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今天,能回家吃饭了吗?”这通电话让人泪目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9-08-13 07:26:00报料热线:81850000

  33岁的徐科是鄞州云龙镇前徐村村主任,一当就是6年,是当时鄞州区最年轻的村主任。“风王”肆虐时,他连续三天两夜住在村委会,而他的家离村委会不过300米。村民打趣,他是现代版的“大禹”。

  这几天,他每天的通话记录都在50余个。8月11日一天就处理了56个移动电话,这还不包括办公室座机和微信电话。每一通电话背后,都是沉甸甸的责任。小区的垃圾桶满了需要清运,村里的农家乐需要抽水,居民家里的房顶漏水……在村民眼里,有难事找他就能解决。□现代金报记者薛曹盛通讯员鲍丹萍文/摄

  徐科(右)陪同保险人员实地勘测水位监测桩

  人物特写

  积水没过了雨鞋,他蹚水半小时去查看

  ●8月11日7:02

  “村主任,我们农庄进水了,要用水泵抽水,村里什么时候通电?”

  这是当天徐科接到的第一通电话,前徐村水蓝郡农庄负责人王艳君在电话那头满是焦急。农庄的积水深度足有二三十厘米,急需排水。

  “我们先排查一下,尽快送电,别着急!”电话里,徐科宽慰了几句。

  ●8月11日7:32

  “怎么办?小区的垃圾堆满了,现在还没来清运,阿科,快给我们想想办法。”打来电话的是前徐小区热心村民许德明。在村里,很多年长的都会叫他“阿科”。

  “别急,我马上过来!”当时,徐科正在前徐菜市场,积水太深,他打算开车过去一趟。走近一看,他发现车牌不翼而飞。这几天忙着抢险救灾,每天全村巡查好几遍,车牌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积水深度没过了雨鞋,他就蹚水走了半个多小时。许德明是个急性子,半小时里接连打了4个电话。

  许德明等在门口,见徐科蹚水走来,裤腿都湿了,有些不好意思。“还以为你开车呢,辛苦了!”

  现场查看后,徐科马上联系清运垃圾的保洁员,临时增加小区的垃圾桶数量。

  徐科家里的积水很深

  半数以上村民有他电话什么事找“阿科”就能搞定

  ●8月11日8:08

  一个没有名字的号码,是前徐小区305室的居民打来的。

  原来,该小区405室的居民没有关好门窗,一夜风雨,家里积水,305的天花板跟着遭殃,滴滴答答下起小雨,但405室的主人联系不上,居民只好求助徐科。在村民眼里,他是“全能村主任”,什么事找他就能搞定。

  “我马上联系,你们自己先处理。”徐科联系上405户的徐先生,原来这几天他们住在云龙镇,并没有回家。“赶紧回家看看,你们家漏水了,305户都遭殃了……”

  虽是件小事,却解了居民的燃眉之急。

  ●8月11日8:32

  “村主任,我们家西面的墙被台风吹倒了,保险公司什么时候来查勘现场?”

  其实,前一天,徐科在村里巡查时,就去过村民徐丹的家。“她家比较低洼,当时我帮她把大件的家电、家具都搬出来了。”

  他联系好保险公司,再给对方回复。8:44,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已到达现场查勘。

  ●8月11日9:06

  云龙法云寺住持释永逸打来电话。还没等他开口,徐科着急询问寺院的受灾情况。“寺院还好吗?水有没有退?师父安置得还好吗?需要我们帮忙转移吗?”

  台风期间,法云寺一层全部进水,他们准备进行灾后消毒,但没有“消杀用品”。

  挂断电话,徐科赶紧联系云龙卫生院,让他们派工作人员将“消杀用品”送到村委会。他再把情况反馈给住持,让他派人去村委会领取“消杀用品”,一来一回就打了三个电话。

  ●8月11日11:55

  前徐村村民代表小组长史兆华向他汇报最新情况:保险公司查勘完毕。

  徐科的通话记录里,满满都是工作。很多电话并没有存名字,但徐科能一一报出名字。

  “在我们村里,我的电话根本不是秘密,一大半的村民都有我的电话。”

  徐科说,平时村民来办事,他都会给他们留号码。“有事情,直接打我电话。”这句话成了他的口头禅。

  上水碶村村民正在晾晒泡水的被褥和衣物

  人物特写

  ●8月11日17:07

  家里有积水,父亲打电话来求助

  他说“走不开,找邻居帮个忙”

  这个通话时长仅11秒的电话是母亲打来的:“今天晚上来吃饭吗?”

