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追记宁波"最美河长"蔡康国:一心为民 一心干事 一心奉公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08-13 07:18:00 报料热线:81850000

  重阳节蔡康国给高龄老人发红包。(王赟摄)

  记者朱军备 孙吉晶 鄞州记者站杨磊 张绘薇

  他走了,灵堂里摆满了花圈、花篮,追悼会上村民泪如雨下,600多位乡亲昨天冒着高温为他送行;

  他走了,朋友圈里纷纷赞扬他的精神:为老百姓办了好事,老百姓会纪念他;

  他走了,留下清澈的村河,留下漂亮的农民新居,留下新建的文化礼堂……

  70岁的他,就是被村民亲切地称为“老蔡”的鄞州区邱隘镇东雅村村委会主任蔡康国。8月10日,他因积劳成疾突发脑梗,猝然离世。

  他一心为民

  为让村民住新房,抵押家产贷款上亿元建新村

  13年前,东雅村村民房屋破旧,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建造的砖木结构房子;道路狭小,开进三轮车都困难。村集体年收入虽有30万元,但只够村委会“开门”支出。

  2004年底,邱隘镇领导到东雅村调研,让村民推荐一位能人,把东雅村带上致富之路。不少村民推荐了办企业的蔡康国。

  1947年1月出生的蔡康国从小吃过不少苦,8岁就下地干农活,年轻时做过苦力,当过建筑工。后来,他在东钱湖开办了宁波仁达制衣厂,创业成功,资产过亿。

  2005年,镇干部“三请诸葛亮”,动员老蔡回村发展集体经济,带领村民共同致富。诚意难却,当时年近六旬的蔡康国,将企业交给儿子、女儿,肩负村民的信任和领导的期待,回到东雅村担任村委会主任。

  上任伊始,他给自己定下两个目标,一是让村集体富起来;二是让村民都住进新房。

  如何增加村集体收入?建厂房,收租金。2006年,村委会将村里的边角地整理出来,准备建造标准厂房。村民和村干部都赞同,但建厂房需要大约600万元资金,这么大一笔钱从哪里来?蔡康国将自己所办企业的厂房抵押给银行,为村里贷了600万元。

  年底到了,村里一时拿不出钱支付建厂房工人的工资,蔡康国卖掉了自家位于邱隘羊毛衫市场的几间店面房,退掉了给儿女预订的4套别墅,用这笔钱垫付了工人工资。

  标准厂房建成后,有60多家企业进驻东雅村。村集体收入仅厂房租金一年就多了900余万元。

  村集体钱袋子鼓了,老蔡寻思着实施旧村改造计划。

  村民住房怎么建?蔡康国和其他村干部想好了一个资源置换方案:全村村民现有住房和宅基地110亩,村里拿出60亩土地建设一个小区,可造房子700多套,其中500多套分给村民,另外200多套作为商品房出售,收回建房成本……这个方案可以让村民花较少的钱住上新房子,村集体也会因此拥有一批可用来出租的街面房,最重要的是,置换出的50亩土地可以给村里带来一笔财富。

  老蔡多次奔波,东雅村新农村建设方案获得了批准。

  方案有了,可高达两亿元的建设资金上哪儿去找?

  将村集体现有的资金和镇里可以提供的新农村建设资金都算上,还差1亿多元。

  那段时间,老蔡天天睡不好觉,香烟抽得更凶了。

  将仁达制衣厂抵押给银行,用于贷款!光抵押企业还不够,他寻思把自家住房也抵押出去。

  “你疯啦!”老伴想不通。

  “我把企业交给儿女,自己到村里工作,就是为了让村民住上新房子,现在钱不够,房子没法造,我等于白去了……”最终,他做通了老伴的思想工作。

  全村所有房子分批拆除,兴建像城市里商品房一样的小区。一拆一建,涉及几亿元资金,关乎每一户村民的切身利益,牵动众人的神经。

  “一定要建设质量一流的小区,建设过程和分配方案要公开、公正!”为此,蔡康国立下很多条规矩:老房子估值要请权威评估中心;工程不仅要请监理公司,还要选出群众代表监督……

