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时政·经济
林毅夫:宁波企业面临的头号挑战是什么?
稿源: 东南财金   2018-01-11 18:26:00 报料热线:81850000

  在当今中国经济学界,林毅夫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著名学者。

  现年66岁的林毅夫,本名林正义,籍贯台湾宜兰,40年前曾是驻台湾金门岛马山的一名连长。

  1979年5月16日夜,他做了一个惊人的抉择,从金门岛跳海冒死游到了大陆厦门。之后,林毅夫在北京大学攻读经济学硕士,后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舒尔茨,获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再到耶鲁大学经济发展中心攻读博士后。

  1987年林毅夫回国,先后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北京大学经济系就职。2008年2月至2012年5月,被任命为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现任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上月,笔者在参加北京大学第三届新结构经济学专题研讨会(冬令营)期间,多次采访了林毅夫教授。就当前经济发展环境下宁波企业面临的挑战与应对策略、杭州和宁波“双城记”、宁波产业的类型与发展方式等话题,林毅夫阐述了他的看法。

  宁波企业面临的头号挑战是什么?

  去年,林毅夫教授团队对宁波等地规模以上服装和家电等外向型、劳动密集型企业,进行了深入的案例研究和问卷调查,事后有了《应对中国轻工业成本上涨:发展中国家有什么机遇?——长江三角洲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企业层面调查》报告。

  调查结果表明,劳动力成本上升,已成为大多数宁波企业面临的头号挑战!原材料投入成本上升、产品需求萎缩,也挤压了企业的盈利空间。

  为应对劳动力成本上升压力,一半以上受访企业将技术升级作为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首选策略。然而,自动化策略应用于轻工制造业仍有其自身的局限性,包括应用成本高、难以实现生产过程中必要环节的自动化等。

  很多企业采取的策略是,加强对要素投入和产品加工过程中的成本控制,改变生产线或扩大市场。但调查结果显示,只有10%的企业已在或计划未来三年在海外投资。

  大型企业普遍比小型企业更有可能向海外扩张或转移生产线。相比于贴牌生产(OEM)和自主品牌(OBM)企业,设计代工(ODM)企业更有可能在海外建立生产基地。这些企业通过并购获取技术、品牌和销售渠道,或在海外设立研发中心获得制造技术,在产品研发与基础技术迭代环节进行再发展。

  自2010年以来,一些宁波企业已陆续“走出去”,向低收入发展中国家转移产业,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经营效率。林毅夫说:“尽管到目前为止,‘雁行’(转移企业)数量相对较少,但产业转移速度有所加快。”

  宁波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

  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近40年,宁波经济年均增速为13.3%,比全国高3.7个百分点,成就蔚然。同时,宁波人均GDP已经达到1.8万美元,迈入高收入经济体行列。

  “展望未来,在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大背景下,我希望宁波能够秉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林毅夫说,“宁波在过去发展中,我觉得各个方面做得很好。如果从共享的角度来说,宁波本来有这方面的优势;绿色,青山绿水也是宁波的优势;协调,宁波各类制造业非常发达;创新,宁波作为‘中国制造2025’首个示范试点城市。”

  “只要抢抓机遇创新,我相信宁波未来发展会比较好。”林毅夫表示。

  杭州和宁波怎么唱好“双城记”?

  对于当前热门的杭州和宁波唱响“双城记”话题,林毅夫说,“有竞争,也有合作。”

  杭州服务业、互联网比较发达,而制造业是宁波的优势。因而,林毅夫指出,宁波当务之急是制造业继续进行技术创新、转型升级,发挥企业家、政府的作用,把比较优势转变为竞争优势。

  宁波5大类产业各自该如何发展?

