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岁月如歌》展出那些回来了的搪瓷杯
稿源: 宁波晚报   2019-09-12 07:37:40报料热线:81850000

  搪瓷杯、搪瓷脸盆和饭碗,是年长一辈的人们再亲切不过的日常生活用品,承载着对于往昔岁月的记忆,“岁月如歌——1949年以来宁波经济社会发展变迁物证”展览正在宁波博物馆举行,一堵红墙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117个搪瓷杯。

  曾经人手一只的搪瓷杯,已经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很久,而回忆,竟然就在近处……

  平民的“搪瓷”有个贵族的名字叫“珐琅”

  搪瓷杯是个很朴实很平民的名字,但其实它还有一个很“贵族”的别名,叫“珐琅”。

  据宁波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搪瓷,是以金属为基底,在其表面涂上玻璃质的瓷釉,通过高温烧制形成的一种复合材料。名字听上去有点土,可是它还有一个别名,那便是雍正帝的心头爱——珐琅。

  最早发现的“搪瓷”是古埃及兹坦卡曼王的黄金面罩,之后随着世界中心的转移,搪瓷先后在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和西欧传播开来,浮雕珐琅、剔花珐琅、透明珐琅等工艺也逐渐得到发展。

  公元6世纪末,阿拉伯人经由丝绸之路将这种技艺传入中国。珐琅,又称佛郎、发蓝,是指覆盖于金属制品表面的一种玻璃质材料。它曾经出现于东罗马帝国的佛教区,这一工艺的名称即源于当地语言的音译。珐琅器于12世纪从阿拉伯直接或间接传入我国。按中国传统,附着在陶或瓷胎上的玻璃质称为釉,而用于瓦片建材上者称为琉璃,涂饰在金属器物外表的则称为珐琅釉。

  清代康熙雍正热衷的珐琅,属于画珐琅工艺,从广州等港口传入,所以也被称作“洋珐琅”。康熙年间新兴的画珐琅工艺色彩鲜艳明快,豪华富丽的特色深得康熙赏识,凡精美之作,均在器物上署“康熙御制”款。康熙对画珐琅器的浓厚兴趣从文献记载中可知,他不仅命西方传教士和宫廷画家画珐琅器,还从法国招来烧画珐琅的匠人为其服务,而且画珐琅始终都保持着中国传统绘画的特色。

  18世纪后,欧洲各国在珐琅工艺的基础上发展了以钢铁为胎的搪瓷工艺。因其不易生锈、安全无毒、便于清洗,被广泛运用在日常生活中。1917年,中国美术珐琅厂成立,成为中国人自办的第一家搪瓷厂,从此,搪瓷制品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流行开来。以至于到了上世

  纪七八十年代,搪瓷杯几乎成为人人用家家有的“国民水杯”,而珐琅,也在1956年被正式定名为“艺术搪瓷”,也就是搪瓷的“艺名”。

  搪瓷杯承载着情感记忆

  以及美学价值

  本次展出的这些搪瓷杯,其主人叫陈大树,一个文质彬彬的80后。他从小就喜欢收集各种物件,旧时光的魅力让他对旧物收藏一发不可收。对于搪瓷杯,他的收藏标准是“有字”。搪瓷杯对他来说不止是装水装食物的器皿,他在意的是这些字背后的故事,是搪瓷杯承载的情感记忆以及美学价值。

  在那个物质稀缺的年代,搪瓷用具常被用作奖品或礼品,很多单位的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受表彰后捧回的多是印着“奖”“留念”等字样和单位名称的搪瓷杯、搪瓷脸盆。

  宁波博物馆展出的这些搪瓷杯,大多是各个单位的“定制奖品”,117个搪瓷杯来自各个行业:厂矿企业、机关、幼儿园、百货公司、佛教研究所……

  如今,当年颁发这些搪瓷杯的单位大多已经不在了,但是可以相信的一点是,这些杯子曾经的主人如果看到,他们心中的感

  情一定是澎湃的。

  而搪瓷杯上的口号,更是带着鲜明的时代特征。当搪瓷器皿成为百姓的日常用具后,也逐渐承担起了政治思想和政策传播载体的角色,比如题写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搪瓷脸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搪瓷饭盆……