  “我忙完就过来。”这是徐科9日一早离开家后,第一次回家吃饭。三天两夜,他一直在全村巡查,晚上就睡在村委会,报纸一铺,和衣躺下。村里人都知道,他的家离村委会不过300米,但从9日值班防台开始,他就坚守在一线。

  一起奋战的前徐村党支部书记陈立峰打趣,古时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他们的村主任是防台抢险“三过家门而不入”。

  说起家人,徐科满是愧疚。“一忙起来,家里根本顾不上,他们习惯了。”

  10日7:00左右,父亲给他打电话,“家里进水了,能不能回家一趟,搬洗衣机?”

  “爸,我现在很忙,走不开,你找邻居帮个忙。”老父亲二话没说,挂断了电话,心里挺不是滋味。

  现在回想起来,他甚至没顾得上询问家里的积水情况。“那时候脑子里只有台风,什么事都顾不上了。”

  10日上午在全村巡查时,他路过家里。两岁多的女儿在二楼看到他,兴奋地喊着“爸爸……”而他穿堂而过,直接去了另一户村民家。

  ●8月11日20:02

  徐科怀抱小姑娘,帮助村民外出。

  每隔两小时全村巡查一遍

  他惦记着工作,家人惦记着他

  当天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徐科打给母亲的。

  “头晕,好些了吗?”“吃过药,睡下了!”简单的对白,充满温情。

  这几年,母亲患重病,身体一直不太好。那天他回家吃晚饭,妻子说起母亲这几天一直头痛。其实是儿子在外面抗台,她吃不好睡不好。

  前徐村是农业大村,地势较低。台风期间,徐科和其他村干部几乎每隔2小时就要全村巡查,挨家挨户排查隐患点,走一趟就要一个多小时。

  一忙起来,徐科满脑子只有工作,惦记他的却是家人。

  10日凌晨,风雨最大的时候,妻子打来电话,让他注意安全。

  他说得好好的,巡查回来,给她发信息。但那一天,他顶风冒雨巡查,回到办公室已经三四点,倒头就睡。第二天,打电话来问候的还是妻子。

  “80后”的村主任不好当,当村主任6年,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是一个全年无休的岗位,但他从未后悔这份选择。

  他的手机里,始终存着当年写的自荐表,上面有这样一句话:村民的信任,是沉甸甸的责任。作为村主任,要对得起这份信任,更要担当起这份责任!

  灾后重建

  洞桥镇灾后重建

  村民抓紧时间抢种瓜苗

  随着“利奇马”的远去,在积水中浸泡了48个小时的海曙洞桥镇上水碶村一片忙碌,晾晒被褥衣物,冲洗道路,清运垃圾……作为洞桥镇受灾最严重的村庄之一,这里的村民正从被洪水围困的惊慌失措中恢复平静,用双手重新拾起生活的美好。□记者郑凯侠边城雨文/摄

  睡梦中河水没过床沿老夫妻俩把椅子搬到床上坐了一夜

  8月12日上午10点,距离台风登陆已经过去了两天,但上水碶村旁的河道水位依旧很高,部分村道上还有十几厘米深的积水,村里随处可见被洪水冲来的各种垃圾。

  “8月9日一整天都是大风大雨,晚上我和老伴看完电视,11点左右就睡觉了。”今年63岁的上水碶村村民沈如军经历了多次台风,抗台经验丰富,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工作,把冰箱抬到桌子上,衣柜垫高。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次洪水来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凶猛。

  8月9日晚上12点多,沈如军感觉后背湿漉漉的,他下意识用手一摸床沿,瞬间惊醒。“不好,发大水了!”

