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报料热线:81850000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外媒
【浙江日报】宁海强蛟卫生院“院长款”年夜饭烧了六年
2021-02-10 12:57:09 稿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2月9日下午4时多,在宁海强蛟卫生院食堂厨房见到院长廖福生时,他正埋头整理清洗肉菜海鲜,时不时还拉拉短半截的袖套,今年的“院长款”年夜饭正式开烧!

  从当天开始,一直到正月初七,廖福生每天都会为一线值班医务人员准备年夜饭,6年来,年年如此。

  强蛟卫生院位于半岛之上,每年过年期间,食堂放假,连镇上的小饭馆都关门歇业,但医院每天都有医务人员值班,比平时还要忙。“医生忙起来别说做饭,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有时候就在食堂蒸一大锅超市买来的馒头,就着方便面或是开水随便对付下。”2015年,廖福生调任强蛟卫生院,看着值班医生忙忙碌碌,还吃不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很是心疼,他便放弃回老家江西,主动留在医院值班,为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烧年夜饭,一烧就是6年。

  “小吴最喜欢排骨汤,烧排骨费时间,先洗好炖上;小李爱吃小海鲜,鱼和贝壳类不能少……”廖福生张罗着,每位同事的口味,他都了如指掌。一大早,赶在上班前,他就已经去菜市场把大伙喜欢的菜备齐了。

  烹、煎、炸、煮,冷盘、海鲜、菜肉一一出炉,很快桌子上已经摆了十多道菜了,廖福生看了一下时间,左等右等,又很有经验地把几盆菜端回大蒸锅里保温。“门诊值班医生一定要看完病人才能来吃饭,下村的随访医生回来的点也不固定,还有村里‘便民药箱’的值守医生过来路远……”廖福生嘀咕道,吃饭时间一年比一年没个准头了。

  廖福生还记得,刚开始几年准备年夜饭很轻松,也就三四个人,但这几年,基层医疗发展得快,像他们医院新的保健楼盖起来了,门诊量已经是6年前的1.5倍,医院留守的医务人员逐年增多,这张饭桌自然越来越“大”。

  “今天峡山村随访人数多,来晚了!”医生吴颖霞一边小跑进来,一边嚷着累坏了。这几年,基层卫生院公共服务任务增加了不少,她和团队服务了近2000名慢性病患者。“加班才能吃得上‘院长牌’年夜饭啊!”坐在吴颖霞边上的袁宽兵负责体检业务,自从医院新的保健楼建起,每年增加三五百人次的体检量,他忙得不可开交。趁着过年,他要整理这一年的体检档案,筛选出需要重点关注和随访的人群。

  才没吃几口,医生魏毓琳的手机响了。“魏医生,我想配点慢性肾衰的药,去县城又不方便,麻烦帮我带下药。”“好的,我明天上门来拿病历……”挂了电话,她一脸笑意地说:“瞧,现在老百姓都离不开我了,我赶紧扒几口饭就要回去了!”去年4月,强蛟卫生院将服务延伸到村庄,在薛上岙村设立了首个“便民药箱”,老百姓在家门口就可以配到县级专科医院的药品,魏毓琳便是那时候成为“便民药箱”的服务医生,也是今年这个饭桌上的“新工种”。

  “这是可乐蹄髈,我的拿手菜,那个是尖椒牛柳,还有这个是玉米排骨……”廖福生一直乐呵呵地听医生们聊着,不停给大伙夹菜。在他眼里,一桌年夜饭,看到的是一年年医院的生动变化。

编辑: 杜寅纠错:171964650@qq.com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0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浙江日报】宁海强蛟卫生院“院长款”年夜饭烧了六年

稿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2021-02-10 12:57:09

  2月9日下午4时多,在宁海强蛟卫生院食堂厨房见到院长廖福生时,他正埋头整理清洗肉菜海鲜,时不时还拉拉短半截的袖套,今年的“院长款”年夜饭正式开烧!

  从当天开始,一直到正月初七,廖福生每天都会为一线值班医务人员准备年夜饭,6年来,年年如此。

  强蛟卫生院位于半岛之上,每年过年期间,食堂放假,连镇上的小饭馆都关门歇业,但医院每天都有医务人员值班,比平时还要忙。“医生忙起来别说做饭,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有时候就在食堂蒸一大锅超市买来的馒头,就着方便面或是开水随便对付下。”2015年,廖福生调任强蛟卫生院,看着值班医生忙忙碌碌,还吃不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很是心疼,他便放弃回老家江西,主动留在医院值班,为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烧年夜饭,一烧就是6年。

  “小吴最喜欢排骨汤,烧排骨费时间,先洗好炖上;小李爱吃小海鲜,鱼和贝壳类不能少……”廖福生张罗着,每位同事的口味,他都了如指掌。一大早,赶在上班前,他就已经去菜市场把大伙喜欢的菜备齐了。

  烹、煎、炸、煮,冷盘、海鲜、菜肉一一出炉,很快桌子上已经摆了十多道菜了,廖福生看了一下时间,左等右等,又很有经验地把几盆菜端回大蒸锅里保温。“门诊值班医生一定要看完病人才能来吃饭,下村的随访医生回来的点也不固定,还有村里‘便民药箱’的值守医生过来路远……”廖福生嘀咕道,吃饭时间一年比一年没个准头了。

  廖福生还记得,刚开始几年准备年夜饭很轻松,也就三四个人,但这几年,基层医疗发展得快,像他们医院新的保健楼盖起来了,门诊量已经是6年前的1.5倍,医院留守的医务人员逐年增多,这张饭桌自然越来越“大”。

  “今天峡山村随访人数多,来晚了!”医生吴颖霞一边小跑进来,一边嚷着累坏了。这几年,基层卫生院公共服务任务增加了不少,她和团队服务了近2000名慢性病患者。“加班才能吃得上‘院长牌’年夜饭啊!”坐在吴颖霞边上的袁宽兵负责体检业务,自从医院新的保健楼建起,每年增加三五百人次的体检量,他忙得不可开交。趁着过年,他要整理这一年的体检档案,筛选出需要重点关注和随访的人群。

  才没吃几口,医生魏毓琳的手机响了。“魏医生,我想配点慢性肾衰的药,去县城又不方便,麻烦帮我带下药。”“好的,我明天上门来拿病历……”挂了电话,她一脸笑意地说:“瞧,现在老百姓都离不开我了,我赶紧扒几口饭就要回去了!”去年4月,强蛟卫生院将服务延伸到村庄,在薛上岙村设立了首个“便民药箱”,老百姓在家门口就可以配到县级专科医院的药品,魏毓琳便是那时候成为“便民药箱”的服务医生,也是今年这个饭桌上的“新工种”。

  “这是可乐蹄髈,我的拿手菜,那个是尖椒牛柳,还有这个是玉米排骨……”廖福生一直乐呵呵地听医生们聊着,不停给大伙夹菜。在他眼里,一桌年夜饭,看到的是一年年医院的生动变化。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杜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