  搪瓷杯也是

  很多设计师的心头爱

  搪瓷杯也成为很多设计师的心头爱,因为上面手写的文字充满温度和个性,足以让设计师们挖掘灵感。时下,无论出于怀旧还是追逐时尚,当人们重拾起那份特定年代的记忆,搪瓷杯便再次进入公众的视线,于是很多人用搪瓷杯来书写当下的语言,使之成为一种新的文创产品。这又何尝不是新旧文化的交流与碰撞呢?

  在117件搪瓷杯中,有一个纯白的杯子,上面没有一个字,陈大树对记者说,他想告诉大家,这也是他想利用旧物创作装置艺术的理念的体现。

  记者得知,陈大树用这么多年捡来的“破烂”,比如老收音机、旧唱片、弹珠、烫头发的老式火钳……开了一家“旧物实验馆”。顾名思义,他想使这些旧物通过改造、再造、再现、重生等方式发生化学反应,让它们迸发出更加迷人的火花。

  陈大树的“旧物实验馆”目前经营着产品售卖、租赁、手工学院、主题影棚等,但是他认为现在的旧物实验馆及其自媒体还只是一个雏形,他的目标是将它变成一个线上线下的城市记忆馆和复古美学生活馆。

  据悉,本次展览到10月8日结束。之后,陈大树还要把这些搪瓷杯带到上海展出,他相信在这个有着许多宁波移民的城市里,这些宁波出品或写有宁波字样的搪瓷杯将会是一种乡愁,“承载了亲人间相濡以沫的痕迹和温暖,承载了物资匮乏年代人们对生活的理解和敬重”。

  记者陈晓旻通讯员褚楚文/摄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岁月如歌》展出那些回来了的搪瓷杯

稿源: 宁波晚报 2019-09-12 07:37:40

  搪瓷杯、搪瓷脸盆和饭碗,是年长一辈的人们再亲切不过的日常生活用品,承载着对于往昔岁月的记忆,“岁月如歌——1949年以来宁波经济社会发展变迁物证”展览正在宁波博物馆举行,一堵红墙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117个搪瓷杯。

  曾经人手一只的搪瓷杯,已经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很久,而回忆,竟然就在近处……

  平民的“搪瓷”有个贵族的名字叫“珐琅”

  搪瓷杯是个很朴实很平民的名字,但其实它还有一个很“贵族”的别名,叫“珐琅”。

  据宁波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搪瓷,是以金属为基底,在其表面涂上玻璃质的瓷釉,通过高温烧制形成的一种复合材料。名字听上去有点土,可是它还有一个别名,那便是雍正帝的心头爱——珐琅。

  最早发现的“搪瓷”是古埃及兹坦卡曼王的黄金面罩,之后随着世界中心的转移,搪瓷先后在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和西欧传播开来,浮雕珐琅、剔花珐琅、透明珐琅等工艺也逐渐得到发展。

  公元6世纪末,阿拉伯人经由丝绸之路将这种技艺传入中国。珐琅,又称佛郎、发蓝,是指覆盖于金属制品表面的一种玻璃质材料。它曾经出现于东罗马帝国的佛教区,这一工艺的名称即源于当地语言的音译。珐琅器于12世纪从阿拉伯直接或间接传入我国。按中国传统,附着在陶或瓷胎上的玻璃质称为釉,而用于瓦片建材上者称为琉璃,涂饰在金属器物外表的则称为珐琅釉。

