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新闻 > 民生·城事 正文
卖鱼路—柳庄街—新芝路—育才路

3.4公里长的马路有4个路名 最短的仅300多米

市地名委:目前保持不变,等待时机调整
http://www.cnnb.com.cn  中国宁波网   2011年09月07日 07:18   【 】 【打印

  小陈是一位新宁波人,每天要乘坐公交510路从江北到马园路上班。最近,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南起中山西路、北至华辰大桥这短短3.4公里的一段路,竟然有4个路名:卖鱼路—柳庄街—新芝路—育才路。“平均下来,几百米远就是一条新的马路了,对我们外地人来说,还真不好记!”据记者了解,在宁波市中心,这样密集的被群众称之为“炮仗马路”的还真不少,一条不到5公里长的道路,往往有着三四个不同的路名。

  最短马路只有300多米

  按照小陈的反映,记者来到海曙区中山西路与卖鱼路交叉路口,实地体验了一把这几条“炮仗马路”。从海光中心开始,到市水利局附近,路牌还标着卖鱼路,以卖鱼桥为界,北面的道路开始标牌为柳庄街。柳庄街向北行至西河街交叉路口,则名为新芝路。新芝路往北,在高塘四村附近,以新芝桥为界,北面的道路又变了名字,路牌显示为育才路。据记者粗略测算,在这条几乎没有任何拐弯的南北向马路上,被命名为卖鱼路的这一段最为“短小精悍”,只有300多米,其次为柳庄街,约有500余米,两条马路总长仍不足1公里。

  “一条马路又没有拐弯,都是在同一个方向上,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叫这么多名字。”小陈说,他在很多城市呆过,以上海为例,一条马路经常是“一名到底”,几千个门牌号的马路,如果只说门牌号,人家真不好找,所以在给人家介绍自己的地点时,经常会使用两条马路交叉的方式来进行定位。但来了宁波,这里告诉地址的方式则变为只说马路,“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马路不长,就算走冤枉路,也不太会很离谱。”

  宁波的“炮仗马路”现象有没有给周边商户带来不便?记者在采访时,一家房地产中介的工作人员表示,附近的二手房卖得很俏,买主大多是首次置业的外地小年轻,但在介绍地理方位时,说到一些短小的路名,有很多人都一脸茫然。“马路太短,又没什么名气,有时连宁波郊区的一些本地人也会说没听到过”。

  市中心还有4条典型“炮仗路”

  据记者了解,这种“炮仗马路”,宁波市中心还有4条,它们全都集中在人气很旺的“黄金地段”:

  在西起环城西路,东至彩虹南、北路口长约3.4公里的一条道路上,被分为了柳汀街—药行街—百丈路三段;南起兴宁路,西北至江东北路的3.4公里,被分成了四段,分别叫王隘路—大步街—箕漕街—曙光路;西南起镇明路长春路相交路口,北至环城北路的4.5公里道路,被分为灵桥路—江厦街—人民路三段;东起机场路,西至白沙路的4.5公里道路,被分为了永丰西路—新马路—西草马路—东草马路四段。

  “炮仗路”为何扎堆闹市?

  为什么这些“炮仗马路”都爱扎堆闹市?市地名委的相关人士解释说,道路命名分段过密问题的产生与城市化过程密切相关,它们是与宁波的城市化进程相伴而生的。上述5条典型的道路都在5公里以内,长度出奇的一致,这与当时宁波的城市规模是相匹配的。随着城市改造的进行,我市很多道路的长度、宽度、起止点、走向等基本要素发生了变化,以致原本合理命名的道路名称逐渐显得不甚合理。

  以小陈所提到的卖鱼路为例,卖鱼路、柳庄街和新芝路本不相通,各有各名,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城市改造过程中,3条道路被打通相连成一条道路,因原有路名保持不变,遂给人以道路命名分段过密的印象。

  这类问题多存在于老三区,就是因为老三区城市改造力度较大,变化程度最为剧烈,其中又以老街老巷最密集、改造较为集中的海曙区为最。可以说,大部分的道路分段过密问题,在道路命名之初其实并不存在,而是在城市改造、道路相通之后才出现的。可以说,道路命名分段过密是城市化这一经济发展“良方”的“副作用”之一。

  将随“大都市圈”发展而有所改变

  分段过密的道路,是一座城市由小变大过程中所产生“城市病”的一种。全国不光宁波一座城市“患病”。在各大经济发达城市,这一情况屡见不鲜,如深圳的北环大道—泥岗路—布心路,上海的张杨路—浦兴路、台儿庄路—金新路,济南的解放路—青龙桥路—泉城路—共青团路—经四路,杭州的天目山路—环城北路—艮山路,等等。

  究竟该怎么诊治宁波的这个“城市病”?市地名委给出的对策是:现在保持不变,等待时机调整。

  “命名分段过密的问题,比道路重名的问题要轻得多。”市地名委相关人士称,这是因为命名分段过密道路虽然对部分不熟悉情况的使用者会造成一些不便,但是对沿路居民和本市的大部分居民而言并未造成太大影响;二是目前此类道路基本位于闹市区,两侧住宅区和商铺非常密集,部分道路两侧还建有大型商务中心,一旦对路名进行调整,其涉及面较大。根据“地名应当保持稳定性”的大原则,当前我市命名分段过密道路尚不具备调整的紧迫性。

  然而,随着宁波向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战略目标的迈进以及“大都市圈”的打造,城市交通网络将随之扩大密集,对分段过密路名的整合调整将成为优化地名环境、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举措。届时,若对当前命名分段过密道路实体进行大规模改造或是沿路建筑物大规模拆迁之时,可以考虑借机调整路名。记者滕华

  新闻延伸

  1994年中山路曾重新“洗牌”

  宁波并非没有道路命名分段过密的调整案例。以中山路为例,宁波中山东路原西起解放路,东至江厦街,东连大河路及东郊路;中山西路原东起解放路,西至望京路,西连西郊路。1994年,因城市格局的优化和规模的提升,市政府利用中山路改造之机,作出了调整中山东、西路路名的决定,撤销大河路路名,并将部分西郊路纳入到中山西路。

  由此,中山东路东延至中兴路,中山西路西延至西城桥,不仅为之后中山路东延至世纪大道、中山西路西延至丽园北路奠定了良好基础,也使中山路更好地体现和发挥了城市主干道的作用,对城市形象的塑造起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此次路名调整牵涉到2000多个巷、弄、门牌的更改,当时耗费经费44.5万元。

稿源: 宁波晚报   编辑: 徐挺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