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无名之辈》潘斌龙 一辈子都演不完小人物
稿源: 北京晨报   2018-12-11 07:47:36报料热线:81850000

  随着票房突破七亿,《无名之辈》成为这一季国产影片中的最大黑马,这部电影中各种类型的小人物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大头李海根所代表的是卑微而乐观的那一类,扮演者潘斌龙的这次表演不仅给作品锦上添花,更改变了大众对他“喜剧人”身份的认定。“随和,没脾气。”潘斌龙对生活中的自己这样评价,“自己在家也没什么话,比较闷,能好久不出门。”生活中的潘斌龙就是这样一个小人物,而在他过往的表演生涯中,也是不断体验着不同故事中的小人物,“因为我长得太小人物了,演不来特别高大上的,但小人物我一辈子都演不完。”

  关于《无名之辈》

  李大头和我有点像

  “导演是看到了我身上的谦卑、卑微和李大头有点像,我们对生活的态度也是有点靠。”潘斌龙认同大头执著乐观的生活态度,“我也是这种态度。我一直觉得人生在世几十年为什么不开心一点,在有限的时间记一点开心的事情,生活中会选择性地把不开心的事情忘记,这样挺好的。”影片中大头的厨艺让人印象深刻,那桌家常菜让观众将银幕和观众席连结起来,让人闻到了生活的气息,“我生活中也会做饭,刚毕业那会儿闲了两个月天天做,后来做的少了。电影中拍的颠勺、切菜刀工,都是我亲自上手的。大头在生活上很细致,这个角色很温暖,对爱情很执著,剧情中别的角色都觉得他和真真的爱情不合适,但大头就认为合适,要为我的爱情努力一把。虽然一根筋,但这是我特别喜欢的。”提到影片在口碑和票房上的双丰收,潘斌龙认为是因为电影拍出了小人物的真实感,“每个人物都很鲜活,都能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或者自己身边人的影子,你身边常常会有一闪而过的无名之辈,但他一定也会有他的故事、有他的喜怒哀乐。这个故事能让这么多人感觉还不错,因为离生活比较近,表达的东西有共鸣。”

  演喜剧需要把握分寸

  相比于此前更多是在电视屏幕上与大家见面,今年潘斌龙在大银幕上露脸的次数更多,《无名之辈》余热未了,在即将登陆元旦档的《武林怪兽》和《断片之险途夺宝》中大家又要看到他的出演。《无名之辈》中的潘斌龙是悲中带喜,后两者中则是大家更熟悉的纯粹欢喜式的潘斌龙。对于不同类型角色的把握,潘斌龙归纳称为“角色定位和完成方式不一样”。“我从前做喜剧,很多人找我,都偏重于完成色彩人物就可以。跑《无名之辈》路演的时候,我与观众沟通过,这部戏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把我从‘喜剧人’的定位上拉回来了,拉回到演员的本质,更重要的是如何塑造一个人,怎么从人物身上去体现内心。我在《无名之辈》的角色和《武林怪兽》《断片之险途夺宝》的角色维度不一样,功能也不一样,李大头离生活很近,另外两个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架空人物,为了剧情的调味。”对于有部分观众认为喜剧演员跟演技不沾边,就是恶搞的观点,潘斌龙称其实喜剧更需要技巧和技术,需要把握分寸。“我看到微博上说,通过《无名之辈》看到大潘身上的无限可能,其实这种角色,我在学校就遇见过,体验人物的生活,发人物的脾气,当时都能做到。我是喜剧演员,也是有演技的。”

  关于潘斌龙

  一个相声演员在舞蹈上拿了奖

  很多人可能无法想象,潘斌龙的舞台表演生涯是从舞蹈开始的。“我高中毕业后参军,因为我小时候学小提琴,有一次领导来视察,我就自告奋勇说我有文艺特长,问部队有没有宣传队。过了几天,收到了通知,去文艺汇演,后来一直在演出队,直到复员。”潘斌龙回忆称,部队业余演出队不招专业男兵舞蹈演员,而是从现有的人里挑肢体协调的,所以所有演员都要练功、跳群舞。“有一次有个舞蹈老师来教动作,一拍里要有好几个动作,所有人都不会,只有我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学得非常快。我不是童子功,但就是记动作快。我们排了一个舞蹈《受阅在明天》,参加各种表演评奖,我一个以相声小品特长的身份进演出队,最后在舞蹈上拿了奖。”

