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报料热线:81850000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首页精彩图片
入殓师——生命最后的守护者
2021-04-01 17:12:00 稿源: 中国宁波网  

  中国宁波网记者 刘哲 杨公允

  “你是做什么的?”

  “你会感到害怕吗?”

  “你的工资是不是很高?”

C0032_20210401164357.JPG

  每每和人提起自己的职业,95后入殓师于琦琪都要把上面的问题回答一遍。

  比起为旁人耸言的血腥的尸体,腐臭的气味,神乎其神的灵异故事感到害怕,在入殓师眼中,世人的偏见是远比这些更值得害怕的事情。

  24岁的于佳琦来自新疆乌鲁木齐,于16年考入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学习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毕业后她顺利入职宁波福寿园礼仪服务公司,成为一名入殓师。然而在她报考这个专业时,家人的不解和周围人的闲言碎语时时充斥在她耳畔,他们不懂为什么一个小姑娘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要选择为另外一个人合上生命的盒子。

C0189_20210401164641.JPG

  “我妈当时就很难受,说你可不可以转专业啊,女儿,转到外语学院去啊。”

  “有一个阿姨就拉着另外一个人说,哇你听说没有,他们家女儿选了一个怎么样的专业啊,搞死人的那种。”

  相比起于佳琦,姚海宾成为一名入殓师受到的阻力要小得多。“我的妻子和儿子都挺支持我的,大家也没说什么。”他笑着对我们说。

C0167_20210401164916.JPG

  这位38岁的入殓师,于2003年从武警部队退伍之后,在吉尔吉斯斯坦又漂泊了整整10年外事经贸工作。因为妻儿的关系,他于2015年来到宁波福寿园礼仪服务公司。伴随着对行业了解的深入,他从最开始司机的岗位逐渐转向上手一些与逝者遗体处理相关的事务,六年过去,如今的他已经是公司里最资深的遗体整容师了。

C0086_20210401164936.JPG

  “我们的工作内容,人们最容易理解到、看到的是一个人过世后,由我们来为他更衣、化妆、沐浴然后守灵‘治丧这些方面,其实还会有很多其他方面。在学校一共有四个专业供我们选择:一个是礼仪服务,主要学的是在治丧期间需要举行的告别会的礼仪,下葬入墓时的礼仪之类的;然后是火化专业,这个更偏向工程学,要去检修火化机什么的;还有就是防腐整容专业,这个大众了解到的会比较多,就是给遗体进行穿衣,化妆的工作,特殊一点的,是对一些因为意外事故造成非正常死亡的特殊遗体的整容,还有给想要回外市、外省甚至外国故里下葬的人做相应的防腐措施;最后一个就是陵园设计,这个就是对墓地园区的规划,对墓园景观的设计。在学校里,虽然分专业,但是各个专业里面基础要学的东西是会有交叉的,毕竟工作中肯定都要用到的。” 于佳琦解释道。

C0082_20210401165047.JPG

  “这个行业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特殊,但是我觉得她既然作为一个行业存在,那么它跟其他行业就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们都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服务行业。就像是婚丧嫁娶,你可以有婚庆公司,为什么不能有白事公司的存在呢。他们没有太大的差别,可能唯一的差别就是我们服务的是一位已经去世的人罢了。”

  在生活中,离开殡仪馆的他们与世人对入殓师阴森无情的印象完全不同。他们努力把长者关爱服务中心打造成一个温馨的日式小屋;他们热爱运动,每天下班最大的乐趣就是去健身房跑步、游泳,去钓鱼;他们也不像工作时那么严肃,受访的于佳琦就是一个超级爱笑的姑娘。

  “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于佳琦向我们再三强调。

DSC05002.JPG

  让每一位逝者干干净净,有尊严地离开是每一位入殓师的追求。

  一次常规的整容大约需要30分钟。在遗体洗浴间里,于佳琦和姚海宾身穿专业防护服,点上熏香,放上逝者生前喜欢的音乐,在郑重向遗体鞠完一躬后,他们开始为这些逝者的遗体做最后的清理工作。

  清洗,翻身,为他们洁面,修剪眉毛,敷面膜,男人还要给他们剃须,然后梳理头发,修剪指甲,给遗体做一个全身的spa,换衣,穿戴整齐后,最后用彩笔进行面部化妆 。

  如果遇到一些特殊情況,比如车祸、身体腐坏严重等,处理起來可能要几个小时甚至更久。

C0061_20210401165203.JPG

  时间最长的一次,据姚海斌回忆,从晚上6点到凌晨2点,他只在吃夜宵的时候短短休息过片刻,整整八个小时来修复一具因为交通事故而导致头骨碎裂的遗体。

  他对照家属提供的照片,把所有碎掉的骨头挑出来,像拼积木一样一块块把它们拼在一起,如果找不到碎片的部分就用泥捏出一个相似的形状。依据骨头连接的不同角度,有的用铁丝拉,有的用钩子,勉强搭出一个框架后,再用接近肤色的膏体一层层涂上去,尽量还原出遗体原本的模样。

