绷带,她说这是在翻船落水时划伤的。她跟记者说,昨晚已经去认过遗体。说着她就哭了起来,她说老公没了,孩子也没了。

  现场有志愿者过来给她疏导情绪。她随后断断续续表示,在认遗体和遗物的时候,她还看到一个同伴家孩子身上背的包。当时她马上喊了起来,“孩子的包,孩子的包!”她朋友过来一看,确实是孩子的包。当地工作人员说,这个包是捞遗体的时候从孩子身上剪下来的,遇难的时候,孩子甚至来不及拿下自己的包。

  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遇难者家属基本被集中在医院的休息区,有不少志愿者在边上服务,主要提供翻译。

  有志愿者告诉记者,认领遗体的时候,很多家属都没有任何声音的,一片沉默,他们心里也许还存有希望,但是当他们看到亲人躺在那里,他们的目光让人心碎,很多人捂着嘴就蹲在角落里,没有哭声,已经哭不出来了。

  现场还有华人律师在加入志愿者团队,意在能给予遇难者家属一些法律帮扶。

  中午,记者得知,刚刚接到中国大使馆武官通知,泰国政府刚刚正式同意公羊救援队即刻进入失事海域开展搜救。

  一场暴风雨打碎多少家庭

  记者探访海宁海派员工家属

  7月7日上午9点,记者来到海宁市花园酒店。门口正好碰上一辆衢州牌照的车,上面下来三个人,其中一男子面色苍白,双腿发软,全靠其他两个男人搀扶才能行走,一到大厅,他就瘫倒在沙发上,闭眼皱眉,神情痛苦。

  记者了解得知,他们的家属也在这次泰国普吉岛翻船事故中。沈爸爸一脸憔悴地指着倒在沙发上的男人,“他是我亲家公,我儿子一家三口去的,儿子和孙子获救了,但是媳妇还没找到。”

  他儿子叫沈宇涛,是工厂的外贸经理,原本工厂淡季,一起出去玩。媳妇是衢州人,31岁,孙子才4岁。

  “昨晚儿子已经和我们联系上,我们要尽快赶过去,怕他支撑不住,孙子也还小,需要照顾。”沈爸爸说,一早他们就去海宁出入境业务办证大厅办护照,希望下午能马上赶去普吉岛,“我就想马上见到他们。”

  上午9点半左右,记者来到海宁文宗路上的海宁出入境业务办证大厅,一位中年男士愁眉紧锁,正在等护照。

  “我下午必须赶过去,弟弟需要我。”汤先生说,弟弟已经联系上了,但是他情绪快崩溃了。

  他和亲弟弟都是海派家具的员工。弟弟2004年就进厂了,当时工厂还不叫海派家具有限公司,经过十多年打拼,已做到生产副总。这次,弟弟一家三口都去了普吉岛。

  “只有弟弟一人获救了,侄女找到已经遇难,弟媳还没找到,一个完整的家没了。”汤先生痛心地说,侄女才7岁,一直在安徽老家由爷爷奶奶带,7月2日放暑假才来海宁团聚,没想到……

  汤先生一直紧握手机,父母和亲戚不断打电话过来,他声音有点嘶哑,双眼发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说,侄女是他们带大的。”

  “如果不做上小领导,是不是就不去旅行了,就不会遇到这场灾难了?”汤先生喃喃自语,弟弟从一个车间工人做起,工作那么努力,这下什么都没了,生命太脆弱了。

  记者从海宁出入境管理局了解到,事发后,出入境管理局就马上为赴泰国的家属开通绿色通道,当天就能拿到护照,让家属能尽快去泰国给家人支持。昨晚上半夜,工作人员也在加班给家属们办理护照。

原标题:杭州一家5口去普吉岛4人不幸遇难 全家只留爷爷一人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杭州一家5口去普吉岛4人不幸遇难 全家只留爷爷一人

