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科教·卫生
从医二十一载 圆了两万多人“摘镜梦”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20-07-31 06:55:03报料热线:81850000

  “陆院长,您的这双手很可能就此改变了我儿子的命运,真的太感谢了!”日前,专程从丽水赶来的小伙子小昊顺利摘镜,小昊妈妈激动得差点掉了眼泪。

  这样的场面在宁波市博视眼科医院执行院长陆斌20年的从业生涯中,并不少见。作为全市第一个实施飞秒手术的医生,他在角膜屈光手术领域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实施了近四万例眼科手术,圆了两万多人的“摘镜梦”。

  曾经被碎玻璃扎进眼球如今圆了“军营梦”

  这段时间,陆斌诊室里的患者大部分都是小伙子,他们都有一个“军营梦”。然而,视力体检却成为了他们从军路上的拦路虎。

  来自丽水的小昊就是其中一位。18岁的他今年刚参加完高考,一心想着早日参军。前阵子,他和同学打篮球时不小心被迎面而来的球框砸中了右眼。这一砸可不得了,他的近视眼镜全碎了,玻璃碎片甚至砸进了小昊的眼球,鲜血直流。

  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有限,医生为小昊进行了基本治疗。但他想要通过手术来恢复视力,却遭到了当地医生的拒绝。父母私下打听,经人介绍赶来宁波,找到了陆斌。

  于是,陆斌为小昊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检查。他发现,小昊右眼角膜存在明显疤痕,且疤痕面积大,疤痕深度达到角膜全层,还涉及角膜正中心使用全飞秒技术可能造成伤痕碎裂,存在较大风险;可若是用最保守的表层激光手术,恢复至少需要半个月。这意味着,小昊就赶不上今年的征兵了。

  “不要着急,左眼全飞秒没问题,受伤的右眼可以试试半飞秒。”陆斌在全面评估后确定了手术方案,他宽慰小昊全家:“你们放心,我既然接手了,就说明还是有把握的。”手术很顺利,第二天该男生视力就达到了5.0,开心地回老家了。

  为练熟一项新技术他常用猪眼练习

  陆斌从业的这21年,正是眼科治疗技术飞速发展的年代。从他还是原宁波市眼科医院(原江东市眼科医院)的一名医生开始,就接触了准分子激光手术。直到2011年3月,医院引进了飞秒技术,当时是浙江省第二个、宁波市第一个引进飞秒技术的医院,被患者称为“宁波飞秒第一人”陆斌成为宁波市第一例通过飞秒技术给患者实施摘镜的医生。

  全飞秒近视激光手术是目前国内外非常受欢迎的近视手术方式。陆斌表示,飞秒技术完全打破了之前的壁垒,对于患者而言,做完手术后三小时左右视力就可达到5.0,且不太会有明显的不适感。不过,由于全飞秒无跟踪技术,所以对医生的技术要求较高。

  这么多年来,陆斌有一个习惯,每每引进一台新机器,实施一种新技术,他都会用猪眼球做练习。为了保证猪眼球的新鲜程度,他前一天与猪肉铺老板打好招呼,第二天一早便去提货,然后一头钻进手术室。

  曾经的患者如今带着孩子来找他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每年的暑假,是学生检查视力的高峰期。可就在今年暑假刚开始,陆斌在接诊了一位年仅3岁的小女孩,双眼近视竟然高达800度。

  这个检查让陆斌很吃惊,如果不是先天性的,那就一定于平时的生活习惯有关。他仔细询问后得知,女孩平时主要是爷爷奶奶在照顾。为了不让她哭,爷爷奶奶就让女孩电视。很多时候,女孩就在电视机前不到一米的距离,紧盯着画面。

  “今年疫情以来,到我门诊来看屈光的小患者比往年多了不少。一方面是在家上网课,另一方面是缺乏户外运动,活动范围就是家里的房间,眼睛‘处处碰壁’,导致出现不同程度的近视或者近视加深的现象。”粗粗一算,7月以来他已经接诊1000多位小患者。

  让陆斌感慨的是,现在不少小患者的家长就是他曾经的患者。这么多年过去了,陆斌的工作单位和身份一再变化,但他“好医生”的口碑却一直流传到现在。今年6月,陆斌跳槽来到宁波博视眼科医院,成立了陆斌眼视光工作室,有了更广阔的发展平台,可他誓当“光明使者”的初心却始终未改。

