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解放日·红旗升起的时候⑥秋毫无犯进溪口 蒋家大米一粒未动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9-05-25 09:22:00报料热线:81850000

  这是一张泛着历史尘埃的地图,浙江全省解放经过,一清二楚,宁波就在圈内。

(点击查看大图)

  70年前5月的这个时候,一直到9月底,宁波陆续解放。

  这是一份简略的宁波解放大事记——

  5月23日,余姚解放;5月24日,慈溪县城(今慈城镇)解放;5月25日凌晨,宁波解放,同日,鄞县、奉化解放;5月26日,镇海县解放;6月24日,宁波市人民政府成立,苏展任市长;7月5日,宁海县城解放;7月8日,象山县城解放;7月9日,象山县石浦解放,同月20日失守,一个月后重获解放;8月19日,大榭岛解放;8月25日,梅山岛解放;10月25日至26日,高塘、南田二岛(当时属三门县)解放。

  透过70年的辉光,我们不难想见主席赋诗“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时的慷慨豪迈,不难想见万千黎庶天明前的期盼——

  从始于4月21日的渡江战役,到4月23日南京解放,再到5月3日杭州解放,再到5月25日宁波解放,横扫千军如卷席!

  当时的宁波百姓,这一个多月间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再到4个月之后的全境解放,又是怎样一种心情?

  其实,早在1943年,出现的一首歌,最能展现人民群众的感受。这首歌,人们至今耳熟能详,歌名叫《解放区的天》。

  70年,足够碾去两三代人的青春,但一个个印记,錾进历史。

  任何一个个体情感和微小细节,可能在时间的灰尘里漫漶,甚至错位,但历史就是历史。

  抹去浮尘,辉光仍在!

  渡江战役70年纪念日这一天,2019年4月21日,宁波日报报网端、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联合推出《华彩70——探寻宁波时代印记》专题;5月20日,伴着宁波的解放步伐,我们推出纪念宁波解放70周年特别报道——《华彩70——解放日·红旗升起的时候》。

  一起缅怀,一起前行。

  记者 王索奇 孔锡成 通讯员 汪钦

  “70年前在奉化城区北门外迎接解放军部队的那一幕,就像发生在昨天。”

  王舜祁老人回忆起奉化解放当天的情形,兴致顿时高了起来。

  这位89岁的老人,是为数不多目前尚健在的奉化解放亲历和见证者。

  他退而不休,至今仍每天前往中共奉化区委党史研究室上下班,常年从事对台统战及奉化史志编研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521104840.jpg

(王舜祁老人接受记者采访)

  正在读书的我,突然接到学校指令:“解放军要来!”

  1945年5月25日,奉化解放。

  彼时的王舜祁,是奉化中学高一学生。

  “解放军要来!”王舜祁老人向记者回忆,“那天下午4点多,我们还在上课,突然接到学校通知,请全校师生立即前往城区北门外,列队欢迎解放军。”

  当天下午5时许,解放军三野七兵团二十一军六十一师一八一团的战士们翻过奉化曰岭,浩浩荡荡来到奉化县城。

03.jpg

(资料图:解放军从三里长街进溪口)

  路过县城北门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奉化中学和奉化师范的200余名师生,王舜祁就在其内。

  “解放军军容整齐,身上背着步枪、手榴弹,有的身上还挂着粮袋。”王舜祁清楚地记得,这支胜利之师虽历经旅途劳顿、负荷较重,却仍精神抖擞,气势很不一般。

  “大家都不由自主地使劲鼓掌。”王舜祁回忆。

  目送队伍远行后,王舜祁和同学们各自放学回家。

  这一幕只持续了大概二三十分钟,却给王舜祁留下了深刻印象。

  同年暑假,他毅然报名加入二十二军,成为青年干部训练班的一员,正式入伍。

06.jpg

(资料图:溪口武岭学校校门)

  晚上睡觉的时候,解放军地毯卷起来睡

  回望历史,溪口的解放可以用平静来形容。

  在王舜祁看来,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驻军部队恪守的“秋毫无犯”。

  1949年5月6日,毛泽东曾给负责解放奉化的三野七兵团发过一封电报,要求部队在占领奉化时,保护好溪口的一草一木,不要破坏蒋介石的住宅、祠堂及其他建筑。

  5月25日上午,在部队行至奉化塔下村整休吃饭时,师首长向指战员们进行了仔细传达,讲明解放溪口、奉化的意义,重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入城守则》。