  有人会说,“人死了,还弄得这么好看干啥?”可是,有谁的亲朋好友愿意看到自己的骨肉至亲、莫逆之交以这样一副面目全非的样子离去,以生前最完美的样子离开,是对每一名逝者的尊重,也正是 “入殓师”这个职业存在的意义。当逝者家属来殡仪馆参加追悼会时,于佳琦和姚海宾的工作就是让逝者能以最美的姿态出现在家属面前,让他们做最后的道别。

  “有一位安徽阜阳的逝者,他头被碾压过了,我要把她复原起来。当时做完,他的亲人过来一看,马上就给我跪下了,就紧紧抱着我的大腿,跪下来,拼命说谢谢,谢谢。”

  这是对“入殓师”工作最大的肯定,是他们工作成就感的来源,是让他们坚持在这个行业工作最大的动力。

DSCF1296.JPG

  “我外婆就跟我说,你做这个工作很好啊!这是一个行善积德的行业,等到以后她要是不在了,我要把她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让她安安稳稳地离开。”

  “我以你为荣”谈起父母态度的变化,于佳琦显得非常开心。有一次妈妈对她说的话让她眼眶湿润了“你去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你做的事情早晚有一天所有人都会理解的”

DSCF1303.JPG

  入职这么多年来,两人已经见证了太多逝者的仪容,“今年就有将近40多个了。”姚海宾告诉我们。从几天的婴儿到百岁的老人,他们有的寿终正寝,有的早早离开了这个世界,也见证了太多的家属,他们有的言辞激烈,有的神情淡漠,从他们的身上两人都体会到了生命的可贵。

  “做这行以后,我对生命看得更重了,更珍惜生命了。”

  “活在当下。”这是于佳琦和姚海宾最常说的一句话

DSCF1305.JPG

  人的生命渺小又短暂,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突然离开这个世界,但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入殓师这个职业却总是被外界所误解,人们似乎从来都只会迎新,而不擅长送别。

  入殓师努力还原逝者生前的模样——对逝者来说,可以让他更优雅,有尊严的离去;而对生者来说,那一面,是逝者留在他们心中最后的样子,是告别,更是努力接受放下的开始。

  正如姚海宾所说“从前当兵时,我守护的是活人的生命,避免他们的死亡;但现在,我依然是生命的守护者,只不过守护的变成是人们生命中的最后一程。”

编辑: 陈晓怡纠错:171964650@qq.com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1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入殓师——生命最后的守护者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21-04-01 17:12:00

  中国宁波网记者 刘哲 杨公允

  “你是做什么的?”

  “你会感到害怕吗?”

  “你的工资是不是很高?”

C0032_20210401164357.JPG

  每每和人提起自己的职业,95后入殓师于琦琪都要把上面的问题回答一遍。

  比起为旁人耸言的血腥的尸体,腐臭的气味,神乎其神的灵异故事感到害怕,在入殓师眼中,世人的偏见是远比这些更值得害怕的事情。

  24岁的于佳琦来自新疆乌鲁木齐,于16年考入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学习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毕业后她顺利入职宁波福寿园礼仪服务公司,成为一名入殓师。然而在她报考这个专业时,家人的不解和周围人的闲言碎语时时充斥在她耳畔,他们不懂为什么一个小姑娘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要选择为另外一个人合上生命的盒子。

C0189_20210401164641.JPG

  “我妈当时就很难受,说你可不可以转专业啊,女儿,转到外语学院去啊。”

  “有一个阿姨就拉着另外一个人说,哇你听说没有,他们家女儿选了一个怎么样的专业啊,搞死人的那种。”

  相比起于佳琦,姚海宾成为一名入殓师受到的阻力要小得多。“我的妻子和儿子都挺支持我的,大家也没说什么。”他笑着对我们说。

C0167_20210401164916.JPG

  这位38岁的入殓师,于2003年从武警部队退伍之后,在吉尔吉斯斯坦又漂泊了整整10年外事经贸工作。因为妻儿的关系,他于2015年来到宁波福寿园礼仪服务公司。伴随着对行业了解的深入,他从最开始司机的岗位逐渐转向上手一些与逝者遗体处理相关的事务,六年过去,如今的他已经是公司里最资深的遗体整容师了。

C0086_20210401164936.JPG

  “我们的工作内容,人们最容易理解到、看到的是一个人过世后,由我们来为他更衣、化妆、沐浴然后守灵‘治丧这些方面,其实还会有很多其他方面。在学校一共有四个专业供我们选择:一个是礼仪服务,主要学的是在治丧期间需要举行的告别会的礼仪,下葬入墓时的礼仪之类的;然后是火化专业,这个更偏向工程学,要去检修火化机什么的;还有就是防腐整容专业,这个大众了解到的会比较多,就是给遗体进行穿衣,化妆的工作,特殊一点的,是对一些因为意外事故造成非正常死亡的特殊遗体的整容,还有给想要回外市、外省甚至外国故里下葬的人做相应的防腐措施;最后一个就是陵园设计,这个就是对墓地园区的规划,对墓园景观的设计。在学校里,虽然分专业,但是各个专业里面基础要学的东西是会有交叉的,毕竟工作中肯定都要用到的。” 于佳琦解释道。