  工程开工前,包工头、供应商纷至沓来,临走前,有的还会扔下两条香烟,蔡康国追到门外送还。

  “我索性将烟戒了,别人知道我不抽烟了,也就不会送了。”戒烟,杜绝送礼,也表明了自己的清白。

  2009年8月8日,东雅新村打下第一根桩。

  不收承包商任何礼物,做事也就更硬气。有一次,施工方一根钢筋没插到底,蔡康国当场要求返工。

  经过3年建设,东雅新村竣工,6幢高层和7幢多层建筑全都被评为优良工程。

  他一心干事

  不肯填荒废河,带头治理好了村里的母亲河

  东雅新村启动建设,在做规划时,蔡康国就已下决心对东雅河进行同步治理。

  “当时的东雅河淤积严重,河道变窄变浅,排洪能力大大降低,一到台风天,河水就会泛滥,淹到村里,全村几乎成为一座孤岛。”村党支部副书记蔡泰昌说。

  起初,村民建议,这样一条几近荒废的小河,索性填掉,一了百了,还能增加村里的土地,建几幢厂房出租还有不菲的收入。

  老蔡理解村民的想法,但填了河,村里就不会被淹了吗?

  这条“母亲河”承载了祖祖辈辈生活在河边的东雅人太多记忆。儿时的记忆里,河水清澈见底,村民的生活用水都取自这条河。孩子们光着屁股在河里游泳、抓鱼、摸螺蛳。春天,岸边的野花缤纷一片,风一过,摇得如痴如醉;夕阳西下的时候,河水如万片碎金,动荡闪烁;晚上,大人们坐到河边纳凉,明月,清风,蛙声一片,都是岁月绵长人间静好的回忆。

  老蔡舍不得填河。

  望着河里到处漂浮的垃圾,他心里五味杂陈。村里这几年埋头搞开发,什么样的垃圾都往河里倾倒。变成现在这样,当代人有无法推卸的责任,怎能这样挥手弃之?

  况且,好生活离不开水,新村建成后,如果没有水,村民的生活品质将大打折扣。

  老蔡带着村干部现场会诊,发现病根就在于这条河太弯太窄,最窄处只有六七米宽,行洪能力太差。他由此提出方案,在河道弯曲的地方开挖一条人工河,将东雅河变宽变直,再将生活、生产污水分流,东雅河定能恢复以前的活力。

  重新开挖河道,就意味着原河道旁边的厂房要全部拆除,总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

  这批厂房是老蔡上任之初所建,凭此获得村集体经济的第一桶金,当时的年租金有上百万元。听说要将厂房推倒为河道让路,很多村民不同意,指责这是劳民伤财的败家行为。有几位村民不但极力反对,还跑到镇政府去告状。

  面对阻力,老蔡不为所动。他向村民解释:水问题解决了,环境好了,何愁经济不发展?他保证,定会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结果。

  为此,老蔡又一次将自己的身家都押上了。

  厂房推倒,开挖工程启动。据测算,取直老河,开挖新河,共需资金1000多万元。与此同时,新村建设已上马,另一处标准厂房也破土动工。所有这些项目共需投入资金五六千万元。

  当时的东雅村在老蔡的带领下虽已不再一贫如洗,却也拿不出这么多资金。老蔡凭着他的信誉,取得了施工单位给予的赊账施工的优待,但赊一两个月没问题,时间长了,施工单位也着急。有段时间,不时有人找到办公室讨债,有时甚至追到他家里。

  眼看春节临近,老蔡开始四处筹集资金,他可不想因为拿不出工程款而让农民工带着白条回家。

  那段时间,他跑了多家银行,但全都吃了闭门羹。自开办企业到2009年,老蔡的身家已有上亿,还从未面临过如此尴尬。

  晚上回到家,疲惫不堪的他瘫坐在沙发上,已戒烟的他又一根接一根抽起来。当晚,他做了个决定:退掉自家在东钱湖预订的别墅,再卖掉一间店面房,以解燃眉之急。

  家庭会议上,老蔡的主意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但孩子们最终没能拗过他的倔劲,新村建设和河道治理所需的资金总算暂时解决了。

  时隔不久,蔡康国再次面临资金短缺的难题,他又一次打起了自家厂房的主意,以工厂做抵押,向银行贷款。

  就这样,蔡康国以破釜沉舟的魄力,完成了新村改造,东雅河的整治也同时竣工。其间,他几乎天天在几个工地上转悠,确保施工不打折扣。

  老蔡吸取了东雅河遭污染的教训,新村的污水管网不再直通河道,全部接入市里的污水管网,实现了雨污分流。为净化水质,在修筑河坝的时候,专门采用了空心石头,有利于水生动植物栖息生长。河道开挖竣工后,他又组织在河道两旁新栽了柳树、樟树等景观树,河岸的斜坡上铺了草坪。河道边搭建亲水平台,供村民夏天纳凉之用。河道旁的道路,也从以前的土路,变成了一条近3公里长的水泥路,并安装了路灯。