  沈如军迅速去开灯,发现已经停电。无奈之下,他摸着黑,趟着齐腰深的积水,找了两根蜡烛点上,然后迅速打开家门准备自救,但是村子已经变成了“泽国”。

  “一打开门看到的是一片‘汪洋大海’,我们家地势还算高的,积水都有80多厘米高,那外面的积水肯定有1米多了,大半夜也不敢乱走,我就拿了两把椅子放在床上,我们夫妻两人就坐了一夜。”台风登陆的夜晚,沈如军夫妇俩就这样一直坐到了天亮,微弱的烛光是他们唯一的温暖。

  拉着橡皮艇转移群众村干部顾不上生病的女儿

  上水碶村村民盛纪棠告诉记者,这次台风带来的降水远超他的想象,他家进的水有130厘米,屋子里的家具都漂了起来。正当盛纪棠处于最危险的时候,村干部和民兵拉着橡皮艇来了,把他和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感谢村里的干部党员,是他们把我从这么深的积水中救出来,谢谢他们。”言语之间,盛纪棠充满了谢意。

  “村里发大水期间,我们全村党员干部都冲在一线,好几天没合眼。我两天就吃了一罐八宝粥,我们村支部书记杨战伟也已经累倒了,现在重点工作就是灾后重建。”上水碶村村主任舒开锋的嗓子已经沙哑,因为忙着防台抗灾,他顾不上家中生病的女儿。然而在采访中,他说的更多的是对村民的愧疚。“我做得还不够多不够好,没有做好这次防台救灾的工作。”

  积水退后积极自救

  村民抓紧时间抢种瓜苗

  从8月11日下午开始,上水碶村的积水逐渐退了。8月12日上午,村里积水基本退去,仅剩下几个低洼地还有少量积水,村民们也正忙着灾后自救,重建家园。

  “我家里沙发、电冰箱、茶几等家具家电都泡水了,我拿出来晒晒,能用就继续用下。”上水碶村村民李苏芬家中一楼全部进水,就连搬到桌子上的家电也没能幸免。在积水退后的第一天,村民代表组长李苏芬就组织村民,与村干部党员一起,清洗村道淤泥,清扫公共区域的各类垃圾。

  “水灾已经发生了,现在可以做的就是积极面对,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李苏芬的积极乐观,也带动了全村的受灾村民。

  而在洞桥镇前王村,因为周边河道水位较高,村子里的积水至今还没完全退去。全村的经济作物近千亩的“八戒”西瓜、葡萄在这次大水中“全军覆没”,果农损失惨重。从8月11日开始,有些农田的水退去之后,村民们就抓紧时间开始了第二轮的瓜苗儿抢种,希望能挽回一些损失。

  守望相助

  近40棵树被吹倒居民自发“护绿”

  鄞州区潘火街道紫郡小区开展灾后自救。

  紫郡小区入住有十来年了,绿化特别好,各种树木很多,这次超强台风刮倒了近40棵树。8月11日,小区物业公司人手太少修复不及,居民们见此情况自发组织“护绿”志愿队进行救树,没想到,此举吸引了更多的居民加入,爱心涌动整个小区。

  台风登陆当天,紫郡小区有近40棵树被台风吹倒,很多树木被连根拔起,若不尽快扶正、种好,在烈日曝晒下很容易死掉。然而,物业公司因为人手太少,一上午只抢救了3棵树。

  居民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陈贞芬、徐建中、滑冰、陈敏芬等居民于是在社区微信群里发出消息:台风使小区树木倒伏严重,若不及时抢救,经烈日曝晒恐无法成活!为此,我们组成“护绿”志愿队,进行自救。

  消息一下子吸引了许多居民报名。下午1点多,二三十人被集中起来,他们自带工具来到绿化带、草坪里救树。

  因为正值午后,天气很闷热,抢救树木的居民们热得浑身是汗。有些树木枝叶太大,扶不起来,木工专业的居民拿着锯子将过大的枝叶锯掉;物业师傅爬上倾斜的树,将绳子系好,以便牵拉扶正。

  居民们自发组成的“护绿”志愿队,赢得居民们的纷纷点赞。很多居民为现场的救树队伍送来了矿泉水、冷饮等。一名年轻的女士从小店里买来整箱矿泉水,请工作的居民们喝。还有一名女士,买来棒冰,拎着袋子发放。

