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文化·体育
昔日浙江奥运健儿 他们都在助力宁波
稿源: 现代金报   2018-08-09 09:41:15 报料热线:81850000

  2018年8月8日,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10周年的日子。相信每一位经历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人都会发出感慨,曾经期盼已久的奥运会居然已经过去了10年。那些十年前在北京奥运会上被我们记住的浙江奥运健儿,十年后都在干些什么,为宁波体育事业带来哪些帮助?

  ●孟关良

  北京奥运会男子双人500米划艇冠军

  目前挂职建德市副市长

  为了宁波水上项目他没少来

  说到水上运动,宁波老百姓是不是想起家门口的皮划艇基地?东钱湖皮划艇俱乐部、姚江皮划艇基地、文化广场赛伦威尔皮划艇俱乐部等。水上运动发展进入快车道,让我们情不自禁会想到一个人——2004年雅典奥运会冠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冠军孟关良。

  有人曾在孟关良卫冕男子双人500米划艇冠军之后掷地有声地说,他会成为推动中国水上运动发展最有力的人。

  2008年8月23日,孟关良没让大家失望,在赛前受伤、停练的情况下,他携手杨文军卫冕男子双人500米划艇冠军。孟关良夺冠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在撞线之后,他和搭档杨文军双双掉入水中。杨文军说,累到极限了,如果再多划一点,都坚持不住了。赛后他接受记者采访时骄傲地说:“谁说不能在水上项目上蝉联冠军,我们今天就做到了。”

  《现代金报》奥运会特刊当时选用了一张孟关良抱着十五个月大的儿子领奖的照片。儿子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北京奥运会后孟关良退役,如今他已经是浙江省水上运动中心主任,目前挂职建德市副市长。他不遗余力地为水上运动发展献计献策,利用自己的资源帮助大家搭建平台。昨日,他接受记者采访说,退役后来过宁波很多趟,一年大概有十次。“有的时候是一些水上活动,有的时候是全民健身活动,有的时候是看看浙江水上队伍。”

  当年的英俊小伙,如今已经年过四十。孟关良直言,就水上运动发展目前的现状,有喜有忧:“项目的普及已经好太多了,甚至有些家庭配备了皮划艇或者桨板,参与到水上运动中。但竞技方面,十年了,大家都在努力,但还没有突破。期待2020年东京奥运会有所超越。”

  ●朱启南

  北京奥运会男子10米气步枪亚军

  现为省射击射箭自行车运动管理中心主任

  让浙江马术队落户宁波

  去年全运会结束之后,朱启南正式退役,成为浙江省射击射箭自行车运动管理中心主任。

  近一年的时间,朱启南作为项目负责人,经常出现在各种场合,不遗余力地为所负责项目推广助阵。宁波,他也没少来。

  此前浙江马术队(场地障碍)项目落户宁波。朱启南作为管理者(该项目归他负责)前来宁波助力。他表示,之所以选择宁波,放眼全省,宁波的马术场地障碍已经具备独特的优势和天然的条件,所以宁波是首选。

  如今的朱启南,做事雷厉风行,谈吐成稳,谁能想到十年前在领奖台上,他会为了一枚金牌哭成泪人。

  2008年8月11日,北京奥运会射击男子10米气步枪比赛中,印度神枪手宾德拉以700.5环的成绩获得金牌,而朱启南则以0.8环之差屈居亚军。看着冠军印度队员的家属、队友和家乡媒体在一旁欢呼雀跃,朱启南深深地被刺激了。领奖台上,一贯幽默风趣搞怪的80后大男孩泪水夺眶而出。

  2004年雅典奥运会夺冠时的“神奇小子”,2008年北京奥运会错失金牌后哭着说“银牌不是我想要的”,直到前年里约奥运会战罢宣布离开奥运会,“四朝元老”朱启南早就已经实现了射击大满贯。

  朱启南曾经在射击场上光芒四射,现如今他的名字也成为全民健身宣传过程中的高频词。他操心着推广击剑、马术等新兴项目,如何将这些项目带到一个新高度,这是他十年后的新目标。

  ●吴鹏

  北京奥运会游泳男子200米蝶泳第四名

  现为体育产业推手、公司总裁

  每年来宁波和孩子们交流经验

  吴鹏,北京奥运会虽然没有拿到奖牌,但在泳池的影响力,不输奥运冠军。

  离开竞技赛场之后,吴鹏依然怀着对体育的情愫和热爱,用另一种方式为自己从事的项目继续挥洒。他并没有如同张宁、仲满一样脱下运动服,以教练的身份为年轻运动员指点迷津,也没有像姚明、孟关良、朱启南一样,穿上正装走进办公室,用多年从业的独特见解带领所在项目发展前行,而是跳出体制外选择创业,在体育产业前进发展的时刻,破冰前行。

