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报料热线:81850000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海量老旧家电传统回收仍是主渠道 “绿色回收”如何破局?
2022-06-27 07:58:27 稿源: 中国宁波网  

  来自东北的人力资源经理李超今年6月初在鄞州区租了一套房龄近20年的小两室,没住多久就发现出租房里的冰箱不制冷,找来维修师傅拆机一看,发现冰箱压缩机运行不正常,一看生产标牌,不禁吃了一惊:冰箱生产日期为2004年,已使用了18年!

  按照我国《家用电器安全使用年限》规定“冰箱的安全使用年限为10年”,该冰箱已严重“超龄”服役。因为无法更换原型号压缩机,后经房东同意,李超购买了一台使用一年多的二手冰箱,旧冰箱则由回收“游击队”以50元的低价拉走,炎炎夏日的一大难题终于解决。

  李超的此番经历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据国家发改委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家电保有量已超21亿台,且淘汰率涨幅高达20%,2022年预计家电报废量超2亿台。作为经济发达地区的宁波,家电迭代升级的需求更显强劲。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不少消费者观念里,“新三年、旧三年、修修补补又三年”“家电能用就凑合用”根深蒂固。大量超龄家电不仅存在安全隐患,而且有向出租房、工棚等场所集聚的趋势,某种程度上也带动了二手家电销售红火。

  面对海量老旧家电,如何方便消费者“焕新升级”?家电厂家、商家如何以“扩内需、减碳排”为契机推动“绿色回收”,都是百姓关注的话题,有待多方用力,共同破题。

  “超龄”家电向出租房集聚

  “出租房里家电家具是否齐全,是租客考量的一个重点,只要能正常运行,一般不太在意家电使用年限的问题。”南天房产东柳店一位资深销售经理坦言,很多租客喜欢家电齐全的房子,但这些家电大多是房东使用多年后留下的电器,不少属于超期“服役”,会带来不少安全隐患。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宁波的租房大军规模逐渐壮大。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大学毕业生、外来务工者为寻求就业机会而选择租房。

  在鄞州区飞虹新村、东柳坊等老小区,记者看到,很多出租房配置较齐全,但家具和家电都比较陈旧,电热水器超过10年的不在少数,燃气灶、抽油烟机等厨电污渍明显,一些家电的插座、电线也呈老化迹象。

  记者登录闲鱼、转转等平台,发现二手家电区成了不少消费者的新选择。闲鱼平台的客服人员表示,去年以来,受家电原材料上涨等情况影响,多数家电企业上调了产品价格,空调、洗衣机、冰箱等价格上涨幅度5%-10%不等,一些消费者为追求性价比高、适用的出租房家电,转而选购二手货,同期涨幅可达到20%-30%。

  旧家电如何处理?是个头疼的问题

  2022年预计我国报废的家电量将超2亿台。

  按照标准,家用电冰箱、房间空调的安全使用年限为10年,家用洗衣机和干衣机、吸油烟机、家用燃气灶的安全使用年限为8年。空调安全使用年限从生产日期计起,其余从销售日期计起。

  老旧家电到达安全使用年限后,若要更换新家电,旧家电怎么处理?不少市民为此头疼。

  市民楼女士就碰到烦心事:家里的抽油烟机坏了,便买了个新的抽油烟机。安装师傅表示,帮忙收走旧油烟机需要另付钱。她随后又咨询物业,能否帮忙将油烟机扔到建筑垃圾池,却被告知旧家电不属于建筑垃圾,不能扔在建筑垃圾池,需要付钱另请公司处理。崔女士只好在网上找了一家旧家电回收店,以20元的价格让回收师傅收走。

  记者通过电子地图查询到不少宁波回收店。一回收店主表示,报废的冰箱、洗衣机、热水器基本不值钱,价格数十元不等,大家电里面,稍微值点钱的也就是空调和电视,成色好一点的、功率大一点的空调挂机100元-300元不等,柜机500元-1000元不等。

  目前宁波废旧家电市场回收方式呈多元、分散态势,废旧家电经由个体商户、回收企业网点、互联网平台等回收渠道流入正规拆解企业和非正规拆解点。

  “目前大多数的废旧家电被小商贩收走,很难得到正规环保的处理。”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潘永刚表示,它们或是通过翻新后进入二手市场,或是被不规范拆解,不仅会为消费者带来不小的安全隐患,也会造成资源的浪费。

