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刘诗诗新剧《亲爱的自己》聚焦扎心的职场
稿源: 齐鲁晚报   2020-09-17 07:48:26报料热线:81850000

  刘诗诗新剧聚焦扎心的职场

  是不是现实主义好剧,有待后续观察

  刘诗诗产后复出的首秀,与朱一龙搭档合作,阚清子首次“当妈”,还有从渣男许幻山升级成“海王”的李泽锋,电视剧《亲爱的自己》在播出前就一副妥妥的爆款配置。但前有《三十而已》这种高段位的现实题材剧集热场,后有《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的伪现实感垫底,目前观众对于《亲爱的自己》从充满期待到陷入评价两难,究竟是不是一部现实主义佳作,还有待后续剧情的考证。

  职场剧情有甜有咸

  从目前已更新的剧情来看,《亲爱的自己》对于立意现实题材的表现还是颇有看点的。《亲爱的自己》将镜头对准了6位三十岁男女的日常,意在通过三对不同婚恋状态下的男女来呈现都市年轻人的生存现状。李思雨(刘诗诗饰)在职业上升期碰上了男朋友的求婚,职场上还与一手把自己带起来的上司兼师父进行职业竞争,事业和家庭的碰撞,还有职场上来之不易的友情和升职加薪的矛盾,爱情与职业双重困惑,李思雨的人设大方向上可以归为都市追梦青年的代表。

  家庭主妇张芝芝(阚清子饰)为了孩子上贵族幼儿园大费周章,在人际关系中一再卑微退让,既不被丈夫刘洋(彭冠英饰)理解,也得不到学生家长的尊重,展现着拧巴的家庭妇女人设。普通人想活成《三十而已》里的顾佳,生活中大概率还是过成了本剧中的张芝芝,还有教育偏差、二胎、婆媳关系等现实问题,也糅杂在夫妻二人的关系中。《亲爱的自己》的职场故事扎心,家庭剧内容也挺复杂。

  值得一提的是,《亲爱的自己》探讨成年女性在职场、婚姻中所遭遇到的危机问题时,并未把男性形象刻画得扁平讨厌。朱一龙饰演的陈一鸣可归为当代上班族的缩影,面临职场裁员被义气冲昏头脑,剧中“你跟公司讲感情,公司只跟你讲效益”“三十岁跳槽,不上不下”等犀利台词,更是深深戳中了观者的心。裸辞后的陈一鸣在求职过程中屡屡碰壁,真实的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职场、家庭、男女双视角,这部剧看点颇多,而朱一龙饰演的陈一鸣,也成为剧中较为立体的人物形象。

  再度聚焦女性成长

  《亲爱的自己》对现实问题确实有所展现,剧中悬浮的地方也有不少,关于职场剧的一些梗略显老套。作为销售经理的李思雨为了见客户,直接将对方堵在男卫生间,通过这种方式将跑单追回,还多拿了一千万的订单受到客户的赏识。这样的堵客户的套路,在多部职场剧中已经多次出现。从“给我十五分钟,我能为您创造五百万的效益”这句台词来看,女主精英人设是立住了,但未免有些夸张。

  在人物设定上,《亲爱的自己》与近期的几部剧不谋而合,女性独立成长话题再成剧集重点之一。之前的剧集《他没有那么爱你》强行把男女性别设定成对立面,作为女性独立成长的背景和刺激点,《亲爱的自己》也把角色的思想观念强行劈叉,将婚姻与思想独立分开,甚至制造对立观点。

  剧中李思雨的思想观念偏向于独立女性思维,面对男友陈一鸣精心准备的求婚仪式,她坦言还需要时间没做好准备,有些不知所措。之后被朋友和妹妹问及,到底有没有接受陈一鸣求婚时,李思雨表示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怕结婚影响自己的自由。前期剧情传递出结婚后生活就会失去自由的恐婚观念,再加上《亲爱的自己》意在表现看清现实拥抱自己,所以后期有没有升华点暂未可知,《亲爱的自己》是真的现实主义题材好剧还是伪现实主义,还有待后期观察。

  作为刘诗诗复出的首部作品,不少观众的期待值早早被拉满。《亲爱的自己》中,刘诗诗饰演的李思雨在职场中雷厉风行,工作能力突出,生活中,是一个独立自主、不依附男友的新时代女性。在李思雨与陈一鸣车内撒娇的戏份里,刘诗诗神态的“过度矫饰”确实有些尴尬,面对男友失业时的体贴温柔,也被网友评价表现有些过了,“可爱不是挤眉弄眼,感觉刘诗诗在硬凹少女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宋说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刘诗诗新剧《亲爱的自己》聚焦扎心的职场

