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报料热线:81850000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科教·卫生
暴露治疗让“洁癖”大伯的老毛病好了很多
2024-02-06 07:28:48 稿源: 中国宁波网-宁波晚报  

近段时间,50岁的徐大伯在宁波大学附属康宁医院看病时,经常被早期干预科的张宗凤医生拉到垃圾房热火朝天地分拣垃圾。徐大伯感慨:“30多年的老毛病好很多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徐大伯因为“洁癖”被送到医院,他自己也意识到:“不看医生不行了。工作没了,社交没了,被人看成怪物,很痛苦。”

徐大伯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夫妻俩生活,每个月水费高达3000元左右。妻子说:“他每天洗澡要洗两个多小时,洗好觉得全世界就自己最干净;怕脏,不敢关水龙头,怕水龙头把自己弄脏了,就等着我去关;如果我不在家,水龙头一整天开着他也不去关。”

因为怕脏,两条手臂不敢伸展,习惯性两手抱在胸前。平时洗好澡,就双手抱在胸前坐在床上。时间长了,徐大伯的肌肉也出现了僵硬、变形。

因为怕脏,不敢碰触电梯的按钮,不敢坐公共交通工具,不能接受外人坐自己的车,不能在外面吃饭……这已经让徐大伯和家人都难以正常生活,徐大伯也不得不离开了原来极喜欢的工作岗位,长期“宅家”。

最后,经相关检查与问询,徐大伯被诊断为强迫症。

张宗凤为徐大伯制定了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包括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心理治疗等。心理治疗中,主要采取了暴露反应阻止训练,这是一种循证医学证据较强的心理治疗方法。这也是为什么在综合治疗一段时间后,张宗凤与徐大伯的妻子一同陪着徐大伯来到了垃圾房,几个大垃圾桶里盛放着当天产生的大量垃圾。在垃圾房门口,徐大伯面部表情出现了凝滞,不停地往后退。张宗凤抓着徐大伯的手坚持往里走,鼓励他去面对:“你被这个病缠了30多年,你不也想摆脱吗?勇敢点,我陪你。”“放心,不会传染皮肤病的。”

每次,张宗凤陪着徐大伯分拣一小时垃圾,已经实践了5次。徐大伯的“每天作业”还有开关病房里的水龙头,且开关后,不能洗手……随着治疗的推进,徐大伯的情况在逐渐好转。

接着他多了样“附加作业”——每天给病房里的公共垃圾桶换垃圾袋。完成后,不得换衣服,还要马上坐回自己的床上。

张宗凤解释:“暴露治疗其实是让强迫思维无限放大,让患者直面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比如,徐大伯在暴露治疗中,意识到自己怕脏,本质上是怕被传染皮肤病或其他严重的疾病。当害怕、焦虑到达顶点后,会向下回落,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

她也强调,暴露治疗需要在专业人士经过科学评估、充分准备后进行,并在过程中把握暴露的程度和强度。这样,才能既达到治疗目的,又以免当事人受到过强的心理冲击。

记者王颖 通讯员徐芷菲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4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暴露治疗让“洁癖”大伯的老毛病好了很多

稿源: 中国宁波网-宁波晚报 2024-02-06 07:28:48

近段时间,50岁的徐大伯在宁波大学附属康宁医院看病时,经常被早期干预科的张宗凤医生拉到垃圾房热火朝天地分拣垃圾。徐大伯感慨:“30多年的老毛病好很多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徐大伯因为“洁癖”被送到医院,他自己也意识到:“不看医生不行了。工作没了,社交没了,被人看成怪物,很痛苦。”

徐大伯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夫妻俩生活,每个月水费高达3000元左右。妻子说:“他每天洗澡要洗两个多小时,洗好觉得全世界就自己最干净;怕脏,不敢关水龙头,怕水龙头把自己弄脏了,就等着我去关;如果我不在家,水龙头一整天开着他也不去关。”

因为怕脏,两条手臂不敢伸展,习惯性两手抱在胸前。平时洗好澡,就双手抱在胸前坐在床上。时间长了,徐大伯的肌肉也出现了僵硬、变形。

因为怕脏,不敢碰触电梯的按钮,不敢坐公共交通工具,不能接受外人坐自己的车,不能在外面吃饭……这已经让徐大伯和家人都难以正常生活,徐大伯也不得不离开了原来极喜欢的工作岗位,长期“宅家”。

最后,经相关检查与问询,徐大伯被诊断为强迫症。

张宗凤为徐大伯制定了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包括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心理治疗等。心理治疗中,主要采取了暴露反应阻止训练,这是一种循证医学证据较强的心理治疗方法。这也是为什么在综合治疗一段时间后,张宗凤与徐大伯的妻子一同陪着徐大伯来到了垃圾房,几个大垃圾桶里盛放着当天产生的大量垃圾。在垃圾房门口,徐大伯面部表情出现了凝滞,不停地往后退。张宗凤抓着徐大伯的手坚持往里走,鼓励他去面对:“你被这个病缠了30多年,你不也想摆脱吗?勇敢点,我陪你。”“放心,不会传染皮肤病的。”

每次,张宗凤陪着徐大伯分拣一小时垃圾,已经实践了5次。徐大伯的“每天作业”还有开关病房里的水龙头,且开关后,不能洗手……随着治疗的推进,徐大伯的情况在逐渐好转。

接着他多了样“附加作业”——每天给病房里的公共垃圾桶换垃圾袋。完成后,不得换衣服,还要马上坐回自己的床上。

张宗凤解释:“暴露治疗其实是让强迫思维无限放大,让患者直面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比如,徐大伯在暴露治疗中,意识到自己怕脏,本质上是怕被传染皮肤病或其他严重的疾病。当害怕、焦虑到达顶点后,会向下回落,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

她也强调,暴露治疗需要在专业人士经过科学评估、充分准备后进行,并在过程中把握暴露的程度和强度。这样,才能既达到治疗目的,又以免当事人受到过强的心理冲击。

记者王颖 通讯员徐芷菲

编辑: 陈奉凤

纠错:17196465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