  林毅夫教授引用新结构经济学,将宁波的产业分成追赶型、领先型、转进型、弯道超车型与战略型五类。

  追赶型产业,比如石化、机械制造、汽车零部件等,在发达国家具有较高的劳动生产率与利润。他建议通过并购获取技术、品牌和销售渠道。

  领先型产业,指的是外国由于生产成本提高而退出的产业。但这类行业的利润率持续下降,企业自身不愿意投入太多在产品研发与基础技术迭代环节,政府应该适时介入,帮助企业进行再发展。

  转进型产业,比如纺织业、小家电制造、造纸业等。政府可帮助企业”走出去”,在要素资源成本较低的国家建立“宁波产业园”。

  对于弯道超车型产业,林毅夫说,这类产业产品转化周期短,人才导向性强,契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思路。宁波也可以发展集成电路等军工、国防类战略新兴产业,但其初期研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

  经常在各地推广这一“宁波经验”

  关于抢人才与技术引进,林毅夫表示,“宁波经验非常先进。”

  去年,林毅夫到慈溪调研时,了解到慈溪许多制造企业“企二代”经常组团到美国的硅谷、波士顿等地考察,觉得适合国内市场并符合自己生产能力的项目带回慈溪,并实现产业化。

  同时,当地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建设人才公寓,用来引人留人,使海外高层次人才留在宁波就业、创业。

  “这种‘筑巢引凤’的经验非常好,我经常在全国各地推广‘宁波经验’。”林毅夫说。

  知行合一,知成一体

  “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的宁波,在领航全国经济发展的同时,应该在社会理论创新方面有所作为。王阳明先生提倡的‘知行合一’,认识到了就应该去做。”

  林毅夫表示,发展中国家社会理论的知和行要统一起来,需要知成一体,发展中国家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所进行理论创新。比如,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企业界重视阳明文化,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发展经济可以得到证明。

  “今天,我们迎来了最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刻,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可以更为冷静平和客观地重新审视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命运之间的关系。”林毅夫说。

  林毅夫现场录音来自东南财金00:0023:25

  文字:国研经济研究院东海分院研究员陈旭钦

  美编:周驰

原标题: 林毅夫:宁波企业面临的头号挑战是什么?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林毅夫:宁波企业面临的头号挑战是什么?

稿源: 东南财金 2018-01-11 18:26:00

  在当今中国经济学界,林毅夫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著名学者。

  现年66岁的林毅夫,本名林正义,籍贯台湾宜兰,40年前曾是驻台湾金门岛马山的一名连长。

  1979年5月16日夜,他做了一个惊人的抉择,从金门岛跳海冒死游到了大陆厦门。之后,林毅夫在北京大学攻读经济学硕士,后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舒尔茨,获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再到耶鲁大学经济发展中心攻读博士后。

  1987年林毅夫回国,先后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北京大学经济系就职。2008年2月至2012年5月,被任命为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现任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上月,笔者在参加北京大学第三届新结构经济学专题研讨会(冬令营)期间,多次采访了林毅夫教授。就当前经济发展环境下宁波企业面临的挑战与应对策略、杭州和宁波“双城记”、宁波产业的类型与发展方式等话题,林毅夫阐述了他的看法。

  宁波企业面临的头号挑战是什么?

  去年,林毅夫教授团队对宁波等地规模以上服装和家电等外向型、劳动密集型企业,进行了深入的案例研究和问卷调查,事后有了《应对中国轻工业成本上涨:发展中国家有什么机遇?——长江三角洲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企业层面调查》报告。

  调查结果表明,劳动力成本上升,已成为大多数宁波企业面临的头号挑战!原材料投入成本上升、产品需求萎缩,也挤压了企业的盈利空间。

  为应对劳动力成本上升压力,一半以上受访企业将技术升级作为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首选策略。然而,自动化策略应用于轻工制造业仍有其自身的局限性,包括应用成本高、难以实现生产过程中必要环节的自动化等。