  如今的东雅河平均宽22米,水深2米以上,最深处达4米。更重要的是,河道取直后行洪能力大大增强,2012年的“海葵”台风和2013年“菲特”台风就是检验,紧邻河边的东雅新村安然无恙。

  东雅河的蜕变让当初反对他的村民心悦诚服。这条河除了老蔡这位资深“河长”外,还配备了专门的管家,定期巡查,定期清理。

  这条河寄托了老蔡的乡愁和生态情怀,早晚各一次,他都要去巡视一下。

  前年,蔡康国被评为全省“最美基层河长”。

  他一心奉公

  拎个旧公文包,村民的事都当自己的事

  在老蔡的带领下,经过10余年的发展和积累,东雅村年收入超过1700万元,到去年,村集体欠账全部还清。

  省市级先进荣誉、奖牌,东雅村也拿了不少。一个“烂污村”,变成了新农村建设先进村、生态治河模范村。

  “本可以歇一歇的,但老蔡总是在考虑村里的事,唯独不想自己去享享清福。”与他同甘共苦多年的蔡泰昌痛心地说,老蔡近几年身体不好,心率异常,劝他住院总不肯去。今年5月,村委会换届选举期间,蔡康国整个人没精打采,大家劝他去看病。他总是说,先忙过这一阵子。有几次打完吊针又忙工作,住院时,只是到医院去报一个到,又跑回村里办事。

  邱隘镇司法所所长、联村干部徐意玲说:“村里开会都安排在双休日,这已成惯例。有时星期天他也在村里转转。说他‘工作狂’一点也不过。老蔡说话声音粗粗的,但工作起来很细心。有一次为了一条村规民约的修改,特地打电话来,请我从法规上把关。”

  村民曹雅文说:“过去房子破旧,现在住上了新房子,全靠老蔡带头。他突然去了,我难过得饭也吃不下。”

  在村民郭海的印象中,老蔡是个实在人,有困难,只要你开口,他总会尽力帮助。63岁的村民贾美珍说,不管你家里穷还是富,有事要他帮忙,他总会想办法。有人昨天刚刚同他吵过,今天求助于他,他照样会帮忙。

  村农业社社长夏仁良记得,村民遇到经济困难,老蔡总是几百元几百元地给予资助;村民生病住院,只要他知道,一定会去医院看望。

  对村民慷慨,但对自己很“抠门”。

  蔡康国身上没有名牌,一只公文包是儿子用过的,破旧了还不肯丢掉。“拎破包好啊,小偷不会惦记的。”他对自己“抠”,而村里办事需要请客,他总是自己掏钱买单,大方得很。他的小车,村干部办事,谁都可以用。

  “他当村干部的前3年,没有拿过一分钱的工资。第4年,钱直接由镇里打到他的银行卡内,多半也被他拿来做善事。”蔡泰昌说。

  上个月,老蔡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说话也困难。在村干部的劝说下,老蔡于7月23日到李惠利医院住院、动手术,三天后突发脑梗,急送至杭州浙二医院,被收进重症病房。

  在杭州住院的15天里,每天有村民前去。因去的人太多,医院不让村民进入病房,只准隔着玻璃探望。8月10日0时18分,老蔡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他的病是这些年长期工作累出来的,也是没有及时治疗拖出来的。”村干部痛心地说。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村委会,请村干部打开老蔡办公室的门。简朴的办公室里,办公桌、沙发、橱柜还是老样子,而腰板笔挺、身材高大、说话声音很响的老蔡却不在了。只有两幅书法十分醒目:一幅是“老骥伏枥”,另一幅是“厚德载物”。

  “父亲的离世,带给我们深深的悲伤和怀念。我无法用简单的言语去总结父亲的一生,因为他不仅是我敬爱的父亲,也是用汗水改变东雅村的带头人,作为子女我们深感光荣。”老蔡的儿子蔡仁元说。

  邱隘镇党委书记卢明娟说:在村里工作的13年里,老蔡始终坚守在工作第一线,克己奉公,任劳任怨,始终践行着全心为民、全力办事的承诺,始终履行着一名优秀村干部的职责。不忘为民谋利的初心,他用自己的行动铸就了大写的忠诚。

