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火车运力提升 企业统一订票 私家车多 春运公路包车冷清了
稿源: 现代金报   2019-01-14 07:14:10报料热线:81850000

  中国宁波网讯 “往年这个时候,一天接电话接到手软,这两年,企业包车的人越来越少了。”宁波长途运输汽车客运有限公司负责人忻建波最近直言,曾是“香饽饽”的企业包车,现在“门可罗雀”。

  企业包车遇冷,但火车票销售依旧如火如荼。节前的长途火车票早早售空,节后返程火车票,也更是紧俏。

  “江西鄱阳原来是最热门的一条线,不止班线车,长途包车也是最抢手的,今年却无人问津。”在宁波千里马客货运输有限公司,负责排车的工作人员颇为失望。对公路客运市场而言,春运早就不是“香饽饽”了。

  去年春运期间,公司在江西方向接了好几笔订单,尤其是江西鄱阳,加班车都加了四五个。今年,江西景德镇、鄱阳方向相继通了高铁,这几条线线路就无人问津了。

  今年春运包车,到现在单子只有寥寥几笔,主要是安徽方向。该公司负责人苦叹经营惨淡。“十年前,这几个方向的长途包车,50座以上的大巴车,单趟包车价格在1万元左右。现在,人工和油价涨了一倍多,这包车价却还是维持在原有水平,利润空间就小了。”

  宁波长途运输汽车客运有限公司现有32辆包车,前几年这个时候,包车早就订出去一半多了。但今年,订单不足十笔。忻建波认为,包车遇冷主要有两大因素,一个是受铁路冲击,随着高铁的开通,很多方向都能坐动车,包车的需求就减少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私家车增长速度太快,春节自驾回家的越来越多了。

  说起这个,忻建波深有体会。去年底,业务员主动和一些老客户联系,他们都说,今年不包车了,员工都组团自驾回家了。“十年前,企业多半是统一包车,这几年火车运力提升,车票预售期延长,企业早早就会采取统一订票的方式,帮员工买票。现在,坐火车回家的员工减少了,很多职工都有私家车,顺道都会带几个老乡,反倒不需要企业操心了。”

  买票需知

  节后返程票昨起开售,比节前更紧俏

  根据2019年春运铁路售票时间,昨日发售2月11日(正月初七)的火车票,今天则发售2月12日(正月初八)的火车票,春运返程火车票进入购票高峰。还没有买到节前票的小伙伴,赶紧选择其他出行方式。热门方向,今年春运新增的“候补购票”服务,让很多旅客很期待。从数据来看,兑现率达61.3%,有需求的不妨一试。现代金报通讯员应刘娜 首席记者薛曹盛

编辑: 杜寅

火车运力提升 企业统一订票 私家车多 春运公路包车冷清了

稿源: 现代金报 2019-01-14 07:14:10

  中国宁波网讯 “往年这个时候,一天接电话接到手软,这两年,企业包车的人越来越少了。”宁波长途运输汽车客运有限公司负责人忻建波最近直言,曾是“香饽饽”的企业包车,现在“门可罗雀”。

  企业包车遇冷,但火车票销售依旧如火如荼。节前的长途火车票早早售空,节后返程火车票,也更是紧俏。

  “江西鄱阳原来是最热门的一条线,不止班线车,长途包车也是最抢手的,今年却无人问津。”在宁波千里马客货运输有限公司,负责排车的工作人员颇为失望。对公路客运市场而言,春运早就不是“香饽饽”了。

  去年春运期间,公司在江西方向接了好几笔订单,尤其是江西鄱阳,加班车都加了四五个。今年,江西景德镇、鄱阳方向相继通了高铁,这几条线线路就无人问津了。

  今年春运包车,到现在单子只有寥寥几笔,主要是安徽方向。该公司负责人苦叹经营惨淡。“十年前,这几个方向的长途包车,50座以上的大巴车,单趟包车价格在1万元左右。现在,人工和油价涨了一倍多,这包车价却还是维持在原有水平,利润空间就小了。”

  宁波长途运输汽车客运有限公司现有32辆包车,前几年这个时候,包车早就订出去一半多了。但今年,订单不足十笔。忻建波认为,包车遇冷主要有两大因素,一个是受铁路冲击,随着高铁的开通,很多方向都能坐动车,包车的需求就减少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私家车增长速度太快,春节自驾回家的越来越多了。

  说起这个,忻建波深有体会。去年底,业务员主动和一些老客户联系,他们都说,今年不包车了,员工都组团自驾回家了。“十年前,企业多半是统一包车,这几年火车运力提升,车票预售期延长,企业早早就会采取统一订票的方式,帮员工买票。现在,坐火车回家的员工减少了,很多职工都有私家车,顺道都会带几个老乡,反倒不需要企业操心了。”

  买票需知

  节后返程票昨起开售,比节前更紧俏

  根据2019年春运铁路售票时间,昨日发售2月11日(正月初七)的火车票,今天则发售2月12日(正月初八)的火车票,春运返程火车票进入购票高峰。还没有买到节前票的小伙伴,赶紧选择其他出行方式。热门方向,今年春运新增的“候补购票”服务,让很多旅客很期待。从数据来看,兑现率达61.3%,有需求的不妨一试。现代金报通讯员应刘娜 首席记者薛曹盛

编辑: 杜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