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大赢家》线上播映 能否成“赢家”
稿源: 北京青年报   2020-03-27 07:46:48报料热线:81850000

  徐峥新作《囧妈》网络播出所引发的争议余音尚在,又一部电影《大赢家》3月20日开始在西瓜视频、抖音、今日头条、鲜时光TV免费播映,算上2月份播映的《肥龙过江》,已经有三部影片试水了线上播出。不过,仅凭三部影片尚无法定论线上模式是否将成为未来的趋势,线上与线下的博弈还在继续,“赢家”未见分晓。

  线上放映目前尚未形成规模

  大年三十,《囧妈》转战网络播放引发了行业的轩然大波,然而,后续跟进的影片可谓寥寥。《囧妈》在线上播放后的口碑并没有“爆”,这也让各方对此趋于保守。

  三部影片登陆线上各有各的考虑。《囧妈》因为签订了24亿票房的对赌协议,片方压力非常大,于是,《囧妈》片方以6.3亿的价格卖给了头条系,在网络上免费观看。由此,头条系吸引新用户的战略获得成功,而徐峥也摆脱了“24亿”的困扰。

  情人节档的电影《肥龙过江》在爱奇艺和腾讯进行付费播放。该片春节时已经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地上映,如果中国迟迟不放映,容易出现盗版。

  《大赢家》此次上映,也是时机问题——这部轻松的喜剧正好可以给因疫情宅在家的人们带来欢乐。以《大赢家》的水准来看,网络上可以成为“黑马”,但是在院线中不太可能成为“爆款”。所以,这也促成了院线电影与头条系的又一次合作。

  同样是头条系与片方的运作,为何《囧妈》引发院线的抗议,《大赢家》却一片平静呢?一是因为当时各院线对于《囧妈》的宣传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囧妈》一换赛道,前期的成本都打了水漂;二是当时疫情突袭,行业一下被打击成恐慌状态,《囧妈》放弃线下,更让院线有了被抛弃的感觉,担心资本的介入会让更多的影片纷纷效仿,致使院线模式陷入难以恢复的深渊困境。但如今,疫情已经开始向乐观状况发展,院线经理们的内心笃定了许多;此外,院线本来也没有投入宣传,也并不期望从中获利多少。

  线上观看成为增量分发渠道

  虽然三部电影并没有撼动商业影片“先院线、再线上”的模式,但线上观看确实成为了一种增量的分发渠道。比如电影《大赢家》就采取了云路演,大鹏、柳岩等主创空降评论区的方式,充分利用了网络在空间和时间上的自由。

  由三部影片都是喜剧题材也可以看出,线上放映的作品还是有适用范围的,对于中小成本的喜剧来说,算是一种开拓。《大赢家》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大鹏扮演的“轴人”要认认真真地在演习中抢银行,而其他所有的人,从行长到同事到警察都希望是走一个演戏的过场而已。由此展开了“认真”的个体如何在一个敷衍而圆滑的大多数群体中生存的探讨,整个过程笑点多、接地气,在疫情全球暴发的当下,这个影片也是有警醒与反思之意的——认真谨慎的人,不应该当做过度反应的“刺头”被嘲笑,而是应该被重视和尊敬。

  《大赢家》在时机选择上是踩在了点上,中国正在逐步恢复正常的生活,人们在煎熬之中终于看到了希望,这时候再来一剂缓解压力的喜剧良药,有一种久旱逢甘露的舒适感。

  线上试水电影并不多

  不同媒介的放映效果是完全不同的,片方、院线、网络平台之中,说谁是“大赢家”都还尚早。片方也许通过网络放映尽早回收了成本,但是,影片的口碑却难以集中发酵;平台也许获取了流量,但是,却缺少转化等参考标准;院线目前看似吃亏了,但它的地位和重要性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无法撼动的。

  其实,目前的电影线上试水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中国的电影作品与流媒体之间的探索还处在初级阶段,缺少更多的案例与探索。未来,片方、院线和平台一定会尝试更多的拓展、合作与平衡,找到一条可以持续的互惠模式,也让观众更多地受益。

