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报料热线:81850000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高原新书《返场》用影像和文字再现摇滚乐过往
2020-11-18 07:52:57 稿源: 北京日报  

  高原新书《返场》近日面世。该书以高原拍摄的百余张未曾披露过的珍贵照片为线索,穿插老狼、张楚、郑钧等人的口述和采访,用影像和文字,全面展现了中国摇滚乐伊始不可复制的传奇时代,也记录了那个时代的“北京故事”,为我们了解20世纪90年代的都市,以及大批理想化青年的文艺生存状态提供了珍贵资料。

  中国摇滚乐一路走过30年,而高原以一己之力也拍了几乎30年,她的相机记录下了里程碑式的一幕幕,她同样是个传奇。日前,高原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再现摇滚乐的传奇时代

  “我的东西扔的四处都是,直到现在那批90年代的照片还没整理完。”高原说。

  高原拍摄的照片在今天看来也很文艺,她记录下那个年代摇滚人、音乐人、电影人本真的样貌,有着超越时空的生动和意趣。比如在一次饭局上,Anodize乐队成员喝多了,醉醺醺返回了住所。比如何勇《垃圾场》MV拍摄现场,在北京东四的一家大众浴室,乐队成员赤裸上身,水管里还能看到流水。

  那些照片背后的故事如今更让高原觉得温暖。1994年拍老狼的时候,他们开着高原爸爸给的切诺基,一路开向机场,沿途找到一片麦地。“当时是下午,老狼穿着白色衬衣和牛仔裤,阳光很耀眼,拍出来的照片像是梦境。从照片里丝毫看不出他就是为了吃面都能跟人打起来的男孩。”还有张楚,他除了傻乐就没什么表情,当年拍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MV现场,真给高原难住了,后来两人开始互拍,张楚的表情才变得有趣起来。

  那些访谈的每个字都透露出真诚。在李亚鹏的回忆中,1993年的乌鲁木齐因为唐朝乐队而轰动,这源于李亚鹏敲响第83家公司的大门,终于筹到了3万元现金,由此成功将唐朝乐队演出带到乌鲁木齐,而那时李亚鹏还是中戏学生。“我此后的人生道路上充满了各种挑战,能够支撑我的,似乎都和1993年那次经历有关……”而在老狼的回忆中,1995年,他因为失恋,高晓松因为退学,两人一门心思要到海口去演出,那是他们第一次住酒店。“单子、毯子、床单,又一层床单,我们都不知道睡哪一层。”老狼回忆,像电影一样,一进门他就蹦上了席梦思。

  “作为一个亲历者,我所触碰到的,是这场文化变动中最柔软的部分,那是一段单纯的岁月,它曾是无数人的梦想,是一个城市的更迭,是正在散落的十年记忆。”高原说。

  ●在《返场》里刻意淡化窦唯

  对于高原而言,这是她出的第一本书《把青春唱完》的再版。5年前,《把青春唱完》出版时,出版方出于商业考虑,保留了摇滚乐这些内容,而有关高原个人成长等内容都被删掉了。“那是我第一本书,对内容的把控不够,所以删了也就删了。”高原说。

  《返场》除了增添被删除的内容,还添加了对谈新文字。高原说,她出《把青春唱完》时,对谈文字60%都来自她的朋友高旗,编辑则根据图片、年代进行了汇编。“在我想出《返场》的时候,我觉得这种形式太机械了,没有人情味。”于是高原从2017年底开始,决定自己找些朋友聊聊过往岁月。从2018年初开始,在咖啡馆、排练场、饭店等地,她和李亚鹏、老狼、陈辉、黄觉、张楚等15人,谈起了他们共同的90年代。

  这些对谈文字坦诚真切,饱含对青春岁月的留恋、回忆,“我不是歌手,不是演员,我的身份是摄影师,但我是所有人的朋友,我和他们一起长大,喜怒哀乐都在一起的。”高原说,因为她不是从圈外窥视,而是内部的叙述,因此文字更显亲切和温暖。

  高原曾是窦唯的妻子,而窦唯是上世纪90年代颇具代表意义的摇滚人,但《返场》里收入窦唯的照片极少,就连有关他的文字也是一星半点。对此,高原回应说:“这是特意要回避的事情,出第一本书的时候,我接到几百个私信骂我,说你是不是穷疯了,拿着窦唯的照片出来卖。”不仅在《返场》里对窦唯非常淡化,而且在她的前一本摄影画册《红磡1994年》里,窦唯的图片也压缩到了最少。“我不希望起这些风浪,我不想承受,如果不想看到,我就可以不发。”