原标题:一心为民 一心干事 一心奉公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追记宁波"最美河长"蔡康国:一心为民 一心干事 一心奉公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08-13 07:18:00

  重阳节蔡康国给高龄老人发红包。(王赟摄)

  记者朱军备 孙吉晶 鄞州记者站杨磊 张绘薇

  他走了,灵堂里摆满了花圈、花篮,追悼会上村民泪如雨下,600多位乡亲昨天冒着高温为他送行;

  他走了,朋友圈里纷纷赞扬他的精神:为老百姓办了好事,老百姓会纪念他;

  他走了,留下清澈的村河,留下漂亮的农民新居,留下新建的文化礼堂……

  70岁的他,就是被村民亲切地称为“老蔡”的鄞州区邱隘镇东雅村村委会主任蔡康国。8月10日,他因积劳成疾突发脑梗,猝然离世。

  他一心为民

  为让村民住新房,抵押家产贷款上亿元建新村

  13年前,东雅村村民房屋破旧,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建造的砖木结构房子;道路狭小,开进三轮车都困难。村集体年收入虽有30万元,但只够村委会“开门”支出。

  2004年底,邱隘镇领导到东雅村调研,让村民推荐一位能人,把东雅村带上致富之路。不少村民推荐了办企业的蔡康国。

  1947年1月出生的蔡康国从小吃过不少苦,8岁就下地干农活,年轻时做过苦力,当过建筑工。后来,他在东钱湖开办了宁波仁达制衣厂,创业成功,资产过亿。

  2005年,镇干部“三请诸葛亮”,动员老蔡回村发展集体经济,带领村民共同致富。诚意难却,当时年近六旬的蔡康国,将企业交给儿子、女儿,肩负村民的信任和领导的期待,回到东雅村担任村委会主任。

  上任伊始,他给自己定下两个目标,一是让村集体富起来;二是让村民都住进新房。

  如何增加村集体收入?建厂房,收租金。2006年,村委会将村里的边角地整理出来,准备建造标准厂房。村民和村干部都赞同,但建厂房需要大约600万元资金,这么大一笔钱从哪里来?蔡康国将自己所办企业的厂房抵押给银行,为村里贷了600万元。

  年底到了,村里一时拿不出钱支付建厂房工人的工资,蔡康国卖掉了自家位于邱隘羊毛衫市场的几间店面房,退掉了给儿女预订的4套别墅,用这笔钱垫付了工人工资。

  标准厂房建成后,有60多家企业进驻东雅村。村集体收入仅厂房租金一年就多了900余万元。

  村集体钱袋子鼓了,老蔡寻思着实施旧村改造计划。

  村民住房怎么建?蔡康国和其他村干部想好了一个资源置换方案:全村村民现有住房和宅基地110亩,村里拿出60亩土地建设一个小区,可造房子700多套,其中500多套分给村民,另外200多套作为商品房出售,收回建房成本……这个方案可以让村民花较少的钱住上新房子,村集体也会因此拥有一批可用来出租的街面房,最重要的是,置换出的50亩土地可以给村里带来一笔财富。

  老蔡多次奔波,东雅村新农村建设方案获得了批准。

  方案有了,可高达两亿元的建设资金上哪儿去找?

  将村集体现有的资金和镇里可以提供的新农村建设资金都算上,还差1亿多元。

  那段时间,老蔡天天睡不好觉,香烟抽得更凶了。

  将仁达制衣厂抵押给银行,用于贷款!光抵押企业还不够,他寻思把自家住房也抵押出去。

  “你疯啦!”老伴想不通。

  “我把企业交给儿女,自己到村里工作,就是为了让村民住上新房子,现在钱不够,房子没法造,我等于白去了……”最终,他做通了老伴的思想工作。

  全村所有房子分批拆除,兴建像城市里商品房一样的小区。一拆一建,涉及几亿元资金,关乎每一户村民的切身利益,牵动众人的神经。

  “一定要建设质量一流的小区,建设过程和分配方案要公开、公正!”为此,蔡康国立下很多条规矩:老房子估值要请权威评估中心;工程不仅要请监理公司,还要选出群众代表监督……

