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天一阁修书人:为古籍“续命”
稿源: 宁波日报   2019-02-12 07:49:23报料热线:81850000

  天一阁古籍修复团队。

  

  

  (天一阁博物馆供图)

  市民体验修复古籍的乐趣。

  

  

  (周建平摄)

  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展。

  

  

  (周建平摄)

  陈青乌莹君

  因藏书宏富驰誉海内的天一阁,有一项特殊的非遗技艺——它能“挽救”历经数百年岁月侵蚀、鼠啮虫蛀的珍贵典籍。这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古籍修复技艺”。己亥年春节期间,天一阁博物馆又迎来了如潮游客,正在举行的跨年大展“书·技·匠——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展”,从一部修复中的古籍《赤岸孝冯氏宗谱》说起,不仅展示了完整的古籍修复过程,更精心诠释了天一阁历代传承的、传统审美观念与现代科学技术有机融合的古籍修复技艺。

  天一阁收藏着30余万卷珍贵古籍,以明代登科录和地方志最为珍贵,家谱也是其中一大特色。随着岁月的流逝,环境条件的变迁,馆内有相当一部分珍贵的古籍面临危机,亟待修复保护。作为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天一阁有一群默默坚守的修书人,日复一日,他们与纸张、毛笔、糨糊、针锥、镊子、剪刀为伴,让那些无价的古籍再次焕发青春。

  “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较好地保存了明清以来苏浙一带尤其是宁波地区的古籍修复传统。”天一阁藏品修复部(纸质类科技保护中心)主任王金玉,是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项目传承人,她带领的天一阁古籍修复团队,自2012年至今,共完成书页修复5万页、古籍基础维护3054册、书画装裱374幅、碑帖传拓与修复11889张,古籍修复数量连续10年位居浙江省前列。

  “古籍修复工作就是与时间赛跑,尽力抢修古籍,延长古籍寿命。”自1978年进天一阁工作,王金玉已从事古籍书画等纸质文物修复40余年,她独立修复的数百本古籍中包括了《天圣令》《西都杂例》等珍藏刻本。

  王金玉说,修复破损的古籍,首先要进行纸张无损检测,鉴定纸质酸碱度、白度等参数,根据古籍破损情况确定修复方案、修复用纸,然后才是正式修复。

  古籍修复有几个原则:应保证古籍文献的安全,宜保留古籍文献的原状;修复材料与修复措施应具有可逆性和可再处理性;选择的修复材料(纸张、线、颜料等)应与修复本体材质相仿、颜色接近,使其在修复后达到“远观一致,近视可辨”的程度;修复行为应根据实际需要控制在最小限度,添加的修复材料尽量少,避免过度修复。

  拆书、洗书、补书、折页、喷水、剪页、压平、捶书……每道工序的细节关乎修复质量的优劣,修复一页纸有时要耗费几个小时,而修复一册古籍,需耗时一两个月甚至更久。“如果没有十足把握,我就不会动手。”王金玉的古籍修复成功率高达100%,她对自己的要求极为严苛,也以高标准要求团队。目前,天一阁古籍修复团队中,有10余人从事传统古籍修复,还有2人从事纸质类文物科技保护工作。团队中有2位为副研究馆员,80后占了大多数,还有90后成员。

  近年来,天一阁不断吸收历史学、材料学等科技养分,积累了一整套扎实的古籍修复技艺。比如,关于修复用纸的选择,需要根据待修复古籍书页的质地、纤维成分、厚度、色度、帘纹等,选配与修复本体相同或类似的纸张,选择补纸时宁薄勿厚、宁浅勿深。

  修复用纸的选配是古籍修复工作的基础,更是每个修复人员的基本功。由于手工纸生产历史悠久,分布地域广泛,种类繁多,生产水平不一,也没有相关标准规范可循,配纸工作只能凭工作人员的个人经验完成。为解决这一难题,天一阁古籍修复中心将馆藏277种手工纸规范分类、编码,标注名称、厚度、白度、纤维种类、抗张强度、耐折度、pH值等信息,建成天一阁博物馆手工纸纸库,使配纸工作有数可查、有据可依,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