稿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 2018-07-07 16:56:00

  7月7日凌晨1点,记者从杭州乘飞机前往泰国普吉。航班在曼谷中转后抵达普吉,此时已是当地时间上午7点左右。

  记者随后赶往普吉中心的瓦其拉医院。游船倾覆事件的伤者和遇难者遗体目前都被送到这家医院,这里也是当地最大最好的医院。

  记者在医院看到,门口有当地有关部门和志愿者在接待从各地赶来的家属。有些家属情绪比较激动。

  在医院,记者遇到了遇难的杭州阿里员工的家属。他们一家5口到泰国旅游,遇到这次事故,现在已有4人遇难,老人的夫人、儿子儿媳和孩子,都没了,只剩下老人一个。老人坐在那里,手一直按着自己的胸口,心痛到无法言语。

  在医院,记者还遇到来自上海的一位女士,她手上还缠着绷带,她说这是在翻船落水时划伤的。她跟记者说,昨晚已经去认过遗体。说着她就哭了起来,她说老公没了,孩子也没了。

  现场有志愿者过来给她疏导情绪。她随后断断续续表示,在认遗体和遗物的时候,她还看到一个同伴家孩子身上背的包。当时她马上喊了起来,“孩子的包,孩子的包!”她朋友过来一看,确实是孩子的包。当地工作人员说,这个包是捞遗体的时候从孩子身上剪下来的,遇难的时候,孩子甚至来不及拿下自己的包。

  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遇难者家属基本被集中在医院的休息区,有不少志愿者在边上服务,主要提供翻译。

  有志愿者告诉记者,认领遗体的时候,很多家属都没有任何声音的,一片沉默,他们心里也许还存有希望,但是当他们看到亲人躺在那里,他们的目光让人心碎,很多人捂着嘴就蹲在角落里,没有哭声,已经哭不出来了。

  现场还有华人律师在加入志愿者团队,意在能给予遇难者家属一些法律帮扶。

  中午,记者得知,刚刚接到中国大使馆武官通知,泰国政府刚刚正式同意公羊救援队即刻进入失事海域开展搜救。

  一场暴风雨打碎多少家庭

  记者探访海宁海派员工家属

  7月7日上午9点,记者来到海宁市花园酒店。门口正好碰上一辆衢州牌照的车,上面下来三个人,其中一男子面色苍白,双腿发软,全靠其他两个男人搀扶才能行走,一到大厅,他就瘫倒在沙发上,闭眼皱眉,神情痛苦。

  记者了解得知,他们的家属也在这次泰国普吉岛翻船事故中。沈爸爸一脸憔悴地指着倒在沙发上的男人,“他是我亲家公,我儿子一家三口去的,儿子和孙子获救了,但是媳妇还没找到。”

  他儿子叫沈宇涛,是工厂的外贸经理,原本工厂淡季,一起出去玩。媳妇是衢州人,31岁,孙子才4岁。

  “昨晚儿子已经和我们联系上,我们要尽快赶过去,怕他支撑不住,孙子也还小,需要照顾。”沈爸爸说,一早他们就去海宁出入境业务办证大厅办护照,希望下午能马上赶去普吉岛,“我就想马上见到他们。”

  上午9点半左右,记者来到海宁文宗路上的海宁出入境业务办证大厅,一位中年男士愁眉紧锁,正在等护照。

  “我下午必须赶过去,弟弟需要我。”汤先生说,弟弟已经联系上了,但是他情绪快崩溃了。

  他和亲弟弟都是海派家具的员工。弟弟2004年就进厂了,当时工厂还不叫海派家具有限公司,经过十多年打拼,已做到生产副总。这次,弟弟一家三口都去了普吉岛。

  “只有弟弟一人获救了,侄女找到已经遇难,弟媳还没找到,一个完整的家没了。”汤先生痛心地说,侄女才7岁,一直在安徽老家由爷爷奶奶带,7月2日放暑假才来海宁团聚,没想到……

  汤先生一直紧握手机,父母和亲戚不断打电话过来,他声音有点嘶哑,双眼发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说,侄女是他们带大的。”

  “如果不做上小领导,是不是就不去旅行了,就不会遇到这场灾难了?”汤先生喃喃自语,弟弟从一个车间工人做起,工作那么努力,这下什么都没了,生命太脆弱了。

  记者从海宁出入境管理局了解到,事发后,出入境管理局就马上为赴泰国的家属开通绿色通道,当天就能拿到护照,让家属能尽快去泰国给家人支持。昨晚上半夜,工作人员也在加班给家属们办理护照。

原标题:杭州一家5口去普吉岛4人不幸遇难 全家只留爷爷一人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