  ●时隔4年再拍摇滚人

  高原作为摇滚圈知名女摄影师,曾是出现在老狼MV《恋恋风尘》中举着相机的那位青涩女孩。唐朝乐队的丁武是她拍摄的第一个摇滚人,面孔乐队是她拍摄的第一支摇滚乐队,她从未想过自己拍中国摇滚跨越了几乎30年。

  读者多次对高原说:“我看过《把青春唱完》,幸亏有你。”高原直言,除了骂她的那批人,更有谢谢她的那批人,正是这些声音激励她走下去。而完整记录中国摇滚的30年,让北京大妞高原心生出了责任感。

  事实上,关于摇滚人的拍摄,高原一度停止了4年,她拍一切能赚到钱的照片,她相信自己能养活女儿,但那段日子她过得挺拧巴。“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拍。”高原曾经给人拍过艺术照,对方拿来时尚杂志,让她照着章子怡拍一套,“但是这个人即使把章子怡的造型师、化妆师请过来,也拍不成。”

  决定重新拍摇滚人后,高原跟着许巍拍了三年,许巍的舞台演出、海报都出自她之手,随后高原又跟拍了汪峰、周迅等。从前年开始,高原重新开始跟拍摇滚乐队。她拍过《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的木玛、重塑、马赛克、傻白、达达乐队,也拍过飞去来乐队、丢莱卡乐队、堆填区乐队、疯医乐队等。

  “我对台前与幕后一个人的性格反差感兴趣。”高原说,她拍过舞台上光彩四射的人,但生活中却是极无趣的人,这种人拍完也就拍完了,她绝不会继续再拍。

  “拍摄对象就是我喜欢的,他怎么那么好玩,为什么对这件事情这么理解,这些让我很着迷。”在高原的眼里,30年来的中国摇滚人的单纯、可爱、执著没有变,只是与30年前相比,现在的年轻乐队更明白资本,更了解市场,更知道怎么才能火。“他们懂的东西比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多得多,我们对成名、成腕儿没有现在年轻人那么清楚。”

  本报记者 路艳霞

编辑: 李霞君纠错:171964650@qq.com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0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高原新书《返场》用影像和文字再现摇滚乐过往

稿源: 北京日报 2020-11-18 07:52:57

  高原新书《返场》近日面世。该书以高原拍摄的百余张未曾披露过的珍贵照片为线索,穿插老狼、张楚、郑钧等人的口述和采访,用影像和文字,全面展现了中国摇滚乐伊始不可复制的传奇时代,也记录了那个时代的“北京故事”,为我们了解20世纪90年代的都市,以及大批理想化青年的文艺生存状态提供了珍贵资料。

  中国摇滚乐一路走过30年,而高原以一己之力也拍了几乎30年,她的相机记录下了里程碑式的一幕幕,她同样是个传奇。日前,高原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再现摇滚乐的传奇时代

  “我的东西扔的四处都是,直到现在那批90年代的照片还没整理完。”高原说。

  高原拍摄的照片在今天看来也很文艺,她记录下那个年代摇滚人、音乐人、电影人本真的样貌,有着超越时空的生动和意趣。比如在一次饭局上,Anodize乐队成员喝多了,醉醺醺返回了住所。比如何勇《垃圾场》MV拍摄现场,在北京东四的一家大众浴室,乐队成员赤裸上身,水管里还能看到流水。

  那些照片背后的故事如今更让高原觉得温暖。1994年拍老狼的时候,他们开着高原爸爸给的切诺基,一路开向机场,沿途找到一片麦地。“当时是下午,老狼穿着白色衬衣和牛仔裤,阳光很耀眼,拍出来的照片像是梦境。从照片里丝毫看不出他就是为了吃面都能跟人打起来的男孩。”还有张楚,他除了傻乐就没什么表情,当年拍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MV现场,真给高原难住了,后来两人开始互拍,张楚的表情才变得有趣起来。

  那些访谈的每个字都透露出真诚。在李亚鹏的回忆中,1993年的乌鲁木齐因为唐朝乐队而轰动,这源于李亚鹏敲响第83家公司的大门,终于筹到了3万元现金,由此成功将唐朝乐队演出带到乌鲁木齐,而那时李亚鹏还是中戏学生。“我此后的人生道路上充满了各种挑战,能够支撑我的,似乎都和1993年那次经历有关……”而在老狼的回忆中,1995年,他因为失恋,高晓松因为退学,两人一门心思要到海口去演出,那是他们第一次住酒店。“单子、毯子、床单,又一层床单,我们都不知道睡哪一层。”老狼回忆,像电影一样,一进门他就蹦上了席梦思。