  经过一下午的自救,小区里倒伏的树木被重新种回,居民们还对现场的废枝杂草进行了清扫。原本乱糟糟的小区又恢复了洁美的面貌。(现代金报记者陈善君文/摄)

  耄耋老人山上晕倒幸好遇上消杀防控医生

  前两天“利奇马”大肆摧残,慈溪匡堰镇山上的树许多都被吹倒了。8月12日一大早,80岁的方永煊老人就去了山上,为自家的杨梅树修剪断枝残叶,除草松土。

  临近中午,空气相当闷热。方老伯感觉一阵头晕眼花,赶紧席地坐下休息。方老伯本想着歇一会儿就能好转,没想到症状越来越厉害,最后倒在了草丛里。幸好,一名经过的村民发现了昏倒在地的老人,赶紧打电话报告了村干部。村干部马上通知村卫生室茹仲明医生,两人骑着电动自行车,急急忙忙赶去救治老人。

  另一边,匡堰镇卫生院的医生们在院长黄冲波的带领下,要对岗墩村自来水厂在台风过后的消杀防疫工作进行检查指导,半路上正好遇到了村支书和茹医生。

  了解情况后,黄院长让卫生院的医生们兵分两路,一路去进行原有工作,另外一路指派吴金华主任医师与茹医生、村支书一道去抢救昏迷的老人。

  三人赶到现场后,发现老人正躺在草丛里,面色苍白、满头大汗。于是两名医生马上对老人进行了紧急检查,发现老人神志有点迷糊,视物也不清楚,血压很低且心律不齐。医生们立即把老人转运到村卫生室,马上予以吸氧、输液等对症处理。

  十来分钟后,老人的神志逐渐清醒。不久,方老伯的子女们接到村干部的电话,也赶到了卫生室。原来,方老伯有高血压、高脂血症病史,极有可能因此引发了昏厥。

  “幸亏有你们,否则的话,要出大事情了!”方老伯的子女对村干部和两名医生连声道谢。

  由于村卫生室条件有限,为让老人得到进一步诊治,吴金华医生建议转到上级医院就医。四十多分钟后,120赶到,老人被送往市里的大医院。(现代金报记者陶倪通讯员吴金华)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今天,能回家吃饭了吗?”这通电话让人泪目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9-08-13 07:26:00

  33岁的徐科是鄞州云龙镇前徐村村主任,一当就是6年,是当时鄞州区最年轻的村主任。“风王”肆虐时,他连续三天两夜住在村委会,而他的家离村委会不过300米。村民打趣,他是现代版的“大禹”。

  这几天,他每天的通话记录都在50余个。8月11日一天就处理了56个移动电话,这还不包括办公室座机和微信电话。每一通电话背后,都是沉甸甸的责任。小区的垃圾桶满了需要清运,村里的农家乐需要抽水,居民家里的房顶漏水……在村民眼里,有难事找他就能解决。□现代金报记者薛曹盛通讯员鲍丹萍文/摄

  徐科(右)陪同保险人员实地勘测水位监测桩

  人物特写

  积水没过了雨鞋,他蹚水半小时去查看

  ●8月11日7:02

  “村主任,我们农庄进水了,要用水泵抽水,村里什么时候通电?”

  这是当天徐科接到的第一通电话,前徐村水蓝郡农庄负责人王艳君在电话那头满是焦急。农庄的积水深度足有二三十厘米,急需排水。

  “我们先排查一下,尽快送电,别着急!”电话里,徐科宽慰了几句。

  ●8月11日7:32

  “怎么办?小区的垃圾堆满了,现在还没来清运,阿科,快给我们想想办法。”打来电话的是前徐小区热心村民许德明。在村里,很多年长的都会叫他“阿科”。

  “别急,我马上过来!”当时,徐科正在前徐菜市场,积水太深,他打算开车过去一趟。走近一看,他发现车牌不翼而飞。这几天忙着抢险救灾,每天全村巡查好几遍,车牌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积水深度没过了雨鞋,他就蹚水走了半个多小时。许德明是个急性子,半小时里接连打了4个电话。

  许德明等在门口,见徐科蹚水走来,裤腿都湿了,有些不好意思。“还以为你开车呢,辛苦了!”