  潘斌龙在中央戏剧学院相声班学习的那段经历中,也有一个类似的“跨界”,去导演班蹭赵立新的课,“除了蹭课,导演系每个学生都要拍作品,我就去演。我听说赵老师跟别人表扬过我,他说只有潘斌龙在舞台上打的是最真实的,我记的那次是演一个农村戏,和女演员在炕上打。”再后来潘斌龙通过《爱笑会议室》被更多观众认识,成为大家口中的大潘。“人生阶段不同,对于喜剧表演会有不同的感觉。我进了‘爱笑’,比他们的岁数大,当时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我发现大家都特别‘飞’,想段子的时候,我刚冒出一个想法,那边已经说出来了。但我从这班小兄弟身上学到了很多。”

  也曾遇上“一泥到底”浑身出汗

  2016年,潘斌龙参加《欢乐喜剧人第二季》,与崔志佳组合凭借小品《老爸》夺得了第一期冠军,从而受到更多关注。“一路走来我的经历都比较顺畅,遇上很多人帮我。《欢乐喜剧人》的时候贾玲把她的编剧介绍给我,剧本出得特别快,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每天要熬夜到早晨,因为如果剧本和包袱我想不透,就不行。因为你要是想不顺的话,演起来就别扭。”这些年来潘斌龙接的每一部戏,不管是舞台还是影视剧,都会做足功课,“我会加一些我理解的好玩的东西,我坚信喜剧这种形式,可以做为一种手段放在任何一种艺术形式中,如果观众因为我抖的包袱笑了,就会一下子拉近和演员的关系。这么容易拉近关系的手段,一定会给作品加分。”在过往的舞台喜剧表演中,潘斌龙也遇上过“一泥到底”的情况,“就是一个包袱都没开。毕业前参加相声大赛,我就‘一泥到底’了。很尴尬,紧张到冒汗。当时也是没经验,但随着经验一点点累积起来,自己对包袱的判断也会不断提高,《欢乐喜剧人》那会儿,我和崔志佳一起开会讨论包袱,大家会有预判,什么包袱会响,什么包袱可能有含糊,既然含糊,那就想办法换。”

  小人物我这辈子都演不完

  “从小看春晚,那个舞台是我的梦想。”2008年,潘斌龙与老师冯巩一起在春晚舞台出演了小品《公交变奏曲》,这段经历在他的表演生涯中不可不提。潘斌龙对冯巩老师的另外一个称呼是“我们先生”,“我们先生每个春晚作品都会轧场,最多一次轧了60多场,不断让观众检验包袱会不会响。经过这么多次检验之后,包袱都会不错。他在排练的时候非常认真,要求特别高,不停做示范让我感受。有一次排练我刚一露头,他就说你赶紧把那个唐山话练练,吓得我赶紧逃走了。对于舞台表演他要求非常严格,但他生活中又非常亲切。”《公交变奏曲》中潘斌龙有三个角色,第一个演女孩,第二个演农民工,第三个演老太太,“有一次轧场的时候,演女孩那一段时候台词少说了一大段,我们先生不露声色地提示说,孩子你是不是该上公交了,我才反应过来,下来之后出了一身冷汗。但之后他该吃吃该喝喝,再也没提过这事,但下一场轧场的时候,他提示我,这块儿注意点,我心里觉得好舒服。”2017年,潘斌龙受到蔡明的邀请,再次登上春晚的舞台,与蔡明、潘长江合作表演了小品《老伴》。

  “每个演员都会想有超越自己或者挑战自己的想法,因为我长得太小人物了,演不来特别高大上的,可是小人物我这辈子都演不完。我也愿意挑战,如果有偶像剧导演找到我,我也敢演。”时光回到潘斌龙进入中戏上学的第一天,表演老师问他们表演是什么?“我说,就是要过角色的生活,体验他的人生,品味他的心酸喜悦,做演员挺累的,不容易。”

