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报料热线:81850000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图片新闻
古渡的夏天
2022-08-08 06:52:00 稿源: 中国宁波网  

这个夏天,姚江畔邵家渡渡口已停运了大半年,

连接海曙与江北的又一座大桥西洪大桥通车了,

而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半浦渡还在候客,

摆渡人一遍遍往返,不紧不慢。

摄影师黄聪涛、黄幼兰夫妇一次次来到这里,

定格古渡的晨昏日常——

半浦渡曾是姚江交通要冲,

800多年前,上下游和对岸的客商就在这里转运往来,

后来世居半浦村的郑氏家族捐田建造义渡,

打造3艘渡船,昼夜轮流接送行人。

舟楫往来,给旁边的半浦村带来繁华过往和诗书浸润,

如今这个江南小村已是宁波市十大历史文化名村之一。

渡口旁边的石柱天灯还在,

但不再像当年那样夜间引航,

只是默默见证时光流转,人来人往。

摆渡船每天都开得很早,

这张照片摄于清晨5点46分,

朝霞里的渡船像一幅油画。

为了拍首班船,黄聪涛夫妇起了个大早,

但赶到时摆渡人严国华已经走了好几个来回。

“天亮四点多船就开喽。”

他说,这是半浦渡摆渡人留下的传统。

严国华就住在附近,接过渡船的方向盘不过三四年。

他的前辈叫庄建民,从小在这里长大,

37岁起开始做渡工,一趟趟往返间,近30年过去了。

“慢点来,小心看脚下。”“坐好喽。”

突突的马达声中,人、货物、电瓶车全上了船。

庄建民说,宁可慢一步,也要等人和电动车都稳了再开,

还有开船不可熬夜、喝酒,发动机要规范保养……

这些严国华也都记着,“小心驶得万年船”。

一早,把村民送往对岸的高桥等地上班,傍晚再接回来,

除了这两个小高峰,守在渡口的时光悠长而寂寞。

和村民闲话的时候,庄建民偶尔会想到小时候,

那时半浦村的渡头街上开设有米店、油店、客栈等数十家商辅,

“最忙的是杨梅季,对岸的人都拥挤着坐船过来,到三七市去摘杨梅,还有很多人挑着柴火、山货来渡口做买卖,一群小孩围着渡船转,热闹得不得了。”

如今那些商铺早已不在,

渡口旁边只有一家小小的理发店。

这家店也开了许多年,

正在剃头的师傅说,他的手艺是从爷爷那里传下来的。

庄建民退休了,但还是守在渡口边,

偶尔给严国华搭把手。

“只要渡口还开着,摆渡的人就在。”

他养了一条小狗,闲了牵着玩。

青山绿水,天低云阔,

渡口边的老船夫和黄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沈从文的《边城》,

只是少了少女翠翠。

“年轻人哪会干这个呀。”

这些年交通提速、桥路延伸,

很难说古渡还能运行多久,

可我们依然感恩那份坚守,留恋那种诗意。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愿将来,渡口的美好不仅在席慕容的诗里,蔡琴的歌里,

它还在真实的日常里,鲜活的记忆里。

宁波晚报记者 樊卓婧/文 

拍客 黄聪涛、黄幼兰/摄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2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古渡的夏天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22-08-08 06:52:00

这个夏天,姚江畔邵家渡渡口已停运了大半年,

连接海曙与江北的又一座大桥西洪大桥通车了,

而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半浦渡还在候客,

摆渡人一遍遍往返,不紧不慢。

摄影师黄聪涛、黄幼兰夫妇一次次来到这里,

定格古渡的晨昏日常——

半浦渡曾是姚江交通要冲,

800多年前,上下游和对岸的客商就在这里转运往来,

后来世居半浦村的郑氏家族捐田建造义渡,

打造3艘渡船,昼夜轮流接送行人。

舟楫往来,给旁边的半浦村带来繁华过往和诗书浸润,

如今这个江南小村已是宁波市十大历史文化名村之一。

渡口旁边的石柱天灯还在,

但不再像当年那样夜间引航,

只是默默见证时光流转,人来人往。

摆渡船每天都开得很早,

这张照片摄于清晨5点46分,

朝霞里的渡船像一幅油画。

为了拍首班船,黄聪涛夫妇起了个大早,

但赶到时摆渡人严国华已经走了好几个来回。

“天亮四点多船就开喽。”

他说,这是半浦渡摆渡人留下的传统。

严国华就住在附近,接过渡船的方向盘不过三四年。

他的前辈叫庄建民,从小在这里长大,

37岁起开始做渡工,一趟趟往返间,近30年过去了。

“慢点来,小心看脚下。”“坐好喽。”

突突的马达声中,人、货物、电瓶车全上了船。

庄建民说,宁可慢一步,也要等人和电动车都稳了再开,

还有开船不可熬夜、喝酒,发动机要规范保养……

这些严国华也都记着,“小心驶得万年船”。

一早,把村民送往对岸的高桥等地上班,傍晚再接回来,

除了这两个小高峰,守在渡口的时光悠长而寂寞。

和村民闲话的时候,庄建民偶尔会想到小时候,

那时半浦村的渡头街上开设有米店、油店、客栈等数十家商辅,

“最忙的是杨梅季,对岸的人都拥挤着坐船过来,到三七市去摘杨梅,还有很多人挑着柴火、山货来渡口做买卖,一群小孩围着渡船转,热闹得不得了。”

如今那些商铺早已不在,

渡口旁边只有一家小小的理发店。

这家店也开了许多年,

正在剃头的师傅说,他的手艺是从爷爷那里传下来的。

庄建民退休了,但还是守在渡口边,

偶尔给严国华搭把手。

“只要渡口还开着,摆渡的人就在。”

他养了一条小狗,闲了牵着玩。

青山绿水,天低云阔,

渡口边的老船夫和黄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沈从文的《边城》,

只是少了少女翠翠。

“年轻人哪会干这个呀。”

这些年交通提速、桥路延伸,

很难说古渡还能运行多久,

可我们依然感恩那份坚守,留恋那种诗意。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愿将来,渡口的美好不仅在席慕容的诗里,蔡琴的歌里,

它还在真实的日常里,鲜活的记忆里。

宁波晚报记者 樊卓婧/文 

拍客 黄聪涛、黄幼兰/摄

编辑: 陈奉凤

纠错:17196465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