  工程开工前,包工头、供应商纷至沓来,临走前,有的还会扔下两条香烟,蔡康国追到门外送还。

  “我索性将烟戒了,别人知道我不抽烟了,也就不会送了。”戒烟,杜绝送礼,也表明了自己的清白。

  2009年8月8日,东雅新村打下第一根桩。

  不收承包商任何礼物,做事也就更硬气。有一次,施工方一根钢筋没插到底,蔡康国当场要求返工。

  经过3年建设,东雅新村竣工,6幢高层和7幢多层建筑全都被评为优良工程。

  他一心干事

  不肯填荒废河,带头治理好了村里的母亲河

  东雅新村启动建设,在做规划时,蔡康国就已下决心对东雅河进行同步治理。

  “当时的东雅河淤积严重,河道变窄变浅,排洪能力大大降低,一到台风天,河水就会泛滥,淹到村里,全村几乎成为一座孤岛。”村党支部副书记蔡泰昌说。

  起初,村民建议,这样一条几近荒废的小河,索性填掉,一了百了,还能增加村里的土地,建几幢厂房出租还有不菲的收入。

  老蔡理解村民的想法,但填了河,村里就不会被淹了吗?

  这条“母亲河”承载了祖祖辈辈生活在河边的东雅人太多记忆。儿时的记忆里,河水清澈见底,村民的生活用水都取自这条河。孩子们光着屁股在河里游泳、抓鱼、摸螺蛳。春天,岸边的野花缤纷一片,风一过,摇得如痴如醉;夕阳西下的时候,河水如万片碎金,动荡闪烁;晚上,大人们坐到河边纳凉,明月,清风,蛙声一片,都是岁月绵长人间静好的回忆。

  老蔡舍不得填河。

  望着河里到处漂浮的垃圾,他心里五味杂陈。村里这几年埋头搞开发,什么样的垃圾都往河里倾倒。变成现在这样,当代人有无法推卸的责任,怎能这样挥手弃之?

  况且,好生活离不开水,新村建成后,如果没有水,村民的生活品质将大打折扣。

  老蔡带着村干部现场会诊,发现病根就在于这条河太弯太窄,最窄处只有六七米宽,行洪能力太差。他由此提出方案,在河道弯曲的地方开挖一条人工河,将东雅河变宽变直,再将生活、生产污水分流,东雅河定能恢复以前的活力。

  重新开挖河道,就意味着原河道旁边的厂房要全部拆除,总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

  这批厂房是老蔡上任之初所建,凭此获得村集体经济的第一桶金,当时的年租金有上百万元。听说要将厂房推倒为河道让路,很多村民不同意,指责这是劳民伤财的败家行为。有几位村民不但极力反对,还跑到镇政府去告状。

  面对阻力,老蔡不为所动。他向村民解释:水问题解决了,环境好了,何愁经济不发展?他保证,定会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结果。

  为此,老蔡又一次将自己的身家都押上了。

  厂房推倒,开挖工程启动。据测算,取直老河,开挖新河,共需资金1000多万元。与此同时,新村建设已上马,另一处标准厂房也破土动工。所有这些项目共需投入资金五六千万元。

  当时的东雅村在老蔡的带领下虽已不再一贫如洗,却也拿不出这么多资金。老蔡凭着他的信誉,取得了施工单位给予的赊账施工的优待,但赊一两个月没问题,时间长了,施工单位也着急。有段时间,不时有人找到办公室讨债,有时甚至追到他家里。

  眼看春节临近,老蔡开始四处筹集资金,他可不想因为拿不出工程款而让农民工带着白条回家。

  那段时间,他跑了多家银行,但全都吃了闭门羹。自开办企业到2009年,老蔡的身家已有上亿,还从未面临过如此尴尬。

  晚上回到家,疲惫不堪的他瘫坐在沙发上,已戒烟的他又一根接一根抽起来。当晚,他做了个决定:退掉自家在东钱湖预订的别墅,再卖掉一间店面房,以解燃眉之急。

  家庭会议上,老蔡的主意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但孩子们最终没能拗过他的倔劲,新村建设和河道治理所需的资金总算暂时解决了。

  时隔不久,蔡康国再次面临资金短缺的难题,他又一次打起了自家厂房的主意,以工厂做抵押,向银行贷款。

  就这样,蔡康国以破釜沉舟的魄力,完成了新村改造,东雅河的整治也同时竣工。其间,他几乎天天在几个工地上转悠,确保施工不打折扣。

  老蔡吸取了东雅河遭污染的教训,新村的污水管网不再直通河道,全部接入市里的污水管网,实现了雨污分流。为净化水质,在修筑河坝的时候,专门采用了空心石头,有利于水生动植物栖息生长。河道开挖竣工后,他又组织在河道两旁新栽了柳树、樟树等景观树,河岸的斜坡上铺了草坪。河道边搭建亲水平台,供村民夏天纳凉之用。河道旁的道路,也从以前的土路,变成了一条近3公里长的水泥路,并安装了路灯。