  北京晨报记者王琳

编辑: 李霞君

《无名之辈》潘斌龙 一辈子都演不完小人物

稿源: 北京晨报 2018-12-11 07:47:36

  随着票房突破七亿,《无名之辈》成为这一季国产影片中的最大黑马,这部电影中各种类型的小人物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大头李海根所代表的是卑微而乐观的那一类,扮演者潘斌龙的这次表演不仅给作品锦上添花,更改变了大众对他“喜剧人”身份的认定。“随和,没脾气。”潘斌龙对生活中的自己这样评价,“自己在家也没什么话,比较闷,能好久不出门。”生活中的潘斌龙就是这样一个小人物,而在他过往的表演生涯中,也是不断体验着不同故事中的小人物,“因为我长得太小人物了,演不来特别高大上的,但小人物我一辈子都演不完。”

  关于《无名之辈》

  李大头和我有点像

  “导演是看到了我身上的谦卑、卑微和李大头有点像,我们对生活的态度也是有点靠。”潘斌龙认同大头执著乐观的生活态度,“我也是这种态度。我一直觉得人生在世几十年为什么不开心一点,在有限的时间记一点开心的事情,生活中会选择性地把不开心的事情忘记,这样挺好的。”影片中大头的厨艺让人印象深刻,那桌家常菜让观众将银幕和观众席连结起来,让人闻到了生活的气息,“我生活中也会做饭,刚毕业那会儿闲了两个月天天做,后来做的少了。电影中拍的颠勺、切菜刀工,都是我亲自上手的。大头在生活上很细致,这个角色很温暖,对爱情很执著,剧情中别的角色都觉得他和真真的爱情不合适,但大头就认为合适,要为我的爱情努力一把。虽然一根筋,但这是我特别喜欢的。”提到影片在口碑和票房上的双丰收,潘斌龙认为是因为电影拍出了小人物的真实感,“每个人物都很鲜活,都能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或者自己身边人的影子,你身边常常会有一闪而过的无名之辈,但他一定也会有他的故事、有他的喜怒哀乐。这个故事能让这么多人感觉还不错,因为离生活比较近,表达的东西有共鸣。”

  演喜剧需要把握分寸

  相比于此前更多是在电视屏幕上与大家见面,今年潘斌龙在大银幕上露脸的次数更多,《无名之辈》余热未了,在即将登陆元旦档的《武林怪兽》和《断片之险途夺宝》中大家又要看到他的出演。《无名之辈》中的潘斌龙是悲中带喜,后两者中则是大家更熟悉的纯粹欢喜式的潘斌龙。对于不同类型角色的把握,潘斌龙归纳称为“角色定位和完成方式不一样”。“我从前做喜剧,很多人找我,都偏重于完成色彩人物就可以。跑《无名之辈》路演的时候,我与观众沟通过,这部戏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把我从‘喜剧人’的定位上拉回来了,拉回到演员的本质,更重要的是如何塑造一个人,怎么从人物身上去体现内心。我在《无名之辈》的角色和《武林怪兽》《断片之险途夺宝》的角色维度不一样,功能也不一样,李大头离生活很近,另外两个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架空人物,为了剧情的调味。”对于有部分观众认为喜剧演员跟演技不沾边,就是恶搞的观点,潘斌龙称其实喜剧更需要技巧和技术,需要把握分寸。“我看到微博上说,通过《无名之辈》看到大潘身上的无限可能,其实这种角色,我在学校就遇见过,体验人物的生活,发人物的脾气,当时都能做到。我是喜剧演员,也是有演技的。”

  关于潘斌龙

  一个相声演员在舞蹈上拿了奖

  很多人可能无法想象,潘斌龙的舞台表演生涯是从舞蹈开始的。“我高中毕业后参军,因为我小时候学小提琴,有一次领导来视察,我就自告奋勇说我有文艺特长,问部队有没有宣传队。过了几天,收到了通知,去文艺汇演,后来一直在演出队,直到复员。”潘斌龙回忆称,部队业余演出队不招专业男兵舞蹈演员,而是从现有的人里挑肢体协调的,所以所有演员都要练功、跳群舞。“有一次有个舞蹈老师来教动作,一拍里要有好几个动作,所有人都不会,只有我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学得非常快。我不是童子功,但就是记动作快。我们排了一个舞蹈《受阅在明天》,参加各种表演评奖,我一个以相声小品特长的身份进演出队,最后在舞蹈上拿了奖。”