  “目前宁波市场的家电回收主要以游击队为主,正规企业数量不多。”宁波市生态环保产业集团相关人士表示。

  近年来,我市兴起的“搭把手”回收站已深入到城市的“毛细血管”——社区,基本实现宁波中心城区全覆盖。但据记者了解,“搭把手”主要以回收碎玻璃、包装塑料、旧衣物为主,废旧家电较少涉及。

  “绿色回收”还需多方用力

  我国2020年提出“双碳”目标后,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完善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推动家电更新消费的实施方案》,得到家电龙头企业的积极响应,积极探索“绿色回收”新模式,也引发了废旧家电回收、资源再利用的新一轮发展热潮。

  今年3月28日,美的集团启动废旧家电回收行动,加入家电生产企业“绿色回收责任名单”。海尔首座废旧家电拆解“灯塔工厂”一期项目将于今年7月投产,而另一家电大佬——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今年在全国两会上呼吁,建立家电安全使用年限强制性标准,持续推动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建设。

  在宁波国美、海尔及配套的正规拆解企业里,记者在流水线上看到,废旧冷柜被送进工厂后,师傅先拆卸外盖,再搬至传送带,对电线、隔抽、电子料、压缩机等零件进行人工拆除。接着取出压缩机,收集废机油,进行分解,再将剩余的箱体进行粉碎、分选,对分选后的废旧冷柜进行压碎处理,分离出铁、塑料和铜铝。最后,将分解出来的料进行分装、称重、配置专用仓储标识,放入专用容器内进行贮存。

  “传统的力量很强大,个体商户由于运营灵活,社区辐射力较强,与普通百姓的链接度较高,而家电厂商的家电回收价格不高,有时反而竞争不过个体户。拆解企业经营压力较大,需依靠国家补贴,但国家基金补贴名录申请难。”我市家电业一位资深人士分析,当前我国对于空调、洗衣机等家电使用年限无强制性法律规定,同时家电行业内的“回收、处理、再利用”全链条数字化体系尚未打通,无法实现数据共享、综合监管、可追溯,在回收、拆解、再利用各环节也存在很多难题。

  宁波晚报记者周晖

编辑: 杨丹纠错:171964650@qq.com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2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海量老旧家电传统回收仍是主渠道 “绿色回收”如何破局?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22-06-27 07:58:27

  来自东北的人力资源经理李超今年6月初在鄞州区租了一套房龄近20年的小两室,没住多久就发现出租房里的冰箱不制冷,找来维修师傅拆机一看,发现冰箱压缩机运行不正常,一看生产标牌,不禁吃了一惊:冰箱生产日期为2004年,已使用了18年!

  按照我国《家用电器安全使用年限》规定“冰箱的安全使用年限为10年”,该冰箱已严重“超龄”服役。因为无法更换原型号压缩机,后经房东同意,李超购买了一台使用一年多的二手冰箱,旧冰箱则由回收“游击队”以50元的低价拉走,炎炎夏日的一大难题终于解决。

  李超的此番经历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据国家发改委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家电保有量已超21亿台,且淘汰率涨幅高达20%,2022年预计家电报废量超2亿台。作为经济发达地区的宁波,家电迭代升级的需求更显强劲。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不少消费者观念里,“新三年、旧三年、修修补补又三年”“家电能用就凑合用”根深蒂固。大量超龄家电不仅存在安全隐患,而且有向出租房、工棚等场所集聚的趋势,某种程度上也带动了二手家电销售红火。

  面对海量老旧家电,如何方便消费者“焕新升级”?家电厂家、商家如何以“扩内需、减碳排”为契机推动“绿色回收”,都是百姓关注的话题,有待多方用力,共同破题。

  “超龄”家电向出租房集聚

  “出租房里家电家具是否齐全,是租客考量的一个重点,只要能正常运行,一般不太在意家电使用年限的问题。”南天房产东柳店一位资深销售经理坦言,很多租客喜欢家电齐全的房子,但这些家电大多是房东使用多年后留下的电器,不少属于超期“服役”,会带来不少安全隐患。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宁波的租房大军规模逐渐壮大。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大学毕业生、外来务工者为寻求就业机会而选择租房。

  在鄞州区飞虹新村、东柳坊等老小区,记者看到,很多出租房配置较齐全,但家具和家电都比较陈旧,电热水器超过10年的不在少数,燃气灶、抽油烟机等厨电污渍明显,一些家电的插座、电线也呈老化迹象。