  “作为一个亲历者,我所触碰到的,是这场文化变动中最柔软的部分,那是一段单纯的岁月,它曾是无数人的梦想,是一个城市的更迭,是正在散落的十年记忆。”高原说。

  ●在《返场》里刻意淡化窦唯

  对于高原而言,这是她出的第一本书《把青春唱完》的再版。5年前,《把青春唱完》出版时,出版方出于商业考虑,保留了摇滚乐这些内容,而有关高原个人成长等内容都被删掉了。“那是我第一本书,对内容的把控不够,所以删了也就删了。”高原说。

  《返场》除了增添被删除的内容,还添加了对谈新文字。高原说,她出《把青春唱完》时,对谈文字60%都来自她的朋友高旗,编辑则根据图片、年代进行了汇编。“在我想出《返场》的时候,我觉得这种形式太机械了,没有人情味。”于是高原从2017年底开始,决定自己找些朋友聊聊过往岁月。从2018年初开始,在咖啡馆、排练场、饭店等地,她和李亚鹏、老狼、陈辉、黄觉、张楚等15人,谈起了他们共同的90年代。

  这些对谈文字坦诚真切,饱含对青春岁月的留恋、回忆,“我不是歌手,不是演员,我的身份是摄影师,但我是所有人的朋友,我和他们一起长大,喜怒哀乐都在一起的。”高原说,因为她不是从圈外窥视,而是内部的叙述,因此文字更显亲切和温暖。

  高原曾是窦唯的妻子,而窦唯是上世纪90年代颇具代表意义的摇滚人,但《返场》里收入窦唯的照片极少,就连有关他的文字也是一星半点。对此,高原回应说:“这是特意要回避的事情,出第一本书的时候,我接到几百个私信骂我,说你是不是穷疯了,拿着窦唯的照片出来卖。”不仅在《返场》里对窦唯非常淡化,而且在她的前一本摄影画册《红磡1994年》里,窦唯的图片也压缩到了最少。“我不希望起这些风浪,我不想承受,如果不想看到,我就可以不发。”

  ●时隔4年再拍摇滚人

  高原作为摇滚圈知名女摄影师,曾是出现在老狼MV《恋恋风尘》中举着相机的那位青涩女孩。唐朝乐队的丁武是她拍摄的第一个摇滚人,面孔乐队是她拍摄的第一支摇滚乐队,她从未想过自己拍中国摇滚跨越了几乎30年。

  读者多次对高原说:“我看过《把青春唱完》,幸亏有你。”高原直言,除了骂她的那批人,更有谢谢她的那批人,正是这些声音激励她走下去。而完整记录中国摇滚的30年,让北京大妞高原心生出了责任感。

  事实上,关于摇滚人的拍摄,高原一度停止了4年,她拍一切能赚到钱的照片,她相信自己能养活女儿,但那段日子她过得挺拧巴。“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拍。”高原曾经给人拍过艺术照,对方拿来时尚杂志,让她照着章子怡拍一套,“但是这个人即使把章子怡的造型师、化妆师请过来,也拍不成。”

  决定重新拍摇滚人后,高原跟着许巍拍了三年,许巍的舞台演出、海报都出自她之手,随后高原又跟拍了汪峰、周迅等。从前年开始,高原重新开始跟拍摇滚乐队。她拍过《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的木玛、重塑、马赛克、傻白、达达乐队,也拍过飞去来乐队、丢莱卡乐队、堆填区乐队、疯医乐队等。

  “我对台前与幕后一个人的性格反差感兴趣。”高原说,她拍过舞台上光彩四射的人,但生活中却是极无趣的人,这种人拍完也就拍完了,她绝不会继续再拍。

  “拍摄对象就是我喜欢的,他怎么那么好玩,为什么对这件事情这么理解,这些让我很着迷。”在高原的眼里,30年来的中国摇滚人的单纯、可爱、执著没有变,只是与30年前相比,现在的年轻乐队更明白资本,更了解市场,更知道怎么才能火。“他们懂的东西比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多得多,我们对成名、成腕儿没有现在年轻人那么清楚。”

  本报记者 路艳霞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