  如今的东雅河平均宽22米,水深2米以上,最深处达4米。更重要的是,河道取直后行洪能力大大增强,2012年的“海葵”台风和2013年“菲特”台风就是检验,紧邻河边的东雅新村安然无恙。

  东雅河的蜕变让当初反对他的村民心悦诚服。这条河除了老蔡这位资深“河长”外,还配备了专门的管家,定期巡查,定期清理。

  这条河寄托了老蔡的乡愁和生态情怀,早晚各一次,他都要去巡视一下。

  前年,蔡康国被评为全省“最美基层河长”。

  他一心奉公

  拎个旧公文包,村民的事都当自己的事

  在老蔡的带领下,经过10余年的发展和积累,东雅村年收入超过1700万元,到去年,村集体欠账全部还清。

  省市级先进荣誉、奖牌,东雅村也拿了不少。一个“烂污村”,变成了新农村建设先进村、生态治河模范村。

  “本可以歇一歇的,但老蔡总是在考虑村里的事,唯独不想自己去享享清福。”与他同甘共苦多年的蔡泰昌痛心地说,老蔡近几年身体不好,心率异常,劝他住院总不肯去。今年5月,村委会换届选举期间,蔡康国整个人没精打采,大家劝他去看病。他总是说,先忙过这一阵子。有几次打完吊针又忙工作,住院时,只是到医院去报一个到,又跑回村里办事。

  邱隘镇司法所所长、联村干部徐意玲说:“村里开会都安排在双休日,这已成惯例。有时星期天他也在村里转转。说他‘工作狂’一点也不过。老蔡说话声音粗粗的,但工作起来很细心。有一次为了一条村规民约的修改,特地打电话来,请我从法规上把关。”

  村民曹雅文说:“过去房子破旧,现在住上了新房子,全靠老蔡带头。他突然去了,我难过得饭也吃不下。”

  在村民郭海的印象中,老蔡是个实在人,有困难,只要你开口,他总会尽力帮助。63岁的村民贾美珍说,不管你家里穷还是富,有事要他帮忙,他总会想办法。有人昨天刚刚同他吵过,今天求助于他,他照样会帮忙。

  村农业社社长夏仁良记得,村民遇到经济困难,老蔡总是几百元几百元地给予资助;村民生病住院,只要他知道,一定会去医院看望。

  对村民慷慨,但对自己很“抠门”。

  蔡康国身上没有名牌,一只公文包是儿子用过的,破旧了还不肯丢掉。“拎破包好啊,小偷不会惦记的。”他对自己“抠”,而村里办事需要请客,他总是自己掏钱买单,大方得很。他的小车,村干部办事,谁都可以用。

  “他当村干部的前3年,没有拿过一分钱的工资。第4年,钱直接由镇里打到他的银行卡内,多半也被他拿来做善事。”蔡泰昌说。

  上个月,老蔡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说话也困难。在村干部的劝说下,老蔡于7月23日到李惠利医院住院、动手术,三天后突发脑梗,急送至杭州浙二医院,被收进重症病房。

  在杭州住院的15天里,每天有村民前去。因去的人太多,医院不让村民进入病房,只准隔着玻璃探望。8月10日0时18分,老蔡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他的病是这些年长期工作累出来的,也是没有及时治疗拖出来的。”村干部痛心地说。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村委会,请村干部打开老蔡办公室的门。简朴的办公室里,办公桌、沙发、橱柜还是老样子,而腰板笔挺、身材高大、说话声音很响的老蔡却不在了。只有两幅书法十分醒目:一幅是“老骥伏枥”,另一幅是“厚德载物”。

  “父亲的离世,带给我们深深的悲伤和怀念。我无法用简单的言语去总结父亲的一生,因为他不仅是我敬爱的父亲,也是用汗水改变东雅村的带头人,作为子女我们深感光荣。”老蔡的儿子蔡仁元说。

  邱隘镇党委书记卢明娟说:在村里工作的13年里,老蔡始终坚守在工作第一线,克己奉公,任劳任怨,始终践行着全心为民、全力办事的承诺,始终履行着一名优秀村干部的职责。不忘为民谋利的初心,他用自己的行动铸就了大写的忠诚。

原标题:一心为民 一心干事 一心奉公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