  记者登录闲鱼、转转等平台,发现二手家电区成了不少消费者的新选择。闲鱼平台的客服人员表示,去年以来,受家电原材料上涨等情况影响,多数家电企业上调了产品价格,空调、洗衣机、冰箱等价格上涨幅度5%-10%不等,一些消费者为追求性价比高、适用的出租房家电,转而选购二手货,同期涨幅可达到20%-30%。

  旧家电如何处理?是个头疼的问题

  2022年预计我国报废的家电量将超2亿台。

  按照标准,家用电冰箱、房间空调的安全使用年限为10年,家用洗衣机和干衣机、吸油烟机、家用燃气灶的安全使用年限为8年。空调安全使用年限从生产日期计起,其余从销售日期计起。

  老旧家电到达安全使用年限后,若要更换新家电,旧家电怎么处理?不少市民为此头疼。

  市民楼女士就碰到烦心事:家里的抽油烟机坏了,便买了个新的抽油烟机。安装师傅表示,帮忙收走旧油烟机需要另付钱。她随后又咨询物业,能否帮忙将油烟机扔到建筑垃圾池,却被告知旧家电不属于建筑垃圾,不能扔在建筑垃圾池,需要付钱另请公司处理。崔女士只好在网上找了一家旧家电回收店,以20元的价格让回收师傅收走。

  记者通过电子地图查询到不少宁波回收店。一回收店主表示,报废的冰箱、洗衣机、热水器基本不值钱,价格数十元不等,大家电里面,稍微值点钱的也就是空调和电视,成色好一点的、功率大一点的空调挂机100元-300元不等,柜机500元-1000元不等。

  目前宁波废旧家电市场回收方式呈多元、分散态势,废旧家电经由个体商户、回收企业网点、互联网平台等回收渠道流入正规拆解企业和非正规拆解点。

  “目前大多数的废旧家电被小商贩收走,很难得到正规环保的处理。”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潘永刚表示,它们或是通过翻新后进入二手市场,或是被不规范拆解,不仅会为消费者带来不小的安全隐患,也会造成资源的浪费。

  “目前宁波市场的家电回收主要以游击队为主,正规企业数量不多。”宁波市生态环保产业集团相关人士表示。

  近年来,我市兴起的“搭把手”回收站已深入到城市的“毛细血管”——社区,基本实现宁波中心城区全覆盖。但据记者了解,“搭把手”主要以回收碎玻璃、包装塑料、旧衣物为主,废旧家电较少涉及。

  “绿色回收”还需多方用力

  我国2020年提出“双碳”目标后,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完善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推动家电更新消费的实施方案》,得到家电龙头企业的积极响应,积极探索“绿色回收”新模式,也引发了废旧家电回收、资源再利用的新一轮发展热潮。

  今年3月28日,美的集团启动废旧家电回收行动,加入家电生产企业“绿色回收责任名单”。海尔首座废旧家电拆解“灯塔工厂”一期项目将于今年7月投产,而另一家电大佬——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今年在全国两会上呼吁,建立家电安全使用年限强制性标准,持续推动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建设。

  在宁波国美、海尔及配套的正规拆解企业里,记者在流水线上看到,废旧冷柜被送进工厂后,师傅先拆卸外盖,再搬至传送带,对电线、隔抽、电子料、压缩机等零件进行人工拆除。接着取出压缩机,收集废机油,进行分解,再将剩余的箱体进行粉碎、分选,对分选后的废旧冷柜进行压碎处理,分离出铁、塑料和铜铝。最后,将分解出来的料进行分装、称重、配置专用仓储标识,放入专用容器内进行贮存。

  “传统的力量很强大,个体商户由于运营灵活,社区辐射力较强,与普通百姓的链接度较高,而家电厂商的家电回收价格不高,有时反而竞争不过个体户。拆解企业经营压力较大,需依靠国家补贴,但国家基金补贴名录申请难。”我市家电业一位资深人士分析,当前我国对于空调、洗衣机等家电使用年限无强制性法律规定,同时家电行业内的“回收、处理、再利用”全链条数字化体系尚未打通,无法实现数据共享、综合监管、可追溯,在回收、拆解、再利用各环节也存在很多难题。

  宁波晚报记者周晖

编辑: 杨丹

纠错:17196465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