  脱下运动装穿上西装,吴鹏与以前相比已经有发福迹象,但如今他与朋友合伙开了以游泳训练班为主的文化公司,自己当起了总裁,亲力亲为搭建平台。

  在吴鹏下海经商之后,他依旧在泳池用自己的方式普及游泳,培养具有潜质的孩子成为中国游泳后备力量。与此同时,他还关注着宁波游泳。每年柏悦儿童游泳挑战赛还都会专程携家人来一趟,耐心和孩子、媒体交流,告诉大家这几年他的所见所闻,他的真知灼见。

  吴鹏说:“让孩子喜欢游泳一定是我不变的初衷。”小时候的吴鹏对游泳可用“厌恶”两字形容。每次老师把他扔进水里,他一边挣扎一边哭。每天这样折腾,很累还呛很多水,所以每天小吴鹏都哭着闹着要放弃,可是妈妈一直在坚持。吴鹏和记者开玩笑,“如果当初的我足够热爱游泳,而不是当成任务,我现在是不是奥运会冠军了?!”

  走纯业余路线,放弃竞技?吴鹏表示自己现在处于摸索阶段。“竞技这块我们还没有下力气,希望前期把游泳面做大。竞技对于俱乐部打名气有促进作用,就好比杭州游泳为什么火,因为出了孙杨、叶诗文,很多明星有吸引力。”

  北京奥运会决赛的一些情况吴鹏还记得:奋力触壁后,浮出水面,因为近视不得不眯起眼睛看前方大屏幕上的成绩。1分54秒35,排名第四,这也意味着“中国飞鱼”无缘梦寐以求的奖牌。

  2011年吴鹏两次战胜菲尔普斯,但没能笑到里约奥运会;2013年全运会拿到200米蝶泳四连冠后,吴鹏退役。 记者邹鑫

原标题:他们都在 助力宁波

编辑: 应波纠错:171964650@qq.com

昔日浙江奥运健儿 他们都在助力宁波

稿源: 现代金报 2018-08-09 09:41:15

  2018年8月8日,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10周年的日子。相信每一位经历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人都会发出感慨,曾经期盼已久的奥运会居然已经过去了10年。那些十年前在北京奥运会上被我们记住的浙江奥运健儿,十年后都在干些什么,为宁波体育事业带来哪些帮助?

  ●孟关良

  北京奥运会男子双人500米划艇冠军

  目前挂职建德市副市长

  为了宁波水上项目他没少来

  说到水上运动,宁波老百姓是不是想起家门口的皮划艇基地?东钱湖皮划艇俱乐部、姚江皮划艇基地、文化广场赛伦威尔皮划艇俱乐部等。水上运动发展进入快车道,让我们情不自禁会想到一个人——2004年雅典奥运会冠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冠军孟关良。

  有人曾在孟关良卫冕男子双人500米划艇冠军之后掷地有声地说,他会成为推动中国水上运动发展最有力的人。

  2008年8月23日,孟关良没让大家失望,在赛前受伤、停练的情况下,他携手杨文军卫冕男子双人500米划艇冠军。孟关良夺冠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在撞线之后,他和搭档杨文军双双掉入水中。杨文军说,累到极限了,如果再多划一点,都坚持不住了。赛后他接受记者采访时骄傲地说:“谁说不能在水上项目上蝉联冠军,我们今天就做到了。”

  《现代金报》奥运会特刊当时选用了一张孟关良抱着十五个月大的儿子领奖的照片。儿子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北京奥运会后孟关良退役,如今他已经是浙江省水上运动中心主任,目前挂职建德市副市长。他不遗余力地为水上运动发展献计献策,利用自己的资源帮助大家搭建平台。昨日,他接受记者采访说,退役后来过宁波很多趟,一年大概有十次。“有的时候是一些水上活动,有的时候是全民健身活动,有的时候是看看浙江水上队伍。”

  当年的英俊小伙,如今已经年过四十。孟关良直言,就水上运动发展目前的现状,有喜有忧:“项目的普及已经好太多了,甚至有些家庭配备了皮划艇或者桨板,参与到水上运动中。但竞技方面,十年了,大家都在努力,但还没有突破。期待2020年东京奥运会有所超越。”