稿源: 齐鲁晚报 2020-09-17 07:48:26

  刘诗诗新剧聚焦扎心的职场

  是不是现实主义好剧,有待后续观察

  刘诗诗产后复出的首秀,与朱一龙搭档合作,阚清子首次“当妈”,还有从渣男许幻山升级成“海王”的李泽锋,电视剧《亲爱的自己》在播出前就一副妥妥的爆款配置。但前有《三十而已》这种高段位的现实题材剧集热场,后有《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的伪现实感垫底,目前观众对于《亲爱的自己》从充满期待到陷入评价两难,究竟是不是一部现实主义佳作,还有待后续剧情的考证。

  职场剧情有甜有咸

  从目前已更新的剧情来看,《亲爱的自己》对于立意现实题材的表现还是颇有看点的。《亲爱的自己》将镜头对准了6位三十岁男女的日常,意在通过三对不同婚恋状态下的男女来呈现都市年轻人的生存现状。李思雨(刘诗诗饰)在职业上升期碰上了男朋友的求婚,职场上还与一手把自己带起来的上司兼师父进行职业竞争,事业和家庭的碰撞,还有职场上来之不易的友情和升职加薪的矛盾,爱情与职业双重困惑,李思雨的人设大方向上可以归为都市追梦青年的代表。

  家庭主妇张芝芝(阚清子饰)为了孩子上贵族幼儿园大费周章,在人际关系中一再卑微退让,既不被丈夫刘洋(彭冠英饰)理解,也得不到学生家长的尊重,展现着拧巴的家庭妇女人设。普通人想活成《三十而已》里的顾佳,生活中大概率还是过成了本剧中的张芝芝,还有教育偏差、二胎、婆媳关系等现实问题,也糅杂在夫妻二人的关系中。《亲爱的自己》的职场故事扎心,家庭剧内容也挺复杂。

  值得一提的是,《亲爱的自己》探讨成年女性在职场、婚姻中所遭遇到的危机问题时,并未把男性形象刻画得扁平讨厌。朱一龙饰演的陈一鸣可归为当代上班族的缩影,面临职场裁员被义气冲昏头脑,剧中“你跟公司讲感情,公司只跟你讲效益”“三十岁跳槽,不上不下”等犀利台词,更是深深戳中了观者的心。裸辞后的陈一鸣在求职过程中屡屡碰壁,真实的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职场、家庭、男女双视角,这部剧看点颇多,而朱一龙饰演的陈一鸣,也成为剧中较为立体的人物形象。

  再度聚焦女性成长

  《亲爱的自己》对现实问题确实有所展现,剧中悬浮的地方也有不少,关于职场剧的一些梗略显老套。作为销售经理的李思雨为了见客户,直接将对方堵在男卫生间,通过这种方式将跑单追回,还多拿了一千万的订单受到客户的赏识。这样的堵客户的套路,在多部职场剧中已经多次出现。从“给我十五分钟,我能为您创造五百万的效益”这句台词来看,女主精英人设是立住了,但未免有些夸张。

  在人物设定上,《亲爱的自己》与近期的几部剧不谋而合,女性独立成长话题再成剧集重点之一。之前的剧集《他没有那么爱你》强行把男女性别设定成对立面,作为女性独立成长的背景和刺激点,《亲爱的自己》也把角色的思想观念强行劈叉,将婚姻与思想独立分开,甚至制造对立观点。

  剧中李思雨的思想观念偏向于独立女性思维,面对男友陈一鸣精心准备的求婚仪式,她坦言还需要时间没做好准备,有些不知所措。之后被朋友和妹妹问及,到底有没有接受陈一鸣求婚时,李思雨表示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怕结婚影响自己的自由。前期剧情传递出结婚后生活就会失去自由的恐婚观念,再加上《亲爱的自己》意在表现看清现实拥抱自己,所以后期有没有升华点暂未可知,《亲爱的自己》是真的现实主义题材好剧还是伪现实主义,还有待后期观察。

  作为刘诗诗复出的首部作品,不少观众的期待值早早被拉满。《亲爱的自己》中,刘诗诗饰演的李思雨在职场中雷厉风行,工作能力突出,生活中,是一个独立自主、不依附男友的新时代女性。在李思雨与陈一鸣车内撒娇的戏份里,刘诗诗神态的“过度矫饰”确实有些尴尬,面对男友失业时的体贴温柔,也被网友评价表现有些过了,“可爱不是挤眉弄眼,感觉刘诗诗在硬凹少女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宋说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