  天一阁还多举措开展纸质类文物的科技保护,将科技保护成果通过项目推广的形式付诸实践,面向国内外提供纸质文物保护服务。目前,他们已完成鄞州区姜山镇新张俞村进士榜抢救性修复保护项目、贵州省文物保护中心古法造纸样品检测、效实中学童第周档案保护、天一阁馆藏《寰宇通志》善本古籍抢救修复保护等。

  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薪火相传,师徒相继,成绩斐然。2009年,天一阁获国家文物局颁发的“纸质类可移动文物修复资质”证书;2010年,天一阁成为文化部首批“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单位之一,承担国家珍贵古籍的修复任务;2015年,天一阁代表中国完成了《纸质文物保护与修复操作指南》(中国部分之一),即《古籍与文书修复导则》,经专家评审通过并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肯定和赞赏,成为古籍与文书修复工作的规范化操作文本;2016年,“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入选第五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王金玉获评该项目传承人。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古籍修复技艺,让古籍“活”起来,让文化遗产保护的理念深入人心,2015年6月13日,古老的藏书楼首次面向社会公众现场展示古籍修复技艺。一上午,有20余名游客参加了古籍修复技艺展示与体验活动,参与者中以本地市民居多,还有上海以及法国的游客。在古籍修复师的指导下,他们每人亲手修复了一张破损的书页,做纸捻、贴书签、装订,按传统工艺装帧一本古籍。

  此后,天一阁又推出“大美·古籍”系列文化惠民活动,让更多人感受到传统技艺的匠心之美;定期举办“我是小小修书匠”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进校园等活动,目前已经走进江东中心小学、孙文英小学、邱隘镇实验小学、宁波职业技术学院等,积极发挥博物馆的“第二课堂”功能。

  古籍保护事业任重而道远,古籍修复队伍建设迫在眉睫。2018年3月,天一阁博物馆承办了宁波首期古籍修复基础培训班,为全市20家古籍收藏单位的29名古籍修复学员进行了专门指导。

  王金玉说,春节过后,天一阁将启动《复庄今乐府选》修复工程。年前,来自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国家图书馆、浙江图书馆、复旦大学、上海图书馆的专家已论证和探讨了修复保护方案。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天一阁修书人:为古籍“续命”

稿源: 宁波日报 2019-02-12 07:49:23

  天一阁古籍修复团队。

  

  

  (天一阁博物馆供图)

  市民体验修复古籍的乐趣。

  

  

  (周建平摄)

  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展。

  

  

  (周建平摄)

  陈青乌莹君

  因藏书宏富驰誉海内的天一阁,有一项特殊的非遗技艺——它能“挽救”历经数百年岁月侵蚀、鼠啮虫蛀的珍贵典籍。这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古籍修复技艺”。己亥年春节期间,天一阁博物馆又迎来了如潮游客,正在举行的跨年大展“书·技·匠——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展”,从一部修复中的古籍《赤岸孝冯氏宗谱》说起,不仅展示了完整的古籍修复过程,更精心诠释了天一阁历代传承的、传统审美观念与现代科学技术有机融合的古籍修复技艺。

  天一阁收藏着30余万卷珍贵古籍,以明代登科录和地方志最为珍贵,家谱也是其中一大特色。随着岁月的流逝,环境条件的变迁,馆内有相当一部分珍贵的古籍面临危机,亟待修复保护。作为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天一阁有一群默默坚守的修书人,日复一日,他们与纸张、毛笔、糨糊、针锥、镊子、剪刀为伴,让那些无价的古籍再次焕发青春。

  “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较好地保存了明清以来苏浙一带尤其是宁波地区的古籍修复传统。”天一阁藏品修复部(纸质类科技保护中心)主任王金玉,是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项目传承人,她带领的天一阁古籍修复团队,自2012年至今,共完成书页修复5万页、古籍基础维护3054册、书画装裱374幅、碑帖传拓与修复11889张,古籍修复数量连续10年位居浙江省前列。

  “古籍修复工作就是与时间赛跑,尽力抢修古籍,延长古籍寿命。”自1978年进天一阁工作,王金玉已从事古籍书画等纸质文物修复40余年,她独立修复的数百本古籍中包括了《天圣令》《西都杂例》等珍藏刻本。

