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六年欠2100万元巨债 塘溪这个胆大的镇长被判六年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9-12-23 07:08:00报料热线:81850000

  “被告人陈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2019年11月18日,鄞州区人民法院对塘溪镇原党委副书记、镇长陈勇公开宣判。200余名区管党员领导干部旁听了庭审实况。

  时钟拨回到2017年的夏天,塘溪镇八村生活污水治理工程开标前,陈勇与商人施某国、童某华在其家附近的咖啡店碰面。

  “兄弟,这个项目我去打打招呼,你应该能够拿下,到时候我要拼股30%的。”

  “拼股还是算了吧,你欠我的275万元就不用还了,我再拿出100万元给你好了。”

  就在这一次碰面后不久,童某华的公司中了污水治理工程的全部三个标,而陈勇从中实际收受贿赂375万元。

  在更早的2015年年底,得知自己即将提任塘溪镇镇长一职,陈勇告诉家人自己欠了一屁股债,希望他们能帮帮他,于是妻子、妹妹和妹夫将全部积蓄都拿了出来,特别是岳父岳母为凑钱甚至变卖了唯一的自住房,就这样东拼西凑替他还款800万元。

  然而,800万元对陈勇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他没有向家人和盘托出实情,他的实际债务高达2100万元。

  从掏光亲人所有的家底,到不顾面子四处借钱,最后发展为伸手向企业主要钱,是什么让他如此不择手段?而这么多钱,到底被用到了哪里呢?

  原来,一切都是为了填补他网络赌博欠下的巨额债务。

  曾经工作中的“拼命三郎”,却在“八小时”外渐渐地放松了自我要求,染上搓麻将的恶习,和赌友称兄道弟起来。

  在与赌友的一次聚会中,有人向他介绍网上玩“百家乐”,想拉他入伙。起初,陈勇还是有所警觉和警惕,“以前听说过这个,大家都说比毒品还毒,一旦染上极难戒掉。”他暗暗告诫自己,网络赌博不能碰。

  一次、二次、三次……在他人的怂恿下,陈勇的立场动摇了,加之考虑到搓麻将经常要出入公众场合,容易被别人发现,而网上玩“百家乐”隐蔽性强、时间灵活、玩法简单,他的胆子愈发大,贪欲愈发强烈,终于敌不过“心魔”,悲剧正式上演。

  他有时在寝室里上网赌,有时在车里用手提电脑赌,输急了眼甚至在宾馆开个房间接着赌。每周要赌上二三次,输多赢少,最惨的一个月输掉了400万元。输钱的夜晚,往往也是陈勇的失眠夜,内心的挣扎和还不上钱的担忧,让他多次萌生轻生的念头,想一了百了,但想想年迈的母亲、未成年的儿子,终归下不了决心。

  在审查调查期间,鄞州区纪委区监委从陈勇违反党纪问题入手,一方面让他重温入党誓言,唤醒入党的初心,另一方面,替他分析推演,如果没有组织及时终止他的违纪违法行为,后果只有“死路一条”。在不断教育感化下,陈勇如实交代了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

  “感谢组织挽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六年了,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在庭审过程中,陈勇红了眼圈,深深悔罪,告诫现场旁听的党员领导干部要以他为戒,切莫走上不归路。但对他自己而言,这一番醒悟来得太迟了。

  (董小芳鄞纪轩)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六年欠2100万元巨债 塘溪这个胆大的镇长被判六年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9-12-23 07:08:00

  “被告人陈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2019年11月18日,鄞州区人民法院对塘溪镇原党委副书记、镇长陈勇公开宣判。200余名区管党员领导干部旁听了庭审实况。

  时钟拨回到2017年的夏天,塘溪镇八村生活污水治理工程开标前,陈勇与商人施某国、童某华在其家附近的咖啡店碰面。

  “兄弟,这个项目我去打打招呼,你应该能够拿下,到时候我要拼股30%的。”

  “拼股还是算了吧,你欠我的275万元就不用还了,我再拿出100万元给你好了。”

  就在这一次碰面后不久,童某华的公司中了污水治理工程的全部三个标,而陈勇从中实际收受贿赂375万元。

  在更早的2015年年底,得知自己即将提任塘溪镇镇长一职,陈勇告诉家人自己欠了一屁股债,希望他们能帮帮他,于是妻子、妹妹和妹夫将全部积蓄都拿了出来,特别是岳父岳母为凑钱甚至变卖了唯一的自住房,就这样东拼西凑替他还款800万元。

  然而,800万元对陈勇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他没有向家人和盘托出实情,他的实际债务高达2100万元。

  从掏光亲人所有的家底,到不顾面子四处借钱,最后发展为伸手向企业主要钱,是什么让他如此不择手段?而这么多钱,到底被用到了哪里呢?

  原来,一切都是为了填补他网络赌博欠下的巨额债务。

  曾经工作中的“拼命三郎”,却在“八小时”外渐渐地放松了自我要求,染上搓麻将的恶习,和赌友称兄道弟起来。

  在与赌友的一次聚会中,有人向他介绍网上玩“百家乐”,想拉他入伙。起初,陈勇还是有所警觉和警惕,“以前听说过这个,大家都说比毒品还毒,一旦染上极难戒掉。”他暗暗告诫自己,网络赌博不能碰。

  一次、二次、三次……在他人的怂恿下,陈勇的立场动摇了,加之考虑到搓麻将经常要出入公众场合,容易被别人发现,而网上玩“百家乐”隐蔽性强、时间灵活、玩法简单,他的胆子愈发大,贪欲愈发强烈,终于敌不过“心魔”,悲剧正式上演。

  他有时在寝室里上网赌,有时在车里用手提电脑赌,输急了眼甚至在宾馆开个房间接着赌。每周要赌上二三次,输多赢少,最惨的一个月输掉了400万元。输钱的夜晚,往往也是陈勇的失眠夜,内心的挣扎和还不上钱的担忧,让他多次萌生轻生的念头,想一了百了,但想想年迈的母亲、未成年的儿子,终归下不了决心。

  在审查调查期间,鄞州区纪委区监委从陈勇违反党纪问题入手,一方面让他重温入党誓言,唤醒入党的初心,另一方面,替他分析推演,如果没有组织及时终止他的违纪违法行为,后果只有“死路一条”。在不断教育感化下,陈勇如实交代了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

  “感谢组织挽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六年了,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在庭审过程中,陈勇红了眼圈,深深悔罪,告诫现场旁听的党员领导干部要以他为戒,切莫走上不归路。但对他自己而言,这一番醒悟来得太迟了。

  (董小芳鄞纪轩)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