  文/本报记者肖扬统筹/满羿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大赢家》线上播映 能否成“赢家”

稿源: 北京青年报 2020-03-27 07:46:48

  徐峥新作《囧妈》网络播出所引发的争议余音尚在,又一部电影《大赢家》3月20日开始在西瓜视频、抖音、今日头条、鲜时光TV免费播映,算上2月份播映的《肥龙过江》,已经有三部影片试水了线上播出。不过,仅凭三部影片尚无法定论线上模式是否将成为未来的趋势,线上与线下的博弈还在继续,“赢家”未见分晓。

  线上放映目前尚未形成规模

  大年三十,《囧妈》转战网络播放引发了行业的轩然大波,然而,后续跟进的影片可谓寥寥。《囧妈》在线上播放后的口碑并没有“爆”,这也让各方对此趋于保守。

  三部影片登陆线上各有各的考虑。《囧妈》因为签订了24亿票房的对赌协议,片方压力非常大,于是,《囧妈》片方以6.3亿的价格卖给了头条系,在网络上免费观看。由此,头条系吸引新用户的战略获得成功,而徐峥也摆脱了“24亿”的困扰。

  情人节档的电影《肥龙过江》在爱奇艺和腾讯进行付费播放。该片春节时已经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地上映,如果中国迟迟不放映,容易出现盗版。

  《大赢家》此次上映,也是时机问题——这部轻松的喜剧正好可以给因疫情宅在家的人们带来欢乐。以《大赢家》的水准来看,网络上可以成为“黑马”,但是在院线中不太可能成为“爆款”。所以,这也促成了院线电影与头条系的又一次合作。

  同样是头条系与片方的运作,为何《囧妈》引发院线的抗议,《大赢家》却一片平静呢?一是因为当时各院线对于《囧妈》的宣传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囧妈》一换赛道,前期的成本都打了水漂;二是当时疫情突袭,行业一下被打击成恐慌状态,《囧妈》放弃线下,更让院线有了被抛弃的感觉,担心资本的介入会让更多的影片纷纷效仿,致使院线模式陷入难以恢复的深渊困境。但如今,疫情已经开始向乐观状况发展,院线经理们的内心笃定了许多;此外,院线本来也没有投入宣传,也并不期望从中获利多少。

  线上观看成为增量分发渠道

  虽然三部电影并没有撼动商业影片“先院线、再线上”的模式,但线上观看确实成为了一种增量的分发渠道。比如电影《大赢家》就采取了云路演,大鹏、柳岩等主创空降评论区的方式,充分利用了网络在空间和时间上的自由。

  由三部影片都是喜剧题材也可以看出,线上放映的作品还是有适用范围的,对于中小成本的喜剧来说,算是一种开拓。《大赢家》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大鹏扮演的“轴人”要认认真真地在演习中抢银行,而其他所有的人,从行长到同事到警察都希望是走一个演戏的过场而已。由此展开了“认真”的个体如何在一个敷衍而圆滑的大多数群体中生存的探讨,整个过程笑点多、接地气,在疫情全球暴发的当下,这个影片也是有警醒与反思之意的——认真谨慎的人,不应该当做过度反应的“刺头”被嘲笑,而是应该被重视和尊敬。

  《大赢家》在时机选择上是踩在了点上,中国正在逐步恢复正常的生活,人们在煎熬之中终于看到了希望,这时候再来一剂缓解压力的喜剧良药,有一种久旱逢甘露的舒适感。

  线上试水电影并不多

  不同媒介的放映效果是完全不同的,片方、院线、网络平台之中,说谁是“大赢家”都还尚早。片方也许通过网络放映尽早回收了成本,但是,影片的口碑却难以集中发酵;平台也许获取了流量,但是,却缺少转化等参考标准;院线目前看似吃亏了,但它的地位和重要性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无法撼动的。

  其实,目前的电影线上试水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中国的电影作品与流媒体之间的探索还处在初级阶段,缺少更多的案例与探索。未来,片方、院线和平台一定会尝试更多的拓展、合作与平衡,找到一条可以持续的互惠模式,也让观众更多地受益。

  文/本报记者肖扬统筹/满羿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