  清代康熙雍正热衷的珐琅,属于画珐琅工艺,从广州等港口传入,所以也被称作“洋珐琅”。康熙年间新兴的画珐琅工艺色彩鲜艳明快,豪华富丽的特色深得康熙赏识,凡精美之作,均在器物上署“康熙御制”款。康熙对画珐琅器的浓厚兴趣从文献记载中可知,他不仅命西方传教士和宫廷画家画珐琅器,还从法国招来烧画珐琅的匠人为其服务,而且画珐琅始终都保持着中国传统绘画的特色。

  18世纪后,欧洲各国在珐琅工艺的基础上发展了以钢铁为胎的搪瓷工艺。因其不易生锈、安全无毒、便于清洗,被广泛运用在日常生活中。1917年,中国美术珐琅厂成立,成为中国人自办的第一家搪瓷厂,从此,搪瓷制品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流行开来。以至于到了上世

  纪七八十年代,搪瓷杯几乎成为人人用家家有的“国民水杯”,而珐琅,也在1956年被正式定名为“艺术搪瓷”,也就是搪瓷的“艺名”。

  搪瓷杯承载着情感记忆

  以及美学价值

  本次展出的这些搪瓷杯,其主人叫陈大树,一个文质彬彬的80后。他从小就喜欢收集各种物件,旧时光的魅力让他对旧物收藏一发不可收。对于搪瓷杯,他的收藏标准是“有字”。搪瓷杯对他来说不止是装水装食物的器皿,他在意的是这些字背后的故事,是搪瓷杯承载的情感记忆以及美学价值。

  在那个物质稀缺的年代,搪瓷用具常被用作奖品或礼品,很多单位的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受表彰后捧回的多是印着“奖”“留念”等字样和单位名称的搪瓷杯、搪瓷脸盆。

  宁波博物馆展出的这些搪瓷杯,大多是各个单位的“定制奖品”,117个搪瓷杯来自各个行业:厂矿企业、机关、幼儿园、百货公司、佛教研究所……

  如今,当年颁发这些搪瓷杯的单位大多已经不在了,但是可以相信的一点是,这些杯子曾经的主人如果看到,他们心中的感

  情一定是澎湃的。

  而搪瓷杯上的口号,更是带着鲜明的时代特征。当搪瓷器皿成为百姓的日常用具后,也逐渐承担起了政治思想和政策传播载体的角色,比如题写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搪瓷脸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搪瓷饭盆……

  搪瓷杯也是

  很多设计师的心头爱

  搪瓷杯也成为很多设计师的心头爱,因为上面手写的文字充满温度和个性,足以让设计师们挖掘灵感。时下,无论出于怀旧还是追逐时尚,当人们重拾起那份特定年代的记忆,搪瓷杯便再次进入公众的视线,于是很多人用搪瓷杯来书写当下的语言,使之成为一种新的文创产品。这又何尝不是新旧文化的交流与碰撞呢?

  在117件搪瓷杯中,有一个纯白的杯子,上面没有一个字,陈大树对记者说,他想告诉大家,这也是他想利用旧物创作装置艺术的理念的体现。

  记者得知,陈大树用这么多年捡来的“破烂”,比如老收音机、旧唱片、弹珠、烫头发的老式火钳……开了一家“旧物实验馆”。顾名思义,他想使这些旧物通过改造、再造、再现、重生等方式发生化学反应,让它们迸发出更加迷人的火花。

  陈大树的“旧物实验馆”目前经营着产品售卖、租赁、手工学院、主题影棚等,但是他认为现在的旧物实验馆及其自媒体还只是一个雏形,他的目标是将它变成一个线上线下的城市记忆馆和复古美学生活馆。

  据悉,本次展览到10月8日结束。之后,陈大树还要把这些搪瓷杯带到上海展出,他相信在这个有着许多宁波移民的城市里,这些宁波出品或写有宁波字样的搪瓷杯将会是一种乡愁,“承载了亲人间相濡以沫的痕迹和温暖,承载了物资匮乏年代人们对生活的理解和敬重”。

  记者陈晓旻通讯员褚楚文/摄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