  现场查看后,徐科马上联系清运垃圾的保洁员,临时增加小区的垃圾桶数量。

  徐科家里的积水很深

  半数以上村民有他电话什么事找“阿科”就能搞定

  ●8月11日8:08

  一个没有名字的号码,是前徐小区305室的居民打来的。

  原来,该小区405室的居民没有关好门窗,一夜风雨,家里积水,305的天花板跟着遭殃,滴滴答答下起小雨,但405室的主人联系不上,居民只好求助徐科。在村民眼里,他是“全能村主任”,什么事找他就能搞定。

  “我马上联系,你们自己先处理。”徐科联系上405户的徐先生,原来这几天他们住在云龙镇,并没有回家。“赶紧回家看看,你们家漏水了,305户都遭殃了……”

  虽是件小事,却解了居民的燃眉之急。

  ●8月11日8:32

  “村主任,我们家西面的墙被台风吹倒了,保险公司什么时候来查勘现场?”

  其实,前一天,徐科在村里巡查时,就去过村民徐丹的家。“她家比较低洼,当时我帮她把大件的家电、家具都搬出来了。”

  他联系好保险公司,再给对方回复。8:44,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已到达现场查勘。

  ●8月11日9:06

  云龙法云寺住持释永逸打来电话。还没等他开口,徐科着急询问寺院的受灾情况。“寺院还好吗?水有没有退?师父安置得还好吗?需要我们帮忙转移吗?”

  台风期间,法云寺一层全部进水,他们准备进行灾后消毒,但没有“消杀用品”。

  挂断电话,徐科赶紧联系云龙卫生院,让他们派工作人员将“消杀用品”送到村委会。他再把情况反馈给住持,让他派人去村委会领取“消杀用品”,一来一回就打了三个电话。

  ●8月11日11:55

  前徐村村民代表小组长史兆华向他汇报最新情况:保险公司查勘完毕。

  徐科的通话记录里,满满都是工作。很多电话并没有存名字,但徐科能一一报出名字。

  “在我们村里,我的电话根本不是秘密,一大半的村民都有我的电话。”

  徐科说,平时村民来办事,他都会给他们留号码。“有事情,直接打我电话。”这句话成了他的口头禅。

  上水碶村村民正在晾晒泡水的被褥和衣物

  人物特写

  ●8月11日17:07

  家里有积水,父亲打电话来求助

  他说“走不开,找邻居帮个忙”

  这个通话时长仅11秒的电话是母亲打来的:“今天晚上来吃饭吗?”

  “我忙完就过来。”这是徐科9日一早离开家后,第一次回家吃饭。三天两夜,他一直在全村巡查,晚上就睡在村委会,报纸一铺,和衣躺下。村里人都知道,他的家离村委会不过300米,但从9日值班防台开始,他就坚守在一线。

  一起奋战的前徐村党支部书记陈立峰打趣,古时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他们的村主任是防台抢险“三过家门而不入”。

  说起家人,徐科满是愧疚。“一忙起来,家里根本顾不上,他们习惯了。”

  10日7:00左右,父亲给他打电话,“家里进水了,能不能回家一趟,搬洗衣机?”

  “爸,我现在很忙,走不开,你找邻居帮个忙。”老父亲二话没说,挂断了电话,心里挺不是滋味。

  现在回想起来,他甚至没顾得上询问家里的积水情况。“那时候脑子里只有台风,什么事都顾不上了。”

  10日上午在全村巡查时,他路过家里。两岁多的女儿在二楼看到他,兴奋地喊着“爸爸……”而他穿堂而过,直接去了另一户村民家。

  ●8月11日20:02

  徐科怀抱小姑娘,帮助村民外出。

  每隔两小时全村巡查一遍

  他惦记着工作,家人惦记着他

  当天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徐科打给母亲的。

  “头晕,好些了吗?”“吃过药,睡下了!”简单的对白,充满温情。

  这几年,母亲患重病,身体一直不太好。那天他回家吃晚饭,妻子说起母亲这几天一直头痛。其实是儿子在外面抗台,她吃不好睡不好。

  前徐村是农业大村,地势较低。台风期间,徐科和其他村干部几乎每隔2小时就要全村巡查,挨家挨户排查隐患点,走一趟就要一个多小时。

  一忙起来,徐科满脑子只有工作,惦记他的却是家人。

  10日凌晨,风雨最大的时候,妻子打来电话,让他注意安全。

  他说得好好的,巡查回来,给她发信息。但那一天,他顶风冒雨巡查,回到办公室已经三四点,倒头就睡。第二天,打电话来问候的还是妻子。

  “80后”的村主任不好当,当村主任6年,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是一个全年无休的岗位,但他从未后悔这份选择。

  他的手机里,始终存着当年写的自荐表,上面有这样一句话:村民的信任,是沉甸甸的责任。作为村主任,要对得起这份信任,更要担当起这份责任!