  王金玉说,修复破损的古籍,首先要进行纸张无损检测,鉴定纸质酸碱度、白度等参数,根据古籍破损情况确定修复方案、修复用纸,然后才是正式修复。

  古籍修复有几个原则:应保证古籍文献的安全,宜保留古籍文献的原状;修复材料与修复措施应具有可逆性和可再处理性;选择的修复材料(纸张、线、颜料等)应与修复本体材质相仿、颜色接近,使其在修复后达到“远观一致,近视可辨”的程度;修复行为应根据实际需要控制在最小限度,添加的修复材料尽量少,避免过度修复。

  拆书、洗书、补书、折页、喷水、剪页、压平、捶书……每道工序的细节关乎修复质量的优劣,修复一页纸有时要耗费几个小时,而修复一册古籍,需耗时一两个月甚至更久。“如果没有十足把握,我就不会动手。”王金玉的古籍修复成功率高达100%,她对自己的要求极为严苛,也以高标准要求团队。目前,天一阁古籍修复团队中,有10余人从事传统古籍修复,还有2人从事纸质类文物科技保护工作。团队中有2位为副研究馆员,80后占了大多数,还有90后成员。

  近年来,天一阁不断吸收历史学、材料学等科技养分,积累了一整套扎实的古籍修复技艺。比如,关于修复用纸的选择,需要根据待修复古籍书页的质地、纤维成分、厚度、色度、帘纹等,选配与修复本体相同或类似的纸张,选择补纸时宁薄勿厚、宁浅勿深。

  修复用纸的选配是古籍修复工作的基础,更是每个修复人员的基本功。由于手工纸生产历史悠久,分布地域广泛,种类繁多,生产水平不一,也没有相关标准规范可循,配纸工作只能凭工作人员的个人经验完成。为解决这一难题,天一阁古籍修复中心将馆藏277种手工纸规范分类、编码,标注名称、厚度、白度、纤维种类、抗张强度、耐折度、pH值等信息,建成天一阁博物馆手工纸纸库,使配纸工作有数可查、有据可依,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

  天一阁还多举措开展纸质类文物的科技保护,将科技保护成果通过项目推广的形式付诸实践,面向国内外提供纸质文物保护服务。目前,他们已完成鄞州区姜山镇新张俞村进士榜抢救性修复保护项目、贵州省文物保护中心古法造纸样品检测、效实中学童第周档案保护、天一阁馆藏《寰宇通志》善本古籍抢救修复保护等。

  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薪火相传,师徒相继,成绩斐然。2009年,天一阁获国家文物局颁发的“纸质类可移动文物修复资质”证书;2010年,天一阁成为文化部首批“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单位之一,承担国家珍贵古籍的修复任务;2015年,天一阁代表中国完成了《纸质文物保护与修复操作指南》(中国部分之一),即《古籍与文书修复导则》,经专家评审通过并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肯定和赞赏,成为古籍与文书修复工作的规范化操作文本;2016年,“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入选第五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王金玉获评该项目传承人。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古籍修复技艺,让古籍“活”起来,让文化遗产保护的理念深入人心,2015年6月13日,古老的藏书楼首次面向社会公众现场展示古籍修复技艺。一上午,有20余名游客参加了古籍修复技艺展示与体验活动,参与者中以本地市民居多,还有上海以及法国的游客。在古籍修复师的指导下,他们每人亲手修复了一张破损的书页,做纸捻、贴书签、装订,按传统工艺装帧一本古籍。

  此后,天一阁又推出“大美·古籍”系列文化惠民活动,让更多人感受到传统技艺的匠心之美;定期举办“我是小小修书匠”天一阁古籍修复技艺进校园等活动,目前已经走进江东中心小学、孙文英小学、邱隘镇实验小学、宁波职业技术学院等,积极发挥博物馆的“第二课堂”功能。

  古籍保护事业任重而道远,古籍修复队伍建设迫在眉睫。2018年3月,天一阁博物馆承办了宁波首期古籍修复基础培训班,为全市20家古籍收藏单位的29名古籍修复学员进行了专门指导。

  王金玉说,春节过后,天一阁将启动《复庄今乐府选》修复工程。年前,来自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国家图书馆、浙江图书馆、复旦大学、上海图书馆的专家已论证和探讨了修复保护方案。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