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立陶宛戏剧大师关注网络时代的《伪君子》
稿源: 广州日报   2019-07-10 07:19:58报料热线:81850000

  科尔苏诺夫,1993年毕业于立陶宛音乐戏剧学院导演专业,1999年成立OKT剧团(2004年被命名为维尔纽斯城市剧院)。2002年,科尔苏诺夫获得“立陶宛国家文化和艺术奖”、2006年获得“欧洲新戏剧真实奖”。

  7月11~12日,广州大剧院将迎来立陶宛戏剧大师、导演奥斯卡·科尔苏诺夫的最新剧目——莫里哀讽刺喜剧《伪君子》。前晚,在广州大剧院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科尔苏诺夫表示:“我们永远在关注当下,我总是希望从传统经典中找到和现代生活的连接点。”这些年多次来中国,他说:“中国戏剧的发展速度超过了欧洲,中国的戏剧观众在不断成长。”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素芹

  “用现代的手法执导传统经典,永远关注当下”

  看过科尔苏诺夫作品的观众一定会对其“极简主义”的舞台呈现和忠实于文本的表演形式印象深刻。作为立陶宛实验戏剧前卫的探索者,科尔苏诺夫擅长将经典赋予当代的解读。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科尔苏诺夫表示,“在这版《伪君子》中,伪君子在网络中进行了伪善的包装。”

  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到契诃夫的《海鸥》再到莫里哀的《伪君子》,科尔苏诺夫在选择经典文本进行当代性解读时,通常会选择与当代生活很贴近的经典来进行再创作,“比如现实生活中就有很多答尔丢夫这样的伪君子,而危机来临时会有哈姆雷特这样的人。”

  科尔苏诺夫不仅指导传统戏剧,也执导现代戏剧,“我有一个公式——用现代的手法执导传统剧,用传统的手法执导现代剧。解构传统没有太大的意义,发掘传统经典中有多少能反映我们现在的生活,这才是有意义的。在传统经典中,我们可以用更广阔的视野来关照我们现在的生活。”

  “排演中加入了街头剧的元素,引发人们去思考”

  在科尔苏诺夫看来,排莎士比亚的作品比排莫里哀的作品要容易一些,“莫里哀的戏剧中,演员要想剧中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他为什么要这样说、这样做,演员演的不是某种性格的某个人,而是人类的某个行为、某种病态。他要理解这一点,才能顺畅地去表演、去表现这种整体性的东西。”

  科尔苏诺夫不是第一次执导莫里哀的剧,也不是第一次执导《伪君子》。“我对原作都进行了文本上的保留。现在很流行改写剧本,但我并没有这样做。莫里哀的作品是古典主义戏剧,古典主义是欧洲戏剧的基础。但莫里哀本人对街头戏剧也很感兴趣,所以他的《伪君子》也融入了很多这类元素。我也对街头剧很感兴趣,所以在排演中加入了很多这类东西,让人们去思考。”

  这版《伪君子》中,即时影像、现场演奏、中国元素、观众互动都让人印象深刻,在科尔苏诺夫看来,这都是对经典文本进行当代解读的必要手段。

  《伪君子》上周在北京已经上演,北京的观众反响热烈,“我们和观众进行了直接的交流,观众的反响甚至比在欧洲的反响更好,很多梗他们都能领略。”

  科尔苏诺夫2008年第一次来中国,在北京排演《罗密欧与朱丽叶》,之后多次来中国,“中国戏剧发展的速度也超过了欧洲。中国的剧院非常棒,中国的戏剧观众在不断成长。很高兴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很多懂戏剧的观众”。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立陶宛戏剧大师关注网络时代的《伪君子》

稿源: 广州日报 2019-07-10 07:19:58

  科尔苏诺夫,1993年毕业于立陶宛音乐戏剧学院导演专业,1999年成立OKT剧团(2004年被命名为维尔纽斯城市剧院)。2002年,科尔苏诺夫获得“立陶宛国家文化和艺术奖”、2006年获得“欧洲新戏剧真实奖”。

  7月11~12日,广州大剧院将迎来立陶宛戏剧大师、导演奥斯卡·科尔苏诺夫的最新剧目——莫里哀讽刺喜剧《伪君子》。前晚,在广州大剧院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科尔苏诺夫表示:“我们永远在关注当下,我总是希望从传统经典中找到和现代生活的连接点。”这些年多次来中国,他说:“中国戏剧的发展速度超过了欧洲,中国的戏剧观众在不断成长。”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素芹

  “用现代的手法执导传统经典,永远关注当下”

  看过科尔苏诺夫作品的观众一定会对其“极简主义”的舞台呈现和忠实于文本的表演形式印象深刻。作为立陶宛实验戏剧前卫的探索者,科尔苏诺夫擅长将经典赋予当代的解读。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科尔苏诺夫表示,“在这版《伪君子》中,伪君子在网络中进行了伪善的包装。”

  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到契诃夫的《海鸥》再到莫里哀的《伪君子》,科尔苏诺夫在选择经典文本进行当代性解读时,通常会选择与当代生活很贴近的经典来进行再创作,“比如现实生活中就有很多答尔丢夫这样的伪君子,而危机来临时会有哈姆雷特这样的人。”

  科尔苏诺夫不仅指导传统戏剧,也执导现代戏剧,“我有一个公式——用现代的手法执导传统剧,用传统的手法执导现代剧。解构传统没有太大的意义,发掘传统经典中有多少能反映我们现在的生活,这才是有意义的。在传统经典中,我们可以用更广阔的视野来关照我们现在的生活。”

  “排演中加入了街头剧的元素,引发人们去思考”

  在科尔苏诺夫看来,排莎士比亚的作品比排莫里哀的作品要容易一些,“莫里哀的戏剧中,演员要想剧中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他为什么要这样说、这样做,演员演的不是某种性格的某个人,而是人类的某个行为、某种病态。他要理解这一点,才能顺畅地去表演、去表现这种整体性的东西。”

  科尔苏诺夫不是第一次执导莫里哀的剧,也不是第一次执导《伪君子》。“我对原作都进行了文本上的保留。现在很流行改写剧本,但我并没有这样做。莫里哀的作品是古典主义戏剧,古典主义是欧洲戏剧的基础。但莫里哀本人对街头戏剧也很感兴趣,所以他的《伪君子》也融入了很多这类元素。我也对街头剧很感兴趣,所以在排演中加入了很多这类东西,让人们去思考。”

  这版《伪君子》中,即时影像、现场演奏、中国元素、观众互动都让人印象深刻,在科尔苏诺夫看来,这都是对经典文本进行当代解读的必要手段。

  《伪君子》上周在北京已经上演,北京的观众反响热烈,“我们和观众进行了直接的交流,观众的反响甚至比在欧洲的反响更好,很多梗他们都能领略。”

  科尔苏诺夫2008年第一次来中国,在北京排演《罗密欧与朱丽叶》,之后多次来中国,“中国戏剧发展的速度也超过了欧洲。中国的剧院非常棒,中国的戏剧观众在不断成长。很高兴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很多懂戏剧的观众”。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