  灾后重建

  洞桥镇灾后重建

  村民抓紧时间抢种瓜苗

  随着“利奇马”的远去,在积水中浸泡了48个小时的海曙洞桥镇上水碶村一片忙碌,晾晒被褥衣物,冲洗道路,清运垃圾……作为洞桥镇受灾最严重的村庄之一,这里的村民正从被洪水围困的惊慌失措中恢复平静,用双手重新拾起生活的美好。□记者郑凯侠边城雨文/摄

  睡梦中河水没过床沿老夫妻俩把椅子搬到床上坐了一夜

  8月12日上午10点,距离台风登陆已经过去了两天,但上水碶村旁的河道水位依旧很高,部分村道上还有十几厘米深的积水,村里随处可见被洪水冲来的各种垃圾。

  “8月9日一整天都是大风大雨,晚上我和老伴看完电视,11点左右就睡觉了。”今年63岁的上水碶村村民沈如军经历了多次台风,抗台经验丰富,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工作,把冰箱抬到桌子上,衣柜垫高。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次洪水来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凶猛。

  8月9日晚上12点多,沈如军感觉后背湿漉漉的,他下意识用手一摸床沿,瞬间惊醒。“不好,发大水了!”

  沈如军迅速去开灯,发现已经停电。无奈之下,他摸着黑,趟着齐腰深的积水,找了两根蜡烛点上,然后迅速打开家门准备自救,但是村子已经变成了“泽国”。

  “一打开门看到的是一片‘汪洋大海’,我们家地势还算高的,积水都有80多厘米高,那外面的积水肯定有1米多了,大半夜也不敢乱走,我就拿了两把椅子放在床上,我们夫妻两人就坐了一夜。”台风登陆的夜晚,沈如军夫妇俩就这样一直坐到了天亮,微弱的烛光是他们唯一的温暖。

  拉着橡皮艇转移群众村干部顾不上生病的女儿

  上水碶村村民盛纪棠告诉记者,这次台风带来的降水远超他的想象,他家进的水有130厘米,屋子里的家具都漂了起来。正当盛纪棠处于最危险的时候,村干部和民兵拉着橡皮艇来了,把他和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感谢村里的干部党员,是他们把我从这么深的积水中救出来,谢谢他们。”言语之间,盛纪棠充满了谢意。

  “村里发大水期间,我们全村党员干部都冲在一线,好几天没合眼。我两天就吃了一罐八宝粥,我们村支部书记杨战伟也已经累倒了,现在重点工作就是灾后重建。”上水碶村村主任舒开锋的嗓子已经沙哑,因为忙着防台抗灾,他顾不上家中生病的女儿。然而在采访中,他说的更多的是对村民的愧疚。“我做得还不够多不够好,没有做好这次防台救灾的工作。”

  积水退后积极自救

  村民抓紧时间抢种瓜苗

  从8月11日下午开始,上水碶村的积水逐渐退了。8月12日上午,村里积水基本退去,仅剩下几个低洼地还有少量积水,村民们也正忙着灾后自救,重建家园。

  “我家里沙发、电冰箱、茶几等家具家电都泡水了,我拿出来晒晒,能用就继续用下。”上水碶村村民李苏芬家中一楼全部进水,就连搬到桌子上的家电也没能幸免。在积水退后的第一天,村民代表组长李苏芬就组织村民,与村干部党员一起,清洗村道淤泥,清扫公共区域的各类垃圾。

  “水灾已经发生了,现在可以做的就是积极面对,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李苏芬的积极乐观,也带动了全村的受灾村民。