05.jpg

(资料图:民国时期溪口剡溪与三里长街)

  溪口解放当晚,师政治部民运科科长张维在溪口召集一些居民开会,讲解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时称,如发现我们战士有违纪行为,任何群众都可向政治部来报告。

  当年,进驻奉化的六十一师组织科长马贝禾在他的回忆录里的一些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回忆录这样记载:

  我们驻在丰镐房里,从未动用过蒋介石家中的任何东西。当时西厢房的几间屋内,放着蒋经国40岁做寿时各地送来的火腿、香肠、名酒等,我们没有一个同志打过什么主意。

  尽管我们的生活十分艰苦,有时粮食不够,一日三餐喝稀饭,而丰镐房里存放着20多袋大米,也未动过一粒。

  奉化地方文化专家裘国松告诉记者,当时丰镐房里铺着好多名贵的地毯,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不弄脏地毯,负责驻守的解放军很自觉地把地毯卷起来,直接睡在地上,第二天再恢复原状。

04.jpg

(资料图:解放军从嵊州方向沿四明山向溪口进军)

  解放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赢得民心

  就这样,溪口居民见驻军解放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深为感动,遂人心安定,商店照常营业,农民下田劳动。

  解放前,任溪口武岭学校校董的蒋生我,是镇上的头面人物。部队进驻第四天上午,他带领20多个溪口老百姓,抬着大米、猪肉、黄酒等,到丰镐房慰问驻军:“你们刚来时我心里确实有点害怕,但是这几天看到解放军是这样一支纪律严明的部队,确实和别的军队不一样,这才开始放心了。”

  部队领导婉言谢绝送来的礼物,请蒋生我出面协助部队处理一些事务,他欣然应允。

  6月3日上午,二十一军六十一师奉命调离溪口接受新任务,镇上的群众扶老携幼都自动涌到街道欢送。马贝禾在回忆录里写道:“群众热烈欢送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这与10天前我军初进溪口时的情形相对照,已是千差万别了。”

001.jpg

(已经89岁高龄的王舜祁老人至今仍在奉化区委党史研究室发挥余热,常年从事对台统战及奉化史志编研工作。)

  幸福来之不易,年轻人更应铭记历史

  70年过去了,如今的奉化溪口成为了宁波首个国家5A级景区。这里天蓝、水清、树绿,每天都会迎来送往来自各地的游客,美丽的景色,常常让大家流连忘返。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王舜祁感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我们已从过去备受欺凌的弱国,迈入强国之列。“年轻人了解历史很有必要,知道国家曾经经历过什么,才能更加热爱自己的祖国,珍惜现在的生活。”

  历史档案

  奉化

  解放日1949年5月25日

  解放经过: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4月25日,在奉化溪口幕后指挥的蒋介石仓惶离开家乡,经宁海西店团堧下海出逃。

  4月底,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主力由浙皖边境入浙,5月3日解放杭州。

  5月中旬起,中共大岚区委、区署和奉西民主乡政权,在中共嵊新奉县工委、县办事处的直接领导下,在奉西各村庄张贴标语,散发传单,还在梨洲、唐田、东西岙、俞村等地召开小学教师会议,向群众传播解放军南下消息,动员迎接大军;同时,向当地士绅和下层国民党军政人员指明出路,希望他们弃暗投明,协助民主乡政权工作;收缴地主武装的枪支弹药,加强我武工队装备,进行迎接解放的准备工作。

  5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军六十一师的3个团,以日行130里的速度,从嵊县、新昌沿奉新公路进入奉化。师部侦悉溪口守敌已逃遁一空,即令部队在溪口西南的塔下村休息,反复向指战员进行宣传教育,讲明解放溪口的意义和入城纪律。

  当天午后,我军进驻溪口镇,大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受到群众的称道和欢迎。尔后,六十一师一八三团留守溪口跟随师部行动,奉西乡民主乡长等与驻溪口大军取得联系,协助部队开展工作。该师一八二团从溪口向东步行30里至江口宿营。一八一团从溪口南面直插奉化县城。驻守县城的敌八十七军一部闻风退往象山西周一带。国民党“奉化县县长”亦于当晚率县“民众自卫总队”的3个常备中队逃往象山西周。

