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版"虞姬"惊艳"长安"
稿源: 北京日报   2019-05-27 07:57:18报料热线:81850000

  本报记者牛春梅

  第十九届“相约北京”艺术节5月25日晚在长安大戏院闭幕。中国戏曲学院教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首度演绎《霸王别姬》,为这场艺术盛会勾勒了一个华彩的结尾。

  演出前,剧场前厅立着一块大大的鲜花牌,红玫瑰为底,白玫瑰拼字,写着“张火丁·圆梦”,这也的确是张火丁的圆梦之夜。从不爱多说话的她,提到排演《霸王别姬》时,总是重复这句“我从小就喜欢这出戏,但一直没有机会学,在酝酿了十年之后,最终能够在舞台上演出这出戏的那一天,就是我圆梦的日子。”

  演出开始前,长安大戏院的门前和大厅就挤满了戏迷。此次演出只有一场,长安大戏院七百多个座位开票就被抢光。张火丁的粉丝既有八九十岁的老人,也有中年人、青年人,甚至不乏十几岁的青少年。

  晚8时左右,垫场戏结束,从《霸王别姬》的演员表一个个打出,剧场也逐渐沸腾起来,叫好声一个接一个。演出中,张火丁一招一式都非常讲究,今年已75岁的“霸王”高牧坤也倾尽毕生所学,配合、托举着“虞姬”。在经典的基础上,张火丁又结合自身特点进行了一些改动,使虞姬有了京剧程派和张火丁个人的色彩。观众最期待的则是虞姬舞剑的部分,张火丁挑战了高难度的带剑袍舞剑,因为加了剑穗,剑的长度增加了许多,舞剑的难度更是增加了数倍。在彩排时,剑穗经常会挂在虞姬的服饰上,因此很多人都担心当晚的演出会出问题。看到张火丁的表演干净漂亮地结束,许多人悬着的心才落了地,为了叫好,许多戏迷更是几乎喊哑了嗓子。张火丁粉丝的热情固然不容忽视,但也有不少专业人士对于这场演出格外激动。95岁的北京人艺老艺术家郑榕,演出结束后坐着轮椅登台献花,对张火丁表示感谢,感谢她和高牧坤演绎了一出这么精彩的作品,“我一边看一边掉眼泪,京剧艺术不会死!”说着他又掉起了眼泪。

  散场后十多分钟,换掉湿透了的戏服,坐在化妆间的张火丁还在微微地喘息。“要是在十年前,我会表现得更好,如今体力跟不上了,(舞完剑)现在感觉还有点儿累。”她略带遗憾地说。不爱多说话的张火丁说累,那可就是真累了。

  次日的研讨会,张火丁也因为需要打点滴而未能到场。研讨会上,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表示,他在《霸王别姬》中看到张火丁的艺术又有了一个巨大的飞越,感受到了她在艺术创作中的思想力量,“很高兴看到火丁在戏里没有刻意地表现程派、表现行当、表现张火丁,而是遵循这出戏的经典要求、标准,全身心去刻画人物,这是非常可贵的!”

  据悉,本次演出结束后,张火丁还将对该剧进行修改,并将于今年底在上海和北京演出。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版"虞姬"惊艳"长安"

稿源: 北京日报 2019-05-27 07:57:18

  本报记者牛春梅

  第十九届“相约北京”艺术节5月25日晚在长安大戏院闭幕。中国戏曲学院教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首度演绎《霸王别姬》,为这场艺术盛会勾勒了一个华彩的结尾。

  演出前,剧场前厅立着一块大大的鲜花牌,红玫瑰为底,白玫瑰拼字,写着“张火丁·圆梦”,这也的确是张火丁的圆梦之夜。从不爱多说话的她,提到排演《霸王别姬》时,总是重复这句“我从小就喜欢这出戏,但一直没有机会学,在酝酿了十年之后,最终能够在舞台上演出这出戏的那一天,就是我圆梦的日子。”

  演出开始前,长安大戏院的门前和大厅就挤满了戏迷。此次演出只有一场,长安大戏院七百多个座位开票就被抢光。张火丁的粉丝既有八九十岁的老人,也有中年人、青年人,甚至不乏十几岁的青少年。

  晚8时左右,垫场戏结束,从《霸王别姬》的演员表一个个打出,剧场也逐渐沸腾起来,叫好声一个接一个。演出中,张火丁一招一式都非常讲究,今年已75岁的“霸王”高牧坤也倾尽毕生所学,配合、托举着“虞姬”。在经典的基础上,张火丁又结合自身特点进行了一些改动,使虞姬有了京剧程派和张火丁个人的色彩。观众最期待的则是虞姬舞剑的部分,张火丁挑战了高难度的带剑袍舞剑,因为加了剑穗,剑的长度增加了许多,舞剑的难度更是增加了数倍。在彩排时,剑穗经常会挂在虞姬的服饰上,因此很多人都担心当晚的演出会出问题。看到张火丁的表演干净漂亮地结束,许多人悬着的心才落了地,为了叫好,许多戏迷更是几乎喊哑了嗓子。张火丁粉丝的热情固然不容忽视,但也有不少专业人士对于这场演出格外激动。95岁的北京人艺老艺术家郑榕,演出结束后坐着轮椅登台献花,对张火丁表示感谢,感谢她和高牧坤演绎了一出这么精彩的作品,“我一边看一边掉眼泪,京剧艺术不会死!”说着他又掉起了眼泪。

  散场后十多分钟,换掉湿透了的戏服,坐在化妆间的张火丁还在微微地喘息。“要是在十年前,我会表现得更好,如今体力跟不上了,(舞完剑)现在感觉还有点儿累。”她略带遗憾地说。不爱多说话的张火丁说累,那可就是真累了。

  次日的研讨会,张火丁也因为需要打点滴而未能到场。研讨会上,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表示,他在《霸王别姬》中看到张火丁的艺术又有了一个巨大的飞越,感受到了她在艺术创作中的思想力量,“很高兴看到火丁在戏里没有刻意地表现程派、表现行当、表现张火丁,而是遵循这出戏的经典要求、标准,全身心去刻画人物,这是非常可贵的!”

  据悉,本次演出结束后,张火丁还将对该剧进行修改,并将于今年底在上海和北京演出。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