  ●朱启南

  北京奥运会男子10米气步枪亚军

  现为省射击射箭自行车运动管理中心主任

  让浙江马术队落户宁波

  去年全运会结束之后,朱启南正式退役,成为浙江省射击射箭自行车运动管理中心主任。

  近一年的时间,朱启南作为项目负责人,经常出现在各种场合,不遗余力地为所负责项目推广助阵。宁波,他也没少来。

  此前浙江马术队(场地障碍)项目落户宁波。朱启南作为管理者(该项目归他负责)前来宁波助力。他表示,之所以选择宁波,放眼全省,宁波的马术场地障碍已经具备独特的优势和天然的条件,所以宁波是首选。

  如今的朱启南,做事雷厉风行,谈吐成稳,谁能想到十年前在领奖台上,他会为了一枚金牌哭成泪人。

  2008年8月11日,北京奥运会射击男子10米气步枪比赛中,印度神枪手宾德拉以700.5环的成绩获得金牌,而朱启南则以0.8环之差屈居亚军。看着冠军印度队员的家属、队友和家乡媒体在一旁欢呼雀跃,朱启南深深地被刺激了。领奖台上,一贯幽默风趣搞怪的80后大男孩泪水夺眶而出。

  2004年雅典奥运会夺冠时的“神奇小子”,2008年北京奥运会错失金牌后哭着说“银牌不是我想要的”,直到前年里约奥运会战罢宣布离开奥运会,“四朝元老”朱启南早就已经实现了射击大满贯。

  朱启南曾经在射击场上光芒四射,现如今他的名字也成为全民健身宣传过程中的高频词。他操心着推广击剑、马术等新兴项目,如何将这些项目带到一个新高度,这是他十年后的新目标。

  ●吴鹏

  北京奥运会游泳男子200米蝶泳第四名

  现为体育产业推手、公司总裁

  每年来宁波和孩子们交流经验

  吴鹏,北京奥运会虽然没有拿到奖牌,但在泳池的影响力,不输奥运冠军。

  离开竞技赛场之后,吴鹏依然怀着对体育的情愫和热爱,用另一种方式为自己从事的项目继续挥洒。他并没有如同张宁、仲满一样脱下运动服,以教练的身份为年轻运动员指点迷津,也没有像姚明、孟关良、朱启南一样,穿上正装走进办公室,用多年从业的独特见解带领所在项目发展前行,而是跳出体制外选择创业,在体育产业前进发展的时刻,破冰前行。

  脱下运动装穿上西装,吴鹏与以前相比已经有发福迹象,但如今他与朋友合伙开了以游泳训练班为主的文化公司,自己当起了总裁,亲力亲为搭建平台。

  在吴鹏下海经商之后,他依旧在泳池用自己的方式普及游泳,培养具有潜质的孩子成为中国游泳后备力量。与此同时,他还关注着宁波游泳。每年柏悦儿童游泳挑战赛还都会专程携家人来一趟,耐心和孩子、媒体交流,告诉大家这几年他的所见所闻,他的真知灼见。

  吴鹏说:“让孩子喜欢游泳一定是我不变的初衷。”小时候的吴鹏对游泳可用“厌恶”两字形容。每次老师把他扔进水里,他一边挣扎一边哭。每天这样折腾,很累还呛很多水,所以每天小吴鹏都哭着闹着要放弃,可是妈妈一直在坚持。吴鹏和记者开玩笑,“如果当初的我足够热爱游泳,而不是当成任务,我现在是不是奥运会冠军了?!”

  走纯业余路线,放弃竞技?吴鹏表示自己现在处于摸索阶段。“竞技这块我们还没有下力气,希望前期把游泳面做大。竞技对于俱乐部打名气有促进作用,就好比杭州游泳为什么火,因为出了孙杨、叶诗文,很多明星有吸引力。”

  北京奥运会决赛的一些情况吴鹏还记得:奋力触壁后,浮出水面,因为近视不得不眯起眼睛看前方大屏幕上的成绩。1分54秒35,排名第四,这也意味着“中国飞鱼”无缘梦寐以求的奖牌。

  2011年吴鹏两次战胜菲尔普斯,但没能笑到里约奥运会;2013年全运会拿到200米蝶泳四连冠后,吴鹏退役。 记者邹鑫

原标题:他们都在 助力宁波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