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报料热线:81850000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2020-10-16 14:08:42 稿源: 北京日报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谭门第五代传人谭元寿遗体告别仪式,昨天上午在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叶少兰、赵葆秀、王蓉蓉、于魁智、李胜素、杜镇杰、迟小秋、李宏图、胡文阁等梨园名家与各界人士都赶来送谭先生最后一程。尚长荣、蓝天野、王珮瑜、李幼斌、刘长瑜等人敬送了花圈。众多戏迷也自发赶来送别谭老先生,送别的队伍在礼堂前蜿蜒排成一条长龙。

  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题写的“正宗一脉 大纛之家”摆放在告别厅门口,简短八个字,概括了谭门七代在艺术上的成就和坚持,以及他们对于行业的引领。

  谭先生10月9日去世,而谭门第七代传人谭正岩在10月11日、12日有两场京剧《许云峰》的演出,他没有因为爷爷的去世而回戏,“爷爷总跟我们说戏比天大,要舍小家顾大家,观众的事儿、京剧事业的事儿就是大家的事儿,我相信他如果健在,也希望我能完成演出。”谭正岩的父亲谭孝曾说,这两场演出儿子的压力很大,但同时也有了更好完成表演的动力,两场演出他超水平发挥了。让谭正岩最高兴的是,自己的孩子满月那天,他们专门抱着去跟爷爷见了面,留下谭家四代人的珍贵合影。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与谭元寿合作了四十多年,走出告别厅依然难以平复悲伤的情绪,他说:“元寿大哥做人做艺都是我们的榜样,他的去世让我非常非常难过,谭家几代人为京剧事业、民族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去世是京剧界的重大损失。”京剧表演艺术家杜镇杰与谭先生更是颇有渊源,他的岳父马长礼和谭元寿合作了半辈子,他也一直受教于谭先生,他说:“他老人家家学源远流长却不保守,对京剧艺术的传承比我们还着急,见面就问我又在学什么。”

  在告别现场还来了许多粉丝,他们并不熟悉生活中的谭元寿,就是因为那舞台上一个个鲜活生动的形象,来送先生一程。收藏家马未都就是这样一位粉丝,他与谭元寿先生在生活中并无交往,只是纯粹以戏迷身份前来告别,他说:“我从十几岁就开始看他的戏,他的郭建光给我们这一代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对他的表演和唱腔都非常熟悉。”

  看到大家敬献的花圈、挽联,看到排得长长的告别队伍,谭家人备感欣慰,也从中感悟到了许多。谭孝曾说:“遗体告别仪式是让人悲痛的事情,但也让我们从中感悟到父亲这一生认认真真演戏、踏踏实实做人才能获得这么多人的尊敬。如今,我也在像父亲那样去做,努力去完成他未竟的事业,像他那样低调做人、高调唱戏。”

  本报记者 牛春梅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0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稿源: 北京日报 2020-10-16 14:08:42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谭门第五代传人谭元寿遗体告别仪式,昨天上午在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叶少兰、赵葆秀、王蓉蓉、于魁智、李胜素、杜镇杰、迟小秋、李宏图、胡文阁等梨园名家与各界人士都赶来送谭先生最后一程。尚长荣、蓝天野、王珮瑜、李幼斌、刘长瑜等人敬送了花圈。众多戏迷也自发赶来送别谭老先生,送别的队伍在礼堂前蜿蜒排成一条长龙。

  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题写的“正宗一脉 大纛之家”摆放在告别厅门口,简短八个字,概括了谭门七代在艺术上的成就和坚持,以及他们对于行业的引领。

  谭先生10月9日去世,而谭门第七代传人谭正岩在10月11日、12日有两场京剧《许云峰》的演出,他没有因为爷爷的去世而回戏,“爷爷总跟我们说戏比天大,要舍小家顾大家,观众的事儿、京剧事业的事儿就是大家的事儿,我相信他如果健在,也希望我能完成演出。”谭正岩的父亲谭孝曾说,这两场演出儿子的压力很大,但同时也有了更好完成表演的动力,两场演出他超水平发挥了。让谭正岩最高兴的是,自己的孩子满月那天,他们专门抱着去跟爷爷见了面,留下谭家四代人的珍贵合影。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与谭元寿合作了四十多年,走出告别厅依然难以平复悲伤的情绪,他说:“元寿大哥做人做艺都是我们的榜样,他的去世让我非常非常难过,谭家几代人为京剧事业、民族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去世是京剧界的重大损失。”京剧表演艺术家杜镇杰与谭先生更是颇有渊源,他的岳父马长礼和谭元寿合作了半辈子,他也一直受教于谭先生,他说:“他老人家家学源远流长却不保守,对京剧艺术的传承比我们还着急,见面就问我又在学什么。”

  在告别现场还来了许多粉丝,他们并不熟悉生活中的谭元寿,就是因为那舞台上一个个鲜活生动的形象,来送先生一程。收藏家马未都就是这样一位粉丝,他与谭元寿先生在生活中并无交往,只是纯粹以戏迷身份前来告别,他说:“我从十几岁就开始看他的戏,他的郭建光给我们这一代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对他的表演和唱腔都非常熟悉。”

  看到大家敬献的花圈、挽联,看到排得长长的告别队伍,谭家人备感欣慰,也从中感悟到了许多。谭孝曾说:“遗体告别仪式是让人悲痛的事情,但也让我们从中感悟到父亲这一生认认真真演戏、踏踏实实做人才能获得这么多人的尊敬。如今,我也在像父亲那样去做,努力去完成他未竟的事业,像他那样低调做人、高调唱戏。”

  本报记者 牛春梅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