  5月25日,我六十一师一八一团进驻奉化县城,各中小学师生列队迎接大军,欢庆奉化解放。

  资料来源: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

编辑: 陈晓怡纠错:171964650@qq.com

解放日·红旗升起的时候⑥秋毫无犯进溪口 蒋家大米一粒未动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9-05-25 09:22:00

  这是一张泛着历史尘埃的地图,浙江全省解放经过,一清二楚,宁波就在圈内。

(点击查看大图)

  70年前5月的这个时候,一直到9月底,宁波陆续解放。

  这是一份简略的宁波解放大事记——

  5月23日,余姚解放;5月24日,慈溪县城(今慈城镇)解放;5月25日凌晨,宁波解放,同日,鄞县、奉化解放;5月26日,镇海县解放;6月24日,宁波市人民政府成立,苏展任市长;7月5日,宁海县城解放;7月8日,象山县城解放;7月9日,象山县石浦解放,同月20日失守,一个月后重获解放;8月19日,大榭岛解放;8月25日,梅山岛解放;10月25日至26日,高塘、南田二岛(当时属三门县)解放。

  透过70年的辉光,我们不难想见主席赋诗“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时的慷慨豪迈,不难想见万千黎庶天明前的期盼——

  从始于4月21日的渡江战役,到4月23日南京解放,再到5月3日杭州解放,再到5月25日宁波解放,横扫千军如卷席!

  当时的宁波百姓,这一个多月间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再到4个月之后的全境解放,又是怎样一种心情?

  其实,早在1943年,出现的一首歌,最能展现人民群众的感受。这首歌,人们至今耳熟能详,歌名叫《解放区的天》。

  70年,足够碾去两三代人的青春,但一个个印记,錾进历史。

  任何一个个体情感和微小细节,可能在时间的灰尘里漫漶,甚至错位,但历史就是历史。

  抹去浮尘,辉光仍在!

  渡江战役70年纪念日这一天,2019年4月21日,宁波日报报网端、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联合推出《华彩70——探寻宁波时代印记》专题;5月20日,伴着宁波的解放步伐,我们推出纪念宁波解放70周年特别报道——《华彩70——解放日·红旗升起的时候》。

  一起缅怀,一起前行。

  记者 王索奇 孔锡成 通讯员 汪钦

  “70年前在奉化城区北门外迎接解放军部队的那一幕,就像发生在昨天。”

  王舜祁老人回忆起奉化解放当天的情形,兴致顿时高了起来。

  这位89岁的老人,是为数不多目前尚健在的奉化解放亲历和见证者。

  他退而不休,至今仍每天前往中共奉化区委党史研究室上下班,常年从事对台统战及奉化史志编研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521104840.jpg

(王舜祁老人接受记者采访)

  正在读书的我,突然接到学校指令:“解放军要来!”

  1945年5月25日,奉化解放。

  彼时的王舜祁,是奉化中学高一学生。

  “解放军要来!”王舜祁老人向记者回忆,“那天下午4点多,我们还在上课,突然接到学校通知,请全校师生立即前往城区北门外,列队欢迎解放军。”

  当天下午5时许,解放军三野七兵团二十一军六十一师一八一团的战士们翻过奉化曰岭,浩浩荡荡来到奉化县城。

03.jpg

(资料图:解放军从三里长街进溪口)

  路过县城北门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奉化中学和奉化师范的200余名师生,王舜祁就在其内。

  “解放军军容整齐,身上背着步枪、手榴弹,有的身上还挂着粮袋。”王舜祁清楚地记得,这支胜利之师虽历经旅途劳顿、负荷较重,却仍精神抖擞,气势很不一般。

  “大家都不由自主地使劲鼓掌。”王舜祁回忆。

  目送队伍远行后,王舜祁和同学们各自放学回家。

  这一幕只持续了大概二三十分钟,却给王舜祁留下了深刻印象。

  同年暑假,他毅然报名加入二十二军,成为青年干部训练班的一员,正式入伍。

06.jpg

(资料图:溪口武岭学校校门)

  晚上睡觉的时候,解放军地毯卷起来睡

  回望历史,溪口的解放可以用平静来形容。

  在王舜祁看来,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驻军部队恪守的“秋毫无犯”。

  1949年5月6日,毛泽东曾给负责解放奉化的三野七兵团发过一封电报,要求部队在占领奉化时,保护好溪口的一草一木,不要破坏蒋介石的住宅、祠堂及其他建筑。

  5月25日上午,在部队行至奉化塔下村整休吃饭时,师首长向指战员们进行了仔细传达,讲明解放溪口、奉化的意义,重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入城守则》。

