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报料热线:81850000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从“爱抱抱”想到读书之事
2020-10-15 07:46:10 稿源: 中国宁波网  

  生活中有这样一个有趣现象:稍懂事的一两岁小孩,尤其喜爱让大人抱抱。而只要一经大人抱入怀中,孩儿不仅会收敛哭哭啼啼的模样立马安静下来,而且他们的双眼也总是寻寻觅觅,显得很是活泛。

  其实,这些孩儿之所以喜欢让大人抱抱,不仅是出于找安全、被关注的需要,也是为了观察环境的需求。是的,依偎在大人怀抱,与大人平起平坐,不就有了被护佑和被关注的感觉吗?而凭借着大人的身体平台,从低处升到了高处,观察视野当然也得到了极大的拓展。于是乎,随着观察视线的开拓,除了能够收获更多的信息,满足潜滋暗长的求知欲,反过来,其被护佑和被关注的感觉也得到了新的增强。

  细细涵泳,孩儿们这种“爱抱抱”的习性,并没有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湮灭,而是有所承继、有所赓续。只不过,表现形式和内涵有实质性的根本变化,其蜕化隐匿了原本更多动物性依赖,而选择理性智慧载体来表达自我的强烈愿望。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爱抱抱”的对象也渐渐转移到那些承载着人类文明发展成果的书籍上——正所谓“书中自有安全屋,书中自有互动台,书中自有瞭望塔”。

  从人类生存发展的历史轨迹看,我们之所以走得这么远,并创造出如此辉煌的成就,说白了,就是因为人类能够积累知识与智慧。与其说,不断成长中的人们也喜欢“爱抱抱”,倒不如说,这是因为人们也同样渴望争取由被护佑和被关注升级带来的那份可贵的安全感、尊重感和求知获得感。面对书籍,人们热烈地拥抱之,如饥似渴地阅读之,不仅让人类个体为之而拥有了安全感、尊重感、求知获得感,以及被其激起的责任感,而且人类社会也在人类群体文明、理性、智慧的推动下,得以不断实现创新发展、跨越发展、持续发展。

  实践证明,通过阅读既是人们又好又快获得知识与智慧的一条捷径,也是由此得到安全感、尊重感和求知获得感的一条捷径。因此,顺应孩子“爱抱抱”的习性,从臂弯里自我解放出来,给孩子提供最好的书籍让他们“抱抱”,也就成了社会和家长的不二选择。

  想起钱伟长先生儿子钱元凯回忆:因为三年前埋怨父亲没有给自己讲过中国的科学发明,初中二年级开学不久,父亲就把一本薄薄的小书放在他的面前,并语重心长地说:“我给你这本书,是希望你和你们这一代人,能从中受到启发,受到鼓舞,长大以后努力把我们的国家再次建设成世界强国!”要知道,那时还没有“百度”“知乎”“谷歌”,有关科技史的材料散落在古代典籍中,这些搜集工作是在晚上12点繁忙的业务工作完成之后才进行的。钱伟长先生其迎合儿子“爱抱抱”的需求之情真意切,从中可见一斑。

  “爱抱抱”而认真读书,之于每个人显然是为了给自己争取安全、和谐的环境,赢得社会公众的尊重和信任,并为自己日后的发展提供坚实的铺垫。梁启超先生曾经提出“三不”的教育理念——“知育要教到人不惑,情育要教到人不忧,爱育要教到人不惧。”其实,让更多孩子“爱抱抱”去好读书、读好书,最终不也是为了达到“三不”之自我教育、自我约束、自我提升的境界吗?“不惑”,就是要具备基本的常识、敏锐的智慧,养成逻辑判断力;“不忧”,就是要善于总结经验教训,保持对生活积极进取态度;“不惧”,就是要培养磊落的家国情怀、坚强的自由意志,去克服各种艰难险阻。

  对每个人而言,“爱抱抱”读书,也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过程。前不久,读到一篇文章,言“后谕时代”已经来临。目前的大部分知识,是由先辈们从几千年来一点点学习累积下来,再用各种方式传递给我们的。处于“后谕时代”,则强调后辈、年轻人须秉持责任、耐心和有教无类的原则,教给长辈必要的生活常识,以抵御各种生活风险的挫折。然而,以笔者之见,“后谕时代”,固然离不开后辈、年轻人对于当今不断变化、丰富多彩的生活技巧及其经验的传授,但更离不开老年人以自主读书、自觉学习为核心的“爱抱抱”,因为只有实现两者的有机整合,老年人才能给自己提供更妥帖的安全环境、更被广泛尊重的人文秩序以及“夜莺唱晚”的有力支撑。