  很多企业采取的策略是,加强对要素投入和产品加工过程中的成本控制,改变生产线或扩大市场。但调查结果显示,只有10%的企业已在或计划未来三年在海外投资。

  大型企业普遍比小型企业更有可能向海外扩张或转移生产线。相比于贴牌生产(OEM)和自主品牌(OBM)企业,设计代工(ODM)企业更有可能在海外建立生产基地。这些企业通过并购获取技术、品牌和销售渠道,或在海外设立研发中心获得制造技术,在产品研发与基础技术迭代环节进行再发展。

  自2010年以来,一些宁波企业已陆续“走出去”,向低收入发展中国家转移产业,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经营效率。林毅夫说:“尽管到目前为止,‘雁行’(转移企业)数量相对较少,但产业转移速度有所加快。”

  宁波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

  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近40年,宁波经济年均增速为13.3%,比全国高3.7个百分点,成就蔚然。同时,宁波人均GDP已经达到1.8万美元,迈入高收入经济体行列。

  “展望未来,在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大背景下,我希望宁波能够秉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林毅夫说,“宁波在过去发展中,我觉得各个方面做得很好。如果从共享的角度来说,宁波本来有这方面的优势;绿色,青山绿水也是宁波的优势;协调,宁波各类制造业非常发达;创新,宁波作为‘中国制造2025’首个示范试点城市。”

  “只要抢抓机遇创新,我相信宁波未来发展会比较好。”林毅夫表示。

  杭州和宁波怎么唱好“双城记”?

  对于当前热门的杭州和宁波唱响“双城记”话题,林毅夫说,“有竞争,也有合作。”

  杭州服务业、互联网比较发达,而制造业是宁波的优势。因而,林毅夫指出,宁波当务之急是制造业继续进行技术创新、转型升级,发挥企业家、政府的作用,把比较优势转变为竞争优势。

  宁波5大类产业各自该如何发展?

  林毅夫教授引用新结构经济学,将宁波的产业分成追赶型、领先型、转进型、弯道超车型与战略型五类。

  追赶型产业,比如石化、机械制造、汽车零部件等,在发达国家具有较高的劳动生产率与利润。他建议通过并购获取技术、品牌和销售渠道。

  领先型产业,指的是外国由于生产成本提高而退出的产业。但这类行业的利润率持续下降,企业自身不愿意投入太多在产品研发与基础技术迭代环节,政府应该适时介入,帮助企业进行再发展。

  转进型产业,比如纺织业、小家电制造、造纸业等。政府可帮助企业”走出去”,在要素资源成本较低的国家建立“宁波产业园”。

  对于弯道超车型产业,林毅夫说,这类产业产品转化周期短,人才导向性强,契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思路。宁波也可以发展集成电路等军工、国防类战略新兴产业,但其初期研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

  经常在各地推广这一“宁波经验”

  关于抢人才与技术引进,林毅夫表示,“宁波经验非常先进。”

  去年,林毅夫到慈溪调研时,了解到慈溪许多制造企业“企二代”经常组团到美国的硅谷、波士顿等地考察,觉得适合国内市场并符合自己生产能力的项目带回慈溪,并实现产业化。

  同时,当地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建设人才公寓,用来引人留人,使海外高层次人才留在宁波就业、创业。

  “这种‘筑巢引凤’的经验非常好,我经常在全国各地推广‘宁波经验’。”林毅夫说。

  知行合一,知成一体

  “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的宁波,在领航全国经济发展的同时,应该在社会理论创新方面有所作为。王阳明先生提倡的‘知行合一’,认识到了就应该去做。”

  林毅夫表示,发展中国家社会理论的知和行要统一起来,需要知成一体,发展中国家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所进行理论创新。比如,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企业界重视阳明文化,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发展经济可以得到证明。

  “今天,我们迎来了最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刻,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可以更为冷静平和客观地重新审视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命运之间的关系。”林毅夫说。

  林毅夫现场录音来自东南财金00:0023:25

  文字:国研经济研究院东海分院研究员陈旭钦

  美编:周驰

原标题: 林毅夫:宁波企业面临的头号挑战是什么?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