  潘斌龙在中央戏剧学院相声班学习的那段经历中,也有一个类似的“跨界”,去导演班蹭赵立新的课,“除了蹭课,导演系每个学生都要拍作品,我就去演。我听说赵老师跟别人表扬过我,他说只有潘斌龙在舞台上打的是最真实的,我记的那次是演一个农村戏,和女演员在炕上打。”再后来潘斌龙通过《爱笑会议室》被更多观众认识,成为大家口中的大潘。“人生阶段不同,对于喜剧表演会有不同的感觉。我进了‘爱笑’,比他们的岁数大,当时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我发现大家都特别‘飞’,想段子的时候,我刚冒出一个想法,那边已经说出来了。但我从这班小兄弟身上学到了很多。”

  也曾遇上“一泥到底”浑身出汗

  2016年,潘斌龙参加《欢乐喜剧人第二季》,与崔志佳组合凭借小品《老爸》夺得了第一期冠军,从而受到更多关注。“一路走来我的经历都比较顺畅,遇上很多人帮我。《欢乐喜剧人》的时候贾玲把她的编剧介绍给我,剧本出得特别快,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每天要熬夜到早晨,因为如果剧本和包袱我想不透,就不行。因为你要是想不顺的话,演起来就别扭。”这些年来潘斌龙接的每一部戏,不管是舞台还是影视剧,都会做足功课,“我会加一些我理解的好玩的东西,我坚信喜剧这种形式,可以做为一种手段放在任何一种艺术形式中,如果观众因为我抖的包袱笑了,就会一下子拉近和演员的关系。这么容易拉近关系的手段,一定会给作品加分。”在过往的舞台喜剧表演中,潘斌龙也遇上过“一泥到底”的情况,“就是一个包袱都没开。毕业前参加相声大赛,我就‘一泥到底’了。很尴尬,紧张到冒汗。当时也是没经验,但随着经验一点点累积起来,自己对包袱的判断也会不断提高,《欢乐喜剧人》那会儿,我和崔志佳一起开会讨论包袱,大家会有预判,什么包袱会响,什么包袱可能有含糊,既然含糊,那就想办法换。”

  小人物我这辈子都演不完

  “从小看春晚,那个舞台是我的梦想。”2008年,潘斌龙与老师冯巩一起在春晚舞台出演了小品《公交变奏曲》,这段经历在他的表演生涯中不可不提。潘斌龙对冯巩老师的另外一个称呼是“我们先生”,“我们先生每个春晚作品都会轧场,最多一次轧了60多场,不断让观众检验包袱会不会响。经过这么多次检验之后,包袱都会不错。他在排练的时候非常认真,要求特别高,不停做示范让我感受。有一次排练我刚一露头,他就说你赶紧把那个唐山话练练,吓得我赶紧逃走了。对于舞台表演他要求非常严格,但他生活中又非常亲切。”《公交变奏曲》中潘斌龙有三个角色,第一个演女孩,第二个演农民工,第三个演老太太,“有一次轧场的时候,演女孩那一段时候台词少说了一大段,我们先生不露声色地提示说,孩子你是不是该上公交了,我才反应过来,下来之后出了一身冷汗。但之后他该吃吃该喝喝,再也没提过这事,但下一场轧场的时候,他提示我,这块儿注意点,我心里觉得好舒服。”2017年,潘斌龙受到蔡明的邀请,再次登上春晚的舞台,与蔡明、潘长江合作表演了小品《老伴》。

  “每个演员都会想有超越自己或者挑战自己的想法,因为我长得太小人物了,演不来特别高大上的,可是小人物我这辈子都演不完。我也愿意挑战,如果有偶像剧导演找到我,我也敢演。”时光回到潘斌龙进入中戏上学的第一天,表演老师问他们表演是什么?“我说,就是要过角色的生活,体验他的人生,品味他的心酸喜悦,做演员挺累的,不容易。”

  北京晨报记者王琳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