C0082_20210401165047.JPG

  “这个行业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特殊,但是我觉得她既然作为一个行业存在,那么它跟其他行业就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们都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服务行业。就像是婚丧嫁娶,你可以有婚庆公司,为什么不能有白事公司的存在呢。他们没有太大的差别,可能唯一的差别就是我们服务的是一位已经去世的人罢了。”

  在生活中,离开殡仪馆的他们与世人对入殓师阴森无情的印象完全不同。他们努力把长者关爱服务中心打造成一个温馨的日式小屋;他们热爱运动,每天下班最大的乐趣就是去健身房跑步、游泳,去钓鱼;他们也不像工作时那么严肃,受访的于佳琦就是一个超级爱笑的姑娘。

  “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于佳琦向我们再三强调。

DSC05002.JPG

  让每一位逝者干干净净,有尊严地离开是每一位入殓师的追求。

  一次常规的整容大约需要30分钟。在遗体洗浴间里,于佳琦和姚海宾身穿专业防护服,点上熏香,放上逝者生前喜欢的音乐,在郑重向遗体鞠完一躬后,他们开始为这些逝者的遗体做最后的清理工作。

  清洗,翻身,为他们洁面,修剪眉毛,敷面膜,男人还要给他们剃须,然后梳理头发,修剪指甲,给遗体做一个全身的spa,换衣,穿戴整齐后,最后用彩笔进行面部化妆 。

  如果遇到一些特殊情況,比如车祸、身体腐坏严重等,处理起來可能要几个小时甚至更久。

C0061_20210401165203.JPG

  时间最长的一次,据姚海斌回忆,从晚上6点到凌晨2点,他只在吃夜宵的时候短短休息过片刻,整整八个小时来修复一具因为交通事故而导致头骨碎裂的遗体。

  他对照家属提供的照片,把所有碎掉的骨头挑出来,像拼积木一样一块块把它们拼在一起,如果找不到碎片的部分就用泥捏出一个相似的形状。依据骨头连接的不同角度,有的用铁丝拉,有的用钩子,勉强搭出一个框架后,再用接近肤色的膏体一层层涂上去,尽量还原出遗体原本的模样。

  有人会说,“人死了,还弄得这么好看干啥?”可是,有谁的亲朋好友愿意看到自己的骨肉至亲、莫逆之交以这样一副面目全非的样子离去,以生前最完美的样子离开,是对每一名逝者的尊重,也正是 “入殓师”这个职业存在的意义。当逝者家属来殡仪馆参加追悼会时,于佳琦和姚海宾的工作就是让逝者能以最美的姿态出现在家属面前,让他们做最后的道别。

  “有一位安徽阜阳的逝者,他头被碾压过了,我要把她复原起来。当时做完,他的亲人过来一看,马上就给我跪下了,就紧紧抱着我的大腿,跪下来,拼命说谢谢,谢谢。”

  这是对“入殓师”工作最大的肯定,是他们工作成就感的来源,是让他们坚持在这个行业工作最大的动力。

DSCF1296.JPG

  “我外婆就跟我说,你做这个工作很好啊!这是一个行善积德的行业,等到以后她要是不在了,我要把她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让她安安稳稳地离开。”

  “我以你为荣”谈起父母态度的变化,于佳琦显得非常开心。有一次妈妈对她说的话让她眼眶湿润了“你去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你做的事情早晚有一天所有人都会理解的”

DSCF1303.JPG

  入职这么多年来,两人已经见证了太多逝者的仪容,“今年就有将近40多个了。”姚海宾告诉我们。从几天的婴儿到百岁的老人,他们有的寿终正寝,有的早早离开了这个世界,也见证了太多的家属,他们有的言辞激烈,有的神情淡漠,从他们的身上两人都体会到了生命的可贵。

  “做这行以后,我对生命看得更重了,更珍惜生命了。”

  “活在当下。”这是于佳琦和姚海宾最常说的一句话

DSCF1305.JPG

  人的生命渺小又短暂,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突然离开这个世界,但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入殓师这个职业却总是被外界所误解,人们似乎从来都只会迎新,而不擅长送别。

  入殓师努力还原逝者生前的模样——对逝者来说,可以让他更优雅,有尊严的离去;而对生者来说,那一面,是逝者留在他们心中最后的样子,是告别,更是努力接受放下的开始。

  正如姚海宾所说“从前当兵时,我守护的是活人的生命,避免他们的死亡;但现在,我依然是生命的守护者,只不过守护的变成是人们生命中的最后一程。”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晓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