  中国宁波网赵畅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0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从“爱抱抱”想到读书之事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20-10-15 07:46:10

  生活中有这样一个有趣现象:稍懂事的一两岁小孩,尤其喜爱让大人抱抱。而只要一经大人抱入怀中,孩儿不仅会收敛哭哭啼啼的模样立马安静下来,而且他们的双眼也总是寻寻觅觅,显得很是活泛。

  其实,这些孩儿之所以喜欢让大人抱抱,不仅是出于找安全、被关注的需要,也是为了观察环境的需求。是的,依偎在大人怀抱,与大人平起平坐,不就有了被护佑和被关注的感觉吗?而凭借着大人的身体平台,从低处升到了高处,观察视野当然也得到了极大的拓展。于是乎,随着观察视线的开拓,除了能够收获更多的信息,满足潜滋暗长的求知欲,反过来,其被护佑和被关注的感觉也得到了新的增强。

  细细涵泳,孩儿们这种“爱抱抱”的习性,并没有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湮灭,而是有所承继、有所赓续。只不过,表现形式和内涵有实质性的根本变化,其蜕化隐匿了原本更多动物性依赖,而选择理性智慧载体来表达自我的强烈愿望。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爱抱抱”的对象也渐渐转移到那些承载着人类文明发展成果的书籍上——正所谓“书中自有安全屋,书中自有互动台,书中自有瞭望塔”。

  从人类生存发展的历史轨迹看,我们之所以走得这么远,并创造出如此辉煌的成就,说白了,就是因为人类能够积累知识与智慧。与其说,不断成长中的人们也喜欢“爱抱抱”,倒不如说,这是因为人们也同样渴望争取由被护佑和被关注升级带来的那份可贵的安全感、尊重感和求知获得感。面对书籍,人们热烈地拥抱之,如饥似渴地阅读之,不仅让人类个体为之而拥有了安全感、尊重感、求知获得感,以及被其激起的责任感,而且人类社会也在人类群体文明、理性、智慧的推动下,得以不断实现创新发展、跨越发展、持续发展。

  实践证明,通过阅读既是人们又好又快获得知识与智慧的一条捷径,也是由此得到安全感、尊重感和求知获得感的一条捷径。因此,顺应孩子“爱抱抱”的习性,从臂弯里自我解放出来,给孩子提供最好的书籍让他们“抱抱”,也就成了社会和家长的不二选择。

  想起钱伟长先生儿子钱元凯回忆:因为三年前埋怨父亲没有给自己讲过中国的科学发明,初中二年级开学不久,父亲就把一本薄薄的小书放在他的面前,并语重心长地说:“我给你这本书,是希望你和你们这一代人,能从中受到启发,受到鼓舞,长大以后努力把我们的国家再次建设成世界强国!”要知道,那时还没有“百度”“知乎”“谷歌”,有关科技史的材料散落在古代典籍中,这些搜集工作是在晚上12点繁忙的业务工作完成之后才进行的。钱伟长先生其迎合儿子“爱抱抱”的需求之情真意切,从中可见一斑。

  “爱抱抱”而认真读书,之于每个人显然是为了给自己争取安全、和谐的环境,赢得社会公众的尊重和信任,并为自己日后的发展提供坚实的铺垫。梁启超先生曾经提出“三不”的教育理念——“知育要教到人不惑,情育要教到人不忧,爱育要教到人不惧。”其实,让更多孩子“爱抱抱”去好读书、读好书,最终不也是为了达到“三不”之自我教育、自我约束、自我提升的境界吗?“不惑”,就是要具备基本的常识、敏锐的智慧,养成逻辑判断力;“不忧”,就是要善于总结经验教训,保持对生活积极进取态度;“不惧”,就是要培养磊落的家国情怀、坚强的自由意志,去克服各种艰难险阻。

  对每个人而言,“爱抱抱”读书,也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过程。前不久,读到一篇文章,言“后谕时代”已经来临。目前的大部分知识,是由先辈们从几千年来一点点学习累积下来,再用各种方式传递给我们的。处于“后谕时代”,则强调后辈、年轻人须秉持责任、耐心和有教无类的原则,教给长辈必要的生活常识,以抵御各种生活风险的挫折。然而,以笔者之见,“后谕时代”,固然离不开后辈、年轻人对于当今不断变化、丰富多彩的生活技巧及其经验的传授,但更离不开老年人以自主读书、自觉学习为核心的“爱抱抱”,因为只有实现两者的有机整合,老年人才能给自己提供更妥帖的安全环境、更被广泛尊重的人文秩序以及“夜莺唱晚”的有力支撑。

  中国宁波网赵畅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