05.jpg

(资料图:民国时期溪口剡溪与三里长街)

  溪口解放当晚,师政治部民运科科长张维在溪口召集一些居民开会,讲解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时称,如发现我们战士有违纪行为,任何群众都可向政治部来报告。

  当年,进驻奉化的六十一师组织科长马贝禾在他的回忆录里的一些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回忆录这样记载:

  我们驻在丰镐房里,从未动用过蒋介石家中的任何东西。当时西厢房的几间屋内,放着蒋经国40岁做寿时各地送来的火腿、香肠、名酒等,我们没有一个同志打过什么主意。

  尽管我们的生活十分艰苦,有时粮食不够,一日三餐喝稀饭,而丰镐房里存放着20多袋大米,也未动过一粒。

  奉化地方文化专家裘国松告诉记者,当时丰镐房里铺着好多名贵的地毯,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不弄脏地毯,负责驻守的解放军很自觉地把地毯卷起来,直接睡在地上,第二天再恢复原状。

04.jpg

(资料图:解放军从嵊州方向沿四明山向溪口进军)

  解放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赢得民心

  就这样,溪口居民见驻军解放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深为感动,遂人心安定,商店照常营业,农民下田劳动。

  解放前,任溪口武岭学校校董的蒋生我,是镇上的头面人物。部队进驻第四天上午,他带领20多个溪口老百姓,抬着大米、猪肉、黄酒等,到丰镐房慰问驻军:“你们刚来时我心里确实有点害怕,但是这几天看到解放军是这样一支纪律严明的部队,确实和别的军队不一样,这才开始放心了。”

  部队领导婉言谢绝送来的礼物,请蒋生我出面协助部队处理一些事务,他欣然应允。

  6月3日上午,二十一军六十一师奉命调离溪口接受新任务,镇上的群众扶老携幼都自动涌到街道欢送。马贝禾在回忆录里写道:“群众热烈欢送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这与10天前我军初进溪口时的情形相对照,已是千差万别了。”

001.jpg

(已经89岁高龄的王舜祁老人至今仍在奉化区委党史研究室发挥余热,常年从事对台统战及奉化史志编研工作。)

  幸福来之不易,年轻人更应铭记历史

  70年过去了,如今的奉化溪口成为了宁波首个国家5A级景区。这里天蓝、水清、树绿,每天都会迎来送往来自各地的游客,美丽的景色,常常让大家流连忘返。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王舜祁感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我们已从过去备受欺凌的弱国,迈入强国之列。“年轻人了解历史很有必要,知道国家曾经经历过什么,才能更加热爱自己的祖国,珍惜现在的生活。”

  历史档案

  奉化

  解放日1949年5月25日

  解放经过: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4月25日,在奉化溪口幕后指挥的蒋介石仓惶离开家乡,经宁海西店团堧下海出逃。

  4月底,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主力由浙皖边境入浙,5月3日解放杭州。

  5月中旬起,中共大岚区委、区署和奉西民主乡政权,在中共嵊新奉县工委、县办事处的直接领导下,在奉西各村庄张贴标语,散发传单,还在梨洲、唐田、东西岙、俞村等地召开小学教师会议,向群众传播解放军南下消息,动员迎接大军;同时,向当地士绅和下层国民党军政人员指明出路,希望他们弃暗投明,协助民主乡政权工作;收缴地主武装的枪支弹药,加强我武工队装备,进行迎接解放的准备工作。

  5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军六十一师的3个团,以日行130里的速度,从嵊县、新昌沿奉新公路进入奉化。师部侦悉溪口守敌已逃遁一空,即令部队在溪口西南的塔下村休息,反复向指战员进行宣传教育,讲明解放溪口的意义和入城纪律。

  当天午后,我军进驻溪口镇,大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受到群众的称道和欢迎。尔后,六十一师一八三团留守溪口跟随师部行动,奉西乡民主乡长等与驻溪口大军取得联系,协助部队开展工作。该师一八二团从溪口向东步行30里至江口宿营。一八一团从溪口南面直插奉化县城。驻守县城的敌八十七军一部闻风退往象山西周一带。国民党“奉化县县长”亦于当晚率县“民众自卫总队”的3个常备中队逃往象山西周。

  5月25日,我六十一师一八一团进驻奉化县城,各中小学师生列队迎接大军,欢庆奉化解放。

  资料来源: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晓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