  宁波晚报记者陆麒雯 实习生胡雨歌

编辑: 陈捷纠错:171964650@qq.com

从医二十一载 圆了两万多人“摘镜梦”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20-07-31 06:55:03

  “陆院长,您的这双手很可能就此改变了我儿子的命运,真的太感谢了!”日前,专程从丽水赶来的小伙子小昊顺利摘镜,小昊妈妈激动得差点掉了眼泪。

  这样的场面在宁波市博视眼科医院执行院长陆斌20年的从业生涯中,并不少见。作为全市第一个实施飞秒手术的医生,他在角膜屈光手术领域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实施了近四万例眼科手术,圆了两万多人的“摘镜梦”。

  曾经被碎玻璃扎进眼球如今圆了“军营梦”

  这段时间,陆斌诊室里的患者大部分都是小伙子,他们都有一个“军营梦”。然而,视力体检却成为了他们从军路上的拦路虎。

  来自丽水的小昊就是其中一位。18岁的他今年刚参加完高考,一心想着早日参军。前阵子,他和同学打篮球时不小心被迎面而来的球框砸中了右眼。这一砸可不得了,他的近视眼镜全碎了,玻璃碎片甚至砸进了小昊的眼球,鲜血直流。

  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有限,医生为小昊进行了基本治疗。但他想要通过手术来恢复视力,却遭到了当地医生的拒绝。父母私下打听,经人介绍赶来宁波,找到了陆斌。

  于是,陆斌为小昊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检查。他发现,小昊右眼角膜存在明显疤痕,且疤痕面积大,疤痕深度达到角膜全层,还涉及角膜正中心使用全飞秒技术可能造成伤痕碎裂,存在较大风险;可若是用最保守的表层激光手术,恢复至少需要半个月。这意味着,小昊就赶不上今年的征兵了。

  “不要着急,左眼全飞秒没问题,受伤的右眼可以试试半飞秒。”陆斌在全面评估后确定了手术方案,他宽慰小昊全家:“你们放心,我既然接手了,就说明还是有把握的。”手术很顺利,第二天该男生视力就达到了5.0,开心地回老家了。

  为练熟一项新技术他常用猪眼练习

  陆斌从业的这21年,正是眼科治疗技术飞速发展的年代。从他还是原宁波市眼科医院(原江东市眼科医院)的一名医生开始,就接触了准分子激光手术。直到2011年3月,医院引进了飞秒技术,当时是浙江省第二个、宁波市第一个引进飞秒技术的医院,被患者称为“宁波飞秒第一人”陆斌成为宁波市第一例通过飞秒技术给患者实施摘镜的医生。

  全飞秒近视激光手术是目前国内外非常受欢迎的近视手术方式。陆斌表示,飞秒技术完全打破了之前的壁垒,对于患者而言,做完手术后三小时左右视力就可达到5.0,且不太会有明显的不适感。不过,由于全飞秒无跟踪技术,所以对医生的技术要求较高。

  这么多年来,陆斌有一个习惯,每每引进一台新机器,实施一种新技术,他都会用猪眼球做练习。为了保证猪眼球的新鲜程度,他前一天与猪肉铺老板打好招呼,第二天一早便去提货,然后一头钻进手术室。

  曾经的患者如今带着孩子来找他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每年的暑假,是学生检查视力的高峰期。可就在今年暑假刚开始,陆斌在接诊了一位年仅3岁的小女孩,双眼近视竟然高达800度。

  这个检查让陆斌很吃惊,如果不是先天性的,那就一定于平时的生活习惯有关。他仔细询问后得知,女孩平时主要是爷爷奶奶在照顾。为了不让她哭,爷爷奶奶就让女孩电视。很多时候,女孩就在电视机前不到一米的距离,紧盯着画面。

  “今年疫情以来,到我门诊来看屈光的小患者比往年多了不少。一方面是在家上网课,另一方面是缺乏户外运动,活动范围就是家里的房间,眼睛‘处处碰壁’,导致出现不同程度的近视或者近视加深的现象。”粗粗一算,7月以来他已经接诊1000多位小患者。

  让陆斌感慨的是,现在不少小患者的家长就是他曾经的患者。这么多年过去了,陆斌的工作单位和身份一再变化,但他“好医生”的口碑却一直流传到现在。今年6月,陆斌跳槽来到宁波博视眼科医院,成立了陆斌眼视光工作室,有了更广阔的发展平台,可他誓当“光明使者”的初心却始终未改。

  宁波晚报记者陆麒雯 实习生胡雨歌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