  而在洞桥镇前王村,因为周边河道水位较高,村子里的积水至今还没完全退去。全村的经济作物近千亩的“八戒”西瓜、葡萄在这次大水中“全军覆没”,果农损失惨重。从8月11日开始,有些农田的水退去之后,村民们就抓紧时间开始了第二轮的瓜苗儿抢种,希望能挽回一些损失。

  守望相助

  近40棵树被吹倒居民自发“护绿”

  鄞州区潘火街道紫郡小区开展灾后自救。

  紫郡小区入住有十来年了,绿化特别好,各种树木很多,这次超强台风刮倒了近40棵树。8月11日,小区物业公司人手太少修复不及,居民们见此情况自发组织“护绿”志愿队进行救树,没想到,此举吸引了更多的居民加入,爱心涌动整个小区。

  台风登陆当天,紫郡小区有近40棵树被台风吹倒,很多树木被连根拔起,若不尽快扶正、种好,在烈日曝晒下很容易死掉。然而,物业公司因为人手太少,一上午只抢救了3棵树。

  居民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陈贞芬、徐建中、滑冰、陈敏芬等居民于是在社区微信群里发出消息:台风使小区树木倒伏严重,若不及时抢救,经烈日曝晒恐无法成活!为此,我们组成“护绿”志愿队,进行自救。

  消息一下子吸引了许多居民报名。下午1点多,二三十人被集中起来,他们自带工具来到绿化带、草坪里救树。

  因为正值午后,天气很闷热,抢救树木的居民们热得浑身是汗。有些树木枝叶太大,扶不起来,木工专业的居民拿着锯子将过大的枝叶锯掉;物业师傅爬上倾斜的树,将绳子系好,以便牵拉扶正。

  居民们自发组成的“护绿”志愿队,赢得居民们的纷纷点赞。很多居民为现场的救树队伍送来了矿泉水、冷饮等。一名年轻的女士从小店里买来整箱矿泉水,请工作的居民们喝。还有一名女士,买来棒冰,拎着袋子发放。

  经过一下午的自救,小区里倒伏的树木被重新种回,居民们还对现场的废枝杂草进行了清扫。原本乱糟糟的小区又恢复了洁美的面貌。(现代金报记者陈善君文/摄)

  耄耋老人山上晕倒幸好遇上消杀防控医生

  前两天“利奇马”大肆摧残,慈溪匡堰镇山上的树许多都被吹倒了。8月12日一大早,80岁的方永煊老人就去了山上,为自家的杨梅树修剪断枝残叶,除草松土。

  临近中午,空气相当闷热。方老伯感觉一阵头晕眼花,赶紧席地坐下休息。方老伯本想着歇一会儿就能好转,没想到症状越来越厉害,最后倒在了草丛里。幸好,一名经过的村民发现了昏倒在地的老人,赶紧打电话报告了村干部。村干部马上通知村卫生室茹仲明医生,两人骑着电动自行车,急急忙忙赶去救治老人。

  另一边,匡堰镇卫生院的医生们在院长黄冲波的带领下,要对岗墩村自来水厂在台风过后的消杀防疫工作进行检查指导,半路上正好遇到了村支书和茹医生。

  了解情况后,黄院长让卫生院的医生们兵分两路,一路去进行原有工作,另外一路指派吴金华主任医师与茹医生、村支书一道去抢救昏迷的老人。

  三人赶到现场后,发现老人正躺在草丛里,面色苍白、满头大汗。于是两名医生马上对老人进行了紧急检查,发现老人神志有点迷糊,视物也不清楚,血压很低且心律不齐。医生们立即把老人转运到村卫生室,马上予以吸氧、输液等对症处理。

  十来分钟后,老人的神志逐渐清醒。不久,方老伯的子女们接到村干部的电话,也赶到了卫生室。原来,方老伯有高血压、高脂血症病史,极有可能因此引发了昏厥。

  “幸亏有你们,否则的话,要出大事情了!”方老伯的子女对村干部和两名医生连声道谢。

  由于村卫生室条件有限,为让老人得到进一步诊治,吴金华医生建议转到上级医院就医。四十多分钟后,120赶到,老人被送往市里的大医院。(